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305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305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个人……那个人要的不过是她背后的利益,那个人惊才绝艳,深沉莫测,他的眼里只有君临天下,只有那至高无上的皇权。曾经……曾经她以为自己是不同的,曾经她以为他对她是爱着的。可是现实却是将她撞的头破血流,她绕了一圈,却依旧走不进他的世界……

夜炫瞥她一眼,若无其事的紧了紧手臂,拉回她神游的思绪,“先前村里有人问了,我就是这么回答的。我带着我的娘子落脚在这里,娘子身子不好,病了而已。”

“哦。”

木木应了一声,难怪村子里那些豆蔻年华的女子一夕之间都消失了,再也没有热情的冲到这竹屋来献殷勤。她本来还想着,那些热情年轻的女子哪个能打动夜炫的心,夜炫若是娶了人家,那她撒手而去时,也就没了遗憾……

身下一软,她抬眼,看到他将她放在属于她的床上。他的竹屋和她紧邻,不过隔壁而已。为了方便照料她,他一向都是先安顿好了她才会睡。

脱鞋去袜,外衣也被剥掉,他打来水,温柔细细的替她擦拭。当他抬手要除去她的里衣时,木木再也忍不住的往里缩。

“不……不用了吧,我自己来……”

夜炫好温柔的看着她笑,眉眼弯弯的轻哄,“木木乖,虽然是夏末了,可还热得很。你现在只能擦澡,很多地方擦不到。我来帮你不好吗?”

木木满脸通红,绞尽脑汁情急之下只蹦出一句话,“男女七岁不同席……”

他怔了几秒,然后低低的笑了,眼眸更温柔几分,“木木什么时候也会记得这些迂腐的教条了,不过……就算男女七岁不同席,可你我是夫妻呵……娘子身体不适,为夫难道不能多尽几分绵薄之力吗?”

为夫……

她瞪着他,视线逐渐逐渐模糊。

记忆里,也有这样一个人挑眉不正经的看着她,邪邪的道,“娘子有令,为夫自当遵从……”

那人眉目如画,绝艳俊美,黑发如墨,天生带着慵懒贵气,俾睨四方。那人总是莫测深沉的让她看不透,喜怒无常的抓着她狠狠威胁。那人常常被她气得暴跳如雷,就连额间的那颗红宝石都彷佛要气的蹦起来……

那个人……

鎏凤鸣……鎏凤鸣……

为什么不能放过她!为什么要让她到了此刻,还总是会在一个不经意间,就想起他……她明明想要彻底斩断过去的一切,彻底忘记他的一切……

夜炫看着木木眼底的水光,深邃的紫眸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握着锦帕的手收紧,手背上青筋暴起。他闭了闭眼,深吸口气,动手剥下她的外袍,目不斜视的开始替她擦拭。

木木因为突然的凉意回神,看到自己只着着肚兜的身子大窘。那鞭痕满布的身子,在她看起来,丑极了……

反抗无用之下,她识相的沉默了。别看阿玄平时一副温润平和的样子,他若是真生气起来,那可是恐怖至极。就像是暴风雨和之前的宁静对比?不,不对,简直就像是……是……对了!是会咬人的狗平时是不会叫的!!!

“……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清澈悦耳的声音多了一丝阴森的逼近,她呐呐的抬眼,才发现自己不经意的说了出来。看着阿玄那张恍若谪仙的脸孔一沉,瞬间变得比冰窖还寒。还来不及道歉,就看到他开始利索的脱他自己的衣衫……

木木傻住。

直到他的手放在里衣的盘扣上,似笑非笑的冲着她问,“还要脱吗?口水流出来了。”

她被他的笑容炫花了眼,直觉的伸手摸摸自己的唇角。迟钝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惊恐的叫出声,“不、不用了!!!”

“喔……”

他颇失望的应了一声,神色自若的上床、按倒她、然后拉起锦被盖住两人……睡觉!?

木木浑身紧绷,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他。见他好半响都没动静,她才小小声的提醒,“嗯……那个……你的房间在隔壁……”

他闭着眼,唇角弯弯,轻松的回道,“我们是夫妻,夫妻自古同床共枕,娘子是要赶为夫下床吗?”

“……”

木木静默。他能不能不要这样轻松的神态,却吐出肃杀阴森的语调……恐怖级别直线上升。

“娘子,可还有事?”

“……没。”

“那早点歇息吧,如果娘子不困,为夫和娘子做点运动如何?”

“……我睡了。”

她愤愤的翻身冲着墙壁而眠,心底嘀咕,阿玄不愧是和那个人一母同胞的兄弟,这骨子里的坏水,某些时刻就凸现了遗传基因的伟大!

她没看到的是,夜炫在她翻身后缓缓睁开了眼,默默的凝视着她的背影,那双深邃的紫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彷佛怕一个恍神,她就会消失不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