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344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344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过看娘的表情……

芙蕖宝宝沉下脸,难道娘比较喜欢这种桃花朵朵开的调调?

“小声点,不要吵到他。”木木头也不回的道。

这句话却让芙蕖宝宝柳眉倒竖,他娘竟然连看自己一眼都没,眼里满是对那男人的疼惜!?

他严重的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不甘示弱的挤到娘和那男人之间,紧绷着小脸,严肃的说,“男女七岁不同席,授受不亲,怎么可以让他躺在这里!?孤男寡女,娘的名节不要了!?”

木木正要开口解释那软榻上躺着的就是宝宝的爹,突然,一只冰冷刺骨的手掌抓住她的手,万般眷恋她手中的温暖,那软榻上的人儿竟然也扭头过来对着他们。血红血红的眸子,犹如最上等的红宝石,此刻却无比的孤寂空洞……

*

混沌黑暗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凤鸣低低的喘息,空气中漂浮着腐烂发臭的味道,像是自他出生之后就一直缠着他的气味。明晃晃的阳光,湛蓝的天空……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他记不清了?

眼前彷佛很多很多东西在浮动,在他眼前连绵成血红色的光影,细小的,挥之不去的围绕着他,周围有细细的哭泣声,却听不出是谁在哭。

绵长的足以让人窒息的黑暗,彷佛永无止尽……浑身都在发疼,越来越大的血腥味涌入,他低头,看着自己掌中捏碎的人心和一地的尸首。又……杀人了么?为什么他却没有丝毫感觉?

只记得眼前一片血红,他不过……是想挣脱这红色而已。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里唯一只能看到这片血红了?

凤……

软软的尾音上扬,是谁在喊他?

那声音夹带着一股清新的空气,让他眼前骤然一亮。清秀的小脸如灿烂的朝阳,带着他渴望不可及的温暖,体内的血液在鼓噪,他茫然的向前几步,想要握住那温暖。

凤,凤……

是呵,就是这个声音,这个笑靥……他的木木……

芙蕖宝宝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瞪着软榻上迷茫空洞,却不忘对他娘放电的妖孽。他恨恨的想着,这男子……这男子笑起来居然这么绝艳美丽!?难道是桃花精转世的!?

这笑要是让人多看了,那他娘……

他‘呼’的转头,看到他娘果然失神了,只顾呆呆的看着那男子。宝宝气的咬牙切齿的挤出声音,“他是谁?”

木木压根没听到宝宝的问话,她垂眼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那手那么冰凉,顺着手臂上去,满是交缠纠结的伤疤。伸手轻抚那些伤疤,她轻轻的问,“凤,你还在梦中吗?你看到了什么?”

梦里?

他在梦里吗?可他明明记得这种景象是他几乎从小看到大的?

鎏凤鸣困惑,想了想,还是回应着,“血红的……一片……”

握着他的温暖似乎颤抖了一下,他移动空洞的眸子,彷佛怕吓到她了一般,急急的道,“不怕,没有血红……我什么都没看到,你别走。”

“……我不走,你能看到我吗?醒来好吗?不要留在那片血红里……”

“……不,不行……”

他的眼眸中黑暗阴影不断变幻,恍惚间有刹那的狰狞,“不能出去,外面有她在,我的罪孽让我自己……”

罪孽,凤鸣有什么罪孽!?他现在这样,根本是鎏无极强加给他的,并不是他自己期望愿意的,不是吗?

木木心底揪紧,轻轻的抵住他的额头,近的和他呼吸交错,轻声呢喃,“凤,凤,我回来了。你醒来,就算是地狱我也会陪你一起,你醒来……”

他的瞳孔微微扩张,似有瞬间的凝聚。木木还来不及欣喜就被他一把推开,鎏凤鸣突然抱着头,失控的浑身颤抖。

额角处的青筋暴跳,剧痛席卷着全身,噬骨一般的疼痛。他脸色发白,牙关紧咬的唇角沁出鲜血。那些血红色的光影带着腥臭扑向他,一波高过一波的剧痛,犹如凌迟,让他闷哼出声。

他倒在软榻上,手一挥摔碎了一旁的花瓶,在暗夜里发出清脆空旷的响声。木木一时不查被他推开,看到他突然的狂性大发而呆住。看着凤鸣血红的眼眸,看着他挥手打破的瓷瓶碎片直冲自己飞来,她不躲不闪,只是愣愣的看着。

凤他这些年……就是如此痛苦的么?

*

PS:今天依旧五更,加更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