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298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298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眼睁睁的看着大哥一点一点的陷进去,满心满眼开始有了人的温暖和气息。可怎晓得他们的开始竟也不过只是一场阴谋……

如今这样,那个祸水就算还活着,只怕只会对大哥恨之入骨。就算回到大哥身边,会不会也是目的不纯的复仇……这些,他不敢说,也无法对鎏凤鸣说!

容天的眼眶红红,声音里带着一丝紧绷和哽咽,“哥,那个祸水可是莲氏的人,莲氏族人天生异能,还出过天人转世的祭司,她必定无事的……我一定会带她回来。”

“是啊……是啊……莲氏一族,神人转世。我等你的消息……如果她还是恼我,你骗她回来也行,就说……就说我遇刺了,逼她回来见我最后一面……”

“臣……遵旨……”

容天退了出去,鎏凤鸣依旧一动不动的靠在椅子上,良久,他望了望不远处的龙床发怔。

那是她和他共同分享的床,他从来都不知道,不过是少了她的温度,那床竟然会冰冷刺骨到无法安眠。自那日她跌落山崖,他就再也没有躺在那床上过。

木木……

这龙吟殿里充满着她的气息,一闭上眼,彷佛就能听到她软软的喊他。那软甜的声音就像是最上等的美酒,醇厚的醉了他的心。

木木,他的木木……

恍若前日她才在自己身边替他磨墨,怎么不过片刻,就再也找不到了……这些日子他夜夜都做噩梦,噩梦里是什么,他也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抱着她然后……然后怎么了呢?

鎏凤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右手上满是鲜红,他还记得当年他用就是用这只手活生生的剜去了自己额间的印记。那鲜红的血染红了右手,他握着被剜掉的印记发誓,总有一天,他定要将这天下踩在脚下。这么多年了,这个目标就彷佛融入了他的骨血,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那目标就在那里,他一步一步的达成……

所以,他向她伸手了,为了她身后的莲氏和盛莲的血脉。

伸出左手,看着她饮下冰心凤凰果,亲手将她放入盛陵。等她醒来,也是这只左手牵着她,册立为妃。他以为,没有什么是他抓不住的……可看着左手的时间越长,他心底泛起的那种恐慌,再也压抑不住。彷佛有什么从掌心里飞走,即使他穷尽力气,也抓不住了……

动了动指,他伸手取过桌案上的便笺,那是木木那日磨墨无聊时的写写画画。她总是嫌他管她太多,那纸上画着大大的猪头,猪头旁全是不敬的言词,什么‘色.狼’‘淫.魔’‘禽.兽’这类。他勾勾唇角,却笑的无力。

便笺的最底下还写着一句话,那句话写的格外工整,细细小小的字体,就好像她在细声细气的对他说,‘夫妻,就该坦诚相待呀……’

坦诚相待……

如果……如果之前他若是坦率的告诉她,关于天牢,关于芙蕖子夏,关于那盛莲和莲氏,关于他曾做过的那些事。她是否……是否就肯回来?

可是,要他如何说……他见过她和夜炫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妩媚璀璨的眼里,只看得到夜炫一个人的身影,那眼里是满满的爱恋。即使咽下冰心凤凰果,即使不记得了,她的灵魂深处不是还依旧忘不了夜炫,那中无意间流露的透骨的悲凉,让他心惊……

“陛下……”

于海的声音小声的从外殿传来,他回神,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是一片黑暗,殿外点起了烛火,只有他所在的内殿,没有他的召唤,无人敢踏进半步。

竟然这么快就天黑了?为什么他却觉得彷佛不过才一会儿。

“何事?”他开口,声音沙哑的可怕。

“纪公子留下书信,人已经出了帝都。容大人还在断崖那边,老奴只能惊扰陛下。”

“……拿进来。”芙蕖子夏死了,就连小四都无法忍受的离开了吗?

“是。”

于海捧着纪月留下的书信恭敬的放在书案上,鎏凤鸣挥手让他退下时,他忍不住加了一句,“还望陛下保重龙体,陛下是这天耀的根基。”

鎏凤鸣没说话,只挥挥手让他退下去。

抽开信,果然是小四的亲笔,她带着芙蕖子夏平时用的东西去了芙蕖家隐居的地方。说是就算他死了,就算找不到他的尸身,也该叶落归根的有座衣冠冢。

没有通报……是小四怕老二阻拦吧……

鎏凤鸣闭目靠在椅子上,神色间是一片漫不经心的莫测。听到身后传来细微的响动,他轻轻勾唇。

呵……等了那么久,总算还是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