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目录] > 第99章:默认章节

《霸爱:邪帝的慵懒妃》

第99章默认章节

淡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趴在软榻上的木木,才不带感情的道,“祁非早已受过宫刑,和宫内太监无异,自然没有这种困扰。”

“你……”

秋心错愕的愣住,完全没想到会听到这句话。祁家在帝都也是赫赫有名的,虽然之前犯了事,但是听说罪不及子女,只处死了祁大人,怎么会连他……

祁非不理会她,直直走到木木面前半蹲着望着她,“在祁非受了宫刑那一日,祁家就彻底灭亡了。小姐那日虽然是用凤王的腰牌赎下祁非,但祁非私以为从此以后只有小姐一个主子,还是小姐在意祁非如今已是半残之人?”

木木终于抬眼看他,静静的打量他一遍,淡淡的道,“你需要人同情吗?”

“不。”

“那日我不过是看不下去一个女子被那般对待,与你无关的。你要留下便留下吧,如果哪天你要走,说一声就好。”

“是。”祁非的声音有几丝颤抖,静默了几秒,他目光变冷,直直的回视她,“小姐可是明白凤王带您一起来战场的用意?”

木木笑了,“明白又如何?不明白又如何?”

“此刻已经身在边城,小姐还要逃避多久?更何况……”祁非冷然的靠近她低语,眉目间没有一丝异色。

“是吗?”

木木听过,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色,淡淡的回应,勾起嘲讽的笑意。果然和芙蕖子夏说的一样呢,不过这个祁非被贬为奴,竟然做出和芙蕖家主一样的判断,这种审时度势……

“如果小姐想走,祁非拼死也会带小姐离开。”

她看着眼前冷峻的男人,冷然的气质,俊俏的眉目,明明是出色的天之骄子,却被父亲所累。正值风华正茂却受了宫刑,放在一般高官子弟身上该是早就受不了的自杀了。他却熬了过来,这般的心性沦落如此,真可惜……

她缓缓的伸出手,红唇轻启,第一次介绍自己,“我是东方木木。”

祁非看着她,冰凉的手坚定有力的握住她的,浑厚的声音重复,“小姐,我是祁非。从今以后,只属于小姐一个人的祁非。”

*

在墨城休整几日,鎏凤鸣接到消息北煌和西狄的大军并未如预料中的向墨城而来,反而绕道直逼帝都而去。墨城易守难攻,可谓之天耀的屏障。城内百姓因为凤王殿下的到来稍稍安心,鎏凤鸣深知此时绝不可让这消息流传出去。否则,以墨城为中心,一连的几座城都会人心惶惶。

摩挲着手中的同心结,他踏进墨城城守的宅邸,自从大军行至这里,墨城城守就让出了自己的宅邸,供凤王一行人居住。木木没有住在主屋,反而挑了一间偏侧的小楼住下。

已是夜半时分,小楼内静的呼吸可闻。他推开寝室的门,挥手示意守夜的秋心下去。淡淡的瞥了一眼隐在外面的祁非,他直直走向床塌上酣睡的人儿。

微怔。

本以为早就熟睡的人,此刻却睁着清亮的眼眸静静的看着他。

“怎么没睡?”

他轻轻的坐在床边,习惯性的替她拢了拢颊边的发丝。见她不语,只是直直的凝视着他手中的东西,他微微勾唇,将手里带着水渍的同心结向她凑近,“喜欢这个?”

木木看着那个同心结好久,久到几乎忘了呼吸,直到胸口传来窒息的憋闷,她才缓缓开口,“你……在哪里找到的?”

那个同心结,明明就是她在大婚那日扔进莲河的那只。鲜艳的大红色泽不再,沾染着暗沉的污渍和被水浸泡过的痕迹,让那个同心结看起来奇丑无比。

“莲河。”

清清淡淡的两个字,让她颤抖了一下。她垂眼沉默着,不懂他的心思,也不想懂。

“北煌和西狄的大军绕开了墨城,从另一路直取帝都。李将军被围困,明日我就要离开……”他的凤眸凝视她,顿了几秒接着道,“你就留在墨城,这里总算还是远离战场的。我留下十万将士守着这里,等解决了这一切,我再带你去散心。之前不是说很想去塞外看看?”

心,闷闷的。

她被他拥在怀里,明明如此贴近的两人,却又仿佛隔着千山万水。手指无意识的触到脖颈上的一抹温热,她笑了,低低的应,“好,我在这里等你。”

抬手,将脖颈上的那块凤玉解下,直直的递到他面前,“凤玉通灵,可保人平安,你带着,我也放心。”

鎏凤鸣眼眸半眯的看着她的笑靥,没有伸手接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