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351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351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木木嗅到那药膏的气味,正是熟悉的紫金芙蓉膏,又看了一眼那个小小白白的瓷瓶,妩媚清亮的眼眸笑容满满的弯起。

鎏凤鸣扯过她的手,动作有丝粗鲁的将药均匀的涂抹在她被烫红的地方。她痛的‘嘶’了一声,凤鸣撇开脸,手指下的动作不自觉的温柔了几分。

木木看着他的动作,心底软软甜甜的。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暗格的方向,她唇角勾起甜蜜的笑容。

之前祁非就有提过,老皇帝鎏无极擅毒也擅巫蛊,以前就曾用蛊控制过凤鸣,更多的是用来控制人的其他毒。凤鸣心性大变后,一改以往的作风,控制人的方法太多,有的时候更是不介意的利用鎏无极曾经研究的蛊和毒。没猜错的话,那瓷瓶里的就是——蛊。

只怕用上一次之后,她此生就会再也无法离开下蛊之人,至死方休。

可,凤鸣没有用,没有对她用。他……终究还是不舍得吗?

眉眼弯弯,木木此刻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不疼么?”

被她笑得心烦,鎏凤鸣勾起懒洋洋的笑容掩饰,慵懒绝艳的身姿让木木看了都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不疼,我很耐疼的。当年那一箭穿心之后,就没什么伤能大到让我觉得疼了。”

她不在意的回答,随即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看着他认真的说,“但是看到凤,看到凤不要我了,我这里很疼很疼。”

他像是被烫着一般的倏地抽回手,木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继续说,“当年是我不好,不够信任凤。一箭穿心加上身上的伤势,那时的我即使是为阿玄所救,他也没有几分把握我是否能活下来。那时真的好辛苦,每一次我想放弃的时候,心底都会有莫名的情绪焦灼。凤,你知道那是什么心情吗?”

鎏凤鸣神色自若,绝艳的笑容看不出些微的僵硬,有什么晃过他的心头,他捉摸不清。他不看她的轻声道,“我怎么知道。”

“我本来也不知,直到五年前……我在那个密林里看到凤。”

他的身子一震,眼光对上她的,又迅速移开。

五年前……密林?

正是他在追杀鎏无极的手下的时候,他还记得那时奔腾的血液,全都在叫嚣着嗜血的兴奋和快感。直接洞穿人的胸膛,将犹在跳动的心脏狠狠捏碎。那种血红的颜色逐渐汇聚,最终成了一片血海……

“看到那样的凤,我才知道心底那一直莫名鼓噪的情绪……是不舍呵。我不舍的离开,不舍得放弃,就算是苟延残喘也想活着……活着回来看你一眼。”她的声音低低的,眼色朦胧。

“有什么好不舍的,你不是和夜炫走了么。”他神色自若的轻哼。

他在地狱里挣扎的时候,她走了……抛下他,不信他,和夜炫一起……徒留他一人在血海中央,犹如幼年时看着母亲抱着夜炫远去的背影一样,他总是被留下的那一个,不是么……

两人间出现了短暂的,令人窒息的沉默。木木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要说什么好,她静静的看着鎏凤鸣,看着他额间狰狞恐怖的疤痕,目光悠远。

“别看了。”

他心底有些不悦,但转头看她时,又挂上习惯性的绝艳笑容。脸颊一暖,原来是她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凤,你好凉……”和记忆里总是温暖的他不同,那些夜夜炙热的回忆,在他那里是不是也变得如此冰冷?

凤鸣直觉的要甩开她,他一运气,木木的方向靠着床边,那头是尖锐的桌子棱角。眼看她要撞上,他本能的伸手一拉,随着惯性她整个人撞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呼吸一窒,这是木木吗?是木木的气息,木木的味道吗?为什么他记不清了……靠在他怀里的人儿,和那些陌生的后宫嫔妃又有什么区别?

他冰凉的手指想要抬起她的脸,微微一动之后,终究还是没有落下。

“木木,你会做梦吗?”良久,他沙哑的问。

“……沉睡的那五年里,我梦了很多很多,有的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都是你欺负我的样子……”

“是吗?”

凤鸣轻笑,“五年前在那个密室里的半年,我记不太清了,但从那出来后,我唯一能梦到的都是一片血红,那种腐烂发臭的气味和血腥。木木,我早就记不得那些在凤王府的日子了,更别提还要记得你。现在的我,早就站在血海中央,再也回不了头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