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97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97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鎏凤鸣深深的看了一眼木木所在的乌黑马车,转身号令三军,出午门,鸣战歌。鲜衣怒马,俊美异常。天耀帝立于高台之上,看到那抹身影远去,唇边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容。

二十多年了,他永远也忘不了当年祭祀的预言,那绝世双生的天煞,竟然也出落的如此出色。那时没杀掉他真是太好了,有什么能比看到现在的他更让自己激动兴奋的呢?凤鸣啊凤鸣,千万不要让朕失望。你的兄弟,可是很强的……

*

大军出了帝都,一路向着边境进发。明明该是雷厉风行的赶路,但鎏凤鸣的大军行进却并不迅速。众将士虽然未出口抱怨,但也都晓得是为了迁就队伍最后的那辆马车。那里没有别人,正是凤王殿下坚持要带上的凤王妃芙蕖木木。

司言见今日的寒风凛冽,瞄了一眼端坐在马背上的主子,轻轻咳嗽一声。“主子,今日风大,还是多披一件外袍吧。”

鎏凤鸣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凝视着远处那辆马车,“把那件银狐披风拿来,去给王妃加上。”

“……”

红颜祸水!主子根本是已经被王妃迷昏头了吧!司言想着,还是翻出轻软的银狐披风给木木送去。他不送的话,难道还等着主子亲自送去吗!?这行军打仗从无带女人上战场的先例,亏得凤王主子声望极高,否则只怕那些将士早就忍耐不住破口大骂了。

司言捧着披风走到马车前,恭敬的等着王妃的侍女秋心来取。帘子被掀起,扑面的暖气迎来,他明白那马车看起来不起眼,里面却是早就被凤王主子整理过。不仅宽敞,更是温暖舒适宜人,只怕就算是皇帝出巡的马车也不过如此。哪里还需要加什么银狐披风。

“谢谢司大哥。”

秋心微笑接过披风,小心的打探,“凤王殿下他这几日心情如何?主子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来看看王妃?”这段日子凤王殿下从未踏入马车半步,王妃更是不言不语,只偶尔哼点那天的小曲。那曲调婉转悲凉,虽然动听却太过于哀伤。

“主子的事岂是我们做下人的可以随意打探的……”司言皱眉呵斥她,但却在不经意的看到木木的脸孔时,声音戛然而止。

她……好像变了?

以前的东方木木只有张清秀的小脸,唯一引人注目点的不过是双妩媚可人的眸子。总是笑的没心没肺的,让人咬牙切齿。现在的她,脸色不算好,灰灰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半靠在软榻上,却透着一股慵懒贵气。单手托着腮凝神望着远处,那微侧的眉目如画,竟然透着一种心惊的美丽和疏离。

雍容华贵!惊才绝艳!

司言错愕,这种绝俗的风采,他只在凤王主子身上见过,什么时候那个活泼好动的野丫头,也能拥有这种丰姿了?

“那边在吵什么?”

秋心望了望远处,疑惑的问。司言回神看了一眼喧哗的地方,微微躇眉,“一个无关紧要之人,不必在意。”

他又看了一眼木木,她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彷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依旧托着腮出神。远处的骚动声变大,司言恭敬的行了个礼,向着骚动而去。

*

鎏凤鸣噙着笑,漫不经心的看着立在他马前的年轻男人。破旧不堪的衣衫,浑身落魄却难掩其风采。男人冷淡的看着凤鸣,一拱手道,“祁非见过凤王。”

鎏凤鸣似笑非笑的道,“祁家之事与本王无关,你自出了帝都就一路尾随,这是为何?”

祁非直直的看着他,没有避开那凤眸里的犀利,缓缓掏出一块腰牌,坚定的道,“我要见东方小姐。”

鎏凤鸣的目光在看到腰牌的瞬间变得冰寒起来,漫不经心的眼底窜过怒气。调转马头向着木木所在的马车而去,沉声吩咐司言,“带他过来。”

……

上了木木所在的马车,鎏凤鸣将托着腮出神的她拥在怀里。祁非一身脏污,和这奢华贵气的马车格格不入,他却不卑不亢,坐在木木对面,将手中的腰牌放在木木面前,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

鎏凤鸣也没有说话,拥着木木的手微紧,凤眸里莫测的情绪全落在窗外。外面细雨飘摇,远处的景物朦胧的被笼罩在雨雾中。偌大的军队有条不紊的行进着,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

怀里的她发梢微湿,明白定是趴在这看雨的结果。他微皱眉,挪动了下,将她安置在更温暖的地方。她的脸色不好,秋心难道没好好照顾她吗!?关怀的话涌到喉头,却被她这副冷淡漠视的样子气的生生又咽了回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