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311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311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当初他在狠心一点,如果当初他肯放手让木木去直面皇族的黑暗。那她是不是就会学到许多,面对今天这一切,面对鎏无极……她的生存几率也会大些?

凤鸣躺在冰冷刺骨的地上,浑身的痛楚都麻痹了,他的手指微动,碰到怀里一截柔软。他费力的掏出,那是一个编织的奇丑无比的同心结。努力睁大了眼看着看着,他低低的笑了。

原来自己的手艺,也没有比她好上几分。

那日,他拿着那个被她舍弃的破旧的同心结给她,期望她能敞开心扉,再次编一个同心结给他。可她只是笑着扯开了绳结,就连那个旧的,都在转瞬间消逝。后来他努力想将那同心结恢复原样,却只编成了这么个更丑几分……

他将同心结拿近了些,满眼的血红让他看不太清。但,抚摸着这同心结,在这黑暗中彷佛能回到她还在他身边的日子……

极其缓慢的抚摸着,一笔一划的描绘,想象着她编织的样子。

一天两天……到底几天了?

容天被他派去寻她,在鎏无极的手里,他也不奢求会有人会救他,只期望他的木木还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

鎏无极不停的用她的尸身折磨他,活着死了,死了活着……反反复复的折磨着他的心智,明知不该信鎏无极的话,但却无法克制心底的不确定和那怕失去她的恐惧。

黑暗阴凉的密室里,响起了他低哑的咳声,温热的血从他嘴里涌出来。

以前他怕木木想起过去,怕木木想起夜炫,想起他们过去那段甜蜜的让人看着都觉得幸福的日子,他奢望她能爱上他。可慢慢的……当她开始在乎他,当她对着他说喜欢时,却让他更贪心了。

他渴望她会爱上他,永远不记得过去的一切,也不会记得当年是他利用了她的单纯,造成了她和夜炫的分离……他甚至贪心的奢望着,她的眼里永远只有他这个深沉又自私的鎏凤鸣。

可是,现在,他还剩下什么?木木去哪了?这里如此冰冷,他感受不到任何一点她的气息……

‘嘶——噗啦——咚——’

诡异妖魅的声音又响起,鎏无极最新找到折磨他的手段。狠厉的肉tǐ伤害加上足以让人心生恐惧,折磨心智的音杀。没想到这种折磨人的手段,竟然也会鎏无极找到,用在他身上。每当这声音一响起,他就知道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折磨了。

‘哐当’一声,密室的门被打开。

有人走了进来,果然是又要开始折磨他了,一天连着一天,他几乎以为已经过了几十年。

“皇儿,还活着吗?今天来玩点新花样吧。”有人踏进来,轻笑道。

凤鸣没有回应。

木木……如果能把木木自心头拔除,如果能割舍掉木木,如果能变成以前那个毫无弱点的凤鸣,那他受折磨时一定会好很多。可是,他的木木……

凤鸣闭着眼,无视不断涌出的鲜血,准备承受着新一轮的折磨和心理摧残。

*

一辆马车停在小院的篱笆前,木木探出头去看,认出是阿玄早上离去时驾的马车,她笑道,“阿玄,你回来了,刚好饭煮好了。”

这些日子,她经常扶着墙壁练习走路。练得多了,软软的四肢也有了力气,阿玄只是笑着看她,不阻止,也不搀扶。她慢慢了解了他的心思,他是想让她自己站起来,不仅仅是身体上,更有心理上……他怕她活的犹如死尸,竟也不许她逃避退缩。

打开篱笆门一看,马车上下来一个人,上半身被马车车厢挡住,但看着那下半身也能看出那是一个身着罗裙的姑娘。

她傻眼。

这怎么不过去了趟市集,就买了一个姑娘回来?春天……春天还没到吧?

那姑娘下了马车后,一身紧致的罗裙,看起来俏皮可人。望着她的眼却是水汪汪的,眼泪掉个不停。木木微微惊讶,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那姑娘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呜咽一声,扑向木木,紧紧的抱住木木放声大哭,“娘娘,娘娘您怎么瘦成这样!?是谁欺负您了!?”

木木浑身僵直,动弹不得的任她抱着,好半响才回神过来,呐呐的吐出声音,“红袖……”

竟然是红袖?

那个在南隅皇宫中服侍过她的红袖,这小丫头的机灵和心灵手巧,那时她就颇为喜欢。当初离开时,想着她是南隅人,也就并未带上她。可怎么阿玄去了一趟市集,带回来的竟然是红袖……

*

PS:抱歉啊,昨天是周一,小汐忙疯了,没时间码字,就没有及时更新,呜呜呜,我错了。今天按时更新了,别拍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