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98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98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木木垂着眼不看他,安静的待在他的怀里。直到一块腰牌被塞进她的掌心,冷幽幽的声音从对面响起,“东方小姐,祁非照约定来了,小姐可还记得当日这腰牌?”

祁非……是谁?

“祁非听闻小姐要奔赴战场,迫不得已必须见小姐一面。小姐可还记得前一阵子在帝都午门外的一事?”

她没有抬眼,静静的看着自己腰上的大手。骨节分明,细致如玉,冰凉刺骨的让她不适,她却也没有挣脱开。

“当日祁家落难,家姐被人侮辱,羞愤自杀。那群人在家姐死后依旧不放过她的尸身,巍巍我天耀多少英雄豪杰,唯有东方小姐伸出援手。这块腰牌如今物归原主,祁非别无它求,只恳请能跟在小姐身边。”

祁非说的很平静,放在身侧的手却微微颤抖。

祁家本是高官之家,虽不比云家和容家那般荣耀,却也是人尽皆知的显耀。只可惜祁父牵扯进一桩贪污受贿的案子,被判了死刑。家产充公,子女则女的为官妓,男子则受宫刑,贬为官奴。

他的姐姐曾也是天耀多少权归子弟竞相追求的美人,无奈沦落为官妓,被一群丧尽天良的男子狎玩,姐姐不甘受辱,咬舌自尽。那群男子却仍不放过她,拉扯着她衣不蔽体的尸身,要去游街。

那日,他看着姐姐的尸身被糟蹋。姐姐死了,祁家就剩下他一个子息。他受过宫刑,本就无法再为祁家留后。想着拼上这条命也要保住姐姐最后的尊严。若不是路过的东方木木用那凤王腰牌救了他,只怕这世上再也无祁非这人。

木木不带感情的道,“那是凤王殿下的腰牌,与我无关。”

“祁家已无人,祁非生无可恋,当日小姐以腰牌赎下祁非,从此以后,有小姐的地方,就是祁非该在的地方。”

祁非的声音冰冰凉凉的,彷佛外面飘摇的雨丝,没有一丝温度。这种冰凉连带的传进她的心里,让她想起自己的心底也一直这般冰凉。

“木木,要留下他吗?”

探入她视线中的是一抹绝艳的红色,抬眼,是那张俊美妖孽的脸孔,额间的红宝石闪耀着丝毫不逊于衣袍的艳红,而最为吸引人注目的不过是他那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鎏凤鸣。

这个人,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无论她怎样退避,他就非要这样蛮横的闯进来,让她无路可退。她的目光幽幽的,又迷蒙了几分。淡然的开口,“随你,要留就留吧。”

*

墨城,位于天耀边境的一座小城,因为盛产上等的墨而闻名,也算是天耀边境商贾往来不息,极为热闹的小城。但在北煌和西狄大军压境的现在,这座小城早已人迹罕至,徒留一种繁华过后的悲凉荒芜。

夜风凛冽的吹过,鎏凤鸣站在墨城的城楼上凝望着无边的黑暗。司言默默无语的立在他身后。

“那个祁非身手如何?”

司言一怔,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主子在问。他想了想道,“祁非出身祁家,却自幼年就拜师学艺,对官场并无兴趣。但他的身手却绝对是一流,即使在天耀也足以排在前五之内。”

他说完见鎏凤鸣一直不语,试探的问,“主子可是想将祁非收归己用?”

“你觉得他是可以被本王收为已用的人吗?”鎏凤鸣轻哼,那个祁非眼里,他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属下认为他自然愿意,祁家虽然并不是干干净净的,但这次的横祸也的确是有栽赃嫁祸的原因。祁非是祁家的唯一幸存的人,他自然是想跟着主子,然后手刃仇人。”

“那个祁非这段时间可是连本王都未曾放在眼里。”

“他……应该会听王妃的。”司言迟疑。

这段日子,祁非只是沉默的跟在王妃身边,不言不语,却也不会离开王妃。如果他不是早受过宫刑,只怕主子根本不可能容许他近王妃的身。那种绝望中最后一束温暖,王妃对于那个祁非来说,应该就是这样的存在吧。

鎏凤鸣不语,望着漆黑如墨的夜色,手中一直摩挲着一只破旧的同心结。

*

秋心偷觑着不远处抱剑半靠着的祁非,撅起小嘴嘟囔,“真讨厌,凤王主子在想什么啊,为什么让一个大男人来伺候王妃。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王妃如此尊贵,就算是暗卫也该离远点啊。”

祁非彷佛听到了她的抱怨,缓缓睁开眼看着她。秋心一愣,脸倏地红了。说人家坏话还被当场抓到的感觉,尴尬极了。她轻咳一声,凶巴巴的道,“看什么看,本来你这样跟在王妃身边就不合礼教。”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