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398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398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补血的、养身的……都没问题,可是、可是怎么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李御医喃喃自语着,手里捻起药渣,放到鼻间嗅了嗅,摇头晃脑着。

“想必是那个祸水受伤了,夜炫给她熬得汤药,这又什么稀奇!”

急着去追夜炫他们,容天的好脾气荡然无存,冷着音调招呼着李御医快走。要不是想着大哥必定受了重伤,来不及回宫治疗,他才不会带着李御医这个老头子一起上路。这老头麻烦又是个医痴,生平最喜欢的人大概就是那个夜炫了!

李御医彷佛没听到容天的话,聚精会神的研究着那些药渣。这药渣……初初看上去平常,可和那药碗里的相似又有些不对。多了一味药材……这是!!!

李御医的眼眸瞬间瞪大,不可置信的凝视着手中的药渣。他浑身颤抖,张口却发不出声音。满脑子全是疑问——

夜炫……那个以医术冠绝天下的夜炫,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

“阿玄,这里是……盛陵?”

黑暗的甬道里,只有夜明珠散发出淡淡柔和的光彩,映照着一前一后的两个身影,木木看着自己脚下白玉铺成的甬道,大朵大朵的莲花图案刻在白玉上。

这一幕,似曾相识。

“嗯。”

前面的男子并未回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彷佛注意到她跟的吃力,脚下的步子慢了几分。

“我们来盛陵做什么?”

木木不解,这盛陵不过只是一座空坟,就算是传说中的盛莲遗物,和他们此刻也没什么关系吧。她明明是要去找凤鸣的。

“……大哥他们在这里。”

“嘎?”

木木大喜,快步跑到夜炫身边,抓着他的袖子问,“凤鸣在这里?你怎么知道!?”

夜炫没回答她,只是冷淡的看了她一眼,继续往里走。几天下来已经习惯了夜炫这样的淡漠冷然的样子,得不到答案木木也不丧气,默默的跟在夜炫身边。只要能找到凤鸣,只要凤鸣还活着,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两人左拐右转来到了一间华丽空旷的墓室,这里的光线骤然暗了许多,一眼就能看到墓室中央的那口白玉冰棺。纯白温润的色泽,在黑暗里散发着幽光。那是她在盛陵里初醒来时,躺着的那口冰棺。

夜炫的脚步在一侧的石壁前停下,木木走过去,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地上未干的血迹。瞳孔骤然紧缩,她忍不住出声,“……是凤鸣?”

夜炫没应声,定定的看着那血迹好半响,突然转身盯着木木,温润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木木,你可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

“……什么?”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耳畔传来轻微的响动,几乎立即的,她抬眸死死的盯着传来声响的地方。那是……另一个墓室,她记得那里有可以用她的血显现的壁画,凤鸣一定在那里!

木木顾不得夜炫刚说了什么,转身向着那边奔去。借着微弱的光线,入目的画面让她几乎倒抽了一口气。凤鸣和鎏无极双双倒在地上,几乎是和鎏无极纠缠在一起。最恐怖的是凤鸣身上那个穿体而过的剑伤,此刻鲜红的血液汩汩的往外冒着。

她连忙跑了过去,颤抖的手放在凤鸣的鼻间,直到探到他微弱的鼻息,她才微微放心。一把拉住凤鸣,想要将他拖出鎏无极身边。但早就昏迷的凤鸣死死的不肯松手,手中的剑砍在鎏无极身上,那模样分明是执意要让鎏无极死在此处。

不!不要这样!

摸着他渐渐失温的身子,木木脸色惨白。她宁愿鎏无极活着,也不要凤鸣在这里陪着鎏无极一起死!拼命的想要扳开凤鸣握剑的手,她的眼眶一阵阵的发热,刺痛刺痛的,凤鸣握的那么紧,足以见得这一剑凝聚了他多大的决心。

拉扯了半天,终于他的手慢慢松开,眼眶里有泪水跌落,她没有伸手抹掉,只努力的拽着凤鸣,想要将他扶起来。

脚踝一痛,她低头一看,居然是鎏无极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脚踝,鎏无极空洞残暴的双目暴睁,似是死了,又像是没死一般的瞪着她。她一惊,死命的想要踢开他,可他就是不放手,那眼眸泛着死气,却直勾勾的不移开。

鎏无极的力气太大,木木挣扎不开。

察觉到手下凤鸣的身子越来越冰冷,她急得脸色发白。直到一股外力用力的扯开她和鎏无极,她看到夜炫站在她的身边,对她指了指另一间墓室的方向。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