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17章: 鸿门宴(5)

《穿越十八癫》

第17章 鸿门宴(5)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朝臣们担心的是自己未来的前程,圣上自顾不暇,靖王和康王暗中较劲,摩拳擦掌,觊觎着储君之位,徵王宇文泓年方十五,任性逍遥,自然不是圣上中意的储君人选,也就无法和靖王、康王相提并论了。

顾渊当初费尽心思讨好宇文志,凭借宇文志对女儿的感情一路平步青云,这才坐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之位,而今宇文志战死沙场,二皇子宇文远和三皇子宇文齐自然成为太子的后备人选,眼看圣上病势日渐沉重,所剩时日已然无多,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仰人鼻息的臣子哪一个不早早未雨绸缪?

席上,顾渊请宇文远上座,宇文远先是谦让了一番,随后在顾渊的“执意请求”下坐到了居中的主位上,宇文齐心中虽然恼怒,却只能强自隐忍,和顾渊一起在下首相陪,宇文远俨然反客为主,频频举杯,邀顾渊和宇文齐一起品尝美酒佳肴,一时杯觥交错,宾主尽欢颜。

柳夏慧一旁冷眼旁观,慢慢地觉出了一丝异常,这哪里是什么登门拜访,简直是鸿门宴,而自己就是靖王和康王意图问鼎太子之位的一颗棋子。

宰相老爸是逼着自己变相相亲,残酷地充当二选一淘汰赛的裁判!

嘴里的山珍海味立时变了味,柳夏慧泡美男的热情急速降到冰点,呆呆地望着白玉酒杯中的琥珀色美酒,意态萧索,没想到她堂堂二十五世纪十八殿的BOSS居然沦为两个男人争权夺利的战利品,简直是奇耻大辱。

“新颜姑娘,五弟不日就会从封地前来京师,到时你就可以见到他了。”宇文远看到柳夏慧闷闷不乐的神情,还以为她牵挂着宇文泓,忍不住好心地提醒她。

一听刁单要前来京师,柳夏慧立时精神抖擞起来,太好了,只要和刁单一会合,她就可以启动程序重回二十五世纪的时空了,虽然不能和古代帅哥谈情说爱有些可惜,但是比起自己目下危机四伏的处境,还是赶紧溜之大吉为妙。

“什么?徵王也要回京师了?”顾渊有点惊讶地问。

“是啊,听说新颜姑娘自从太子过世之后一直闷闷不乐,小王甚是感动,不过逝者已矣,新颜姑娘也不要太过固执了,缘分天定,有些人有些事已经无法转变,又何须苦苦留恋?”宇文远话中处处藏着机锋,“因为新颜姑娘和五弟最是谈得来,所以小王特地派人请五弟回转京师劝慰新颜姑娘,免得宰相大人为新颜姑娘的终身大事愁白了头发。”

“我的终身大事自然我自己说了算,谁也不能勉强我!”柳夏慧本来就对这明争暗斗的鸿门宴心怀不满,而这个二皇子宇文远又不识相地挖苦她,说话夹枪带棒,听得她很不舒服,如果不是因为宰相老爸在旁盯着她,她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才懒得和这些迂腐的古人啰嗦。

不过是和过世的太子有过一段情,却好比她犯了滔天大罪一样,只差顶高帽子游街示众,告诉世人她柳夏慧……不……目前她是宰相千金顾新颜,一个不顾礼义廉耻、妄想枯木逢春的轻浮女人。

“新颜,不得造次,靖王句句在理,你不承情也就罢了,怎么还如此不识抬举?”顾渊见女儿出言无状,不由羞恼地胀红了老脸,呵斥道,须知如今二皇子比三皇子更有希望问鼎储位,他可不想得罪这尊金菩萨呵!

柳夏慧早就知道顾渊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了,想想自己这身体的主人也真够可怜的,没妈疼也就算了,撂着个爹也是个趋炎附势的势利眼,难怪她伤心欲绝、自杀身亡了?不过如今她柳夏慧既然占了她的身体,自然要为这位苦命的女子讨一个公道,她才不会任由他人摆布,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呢!

反正泡美男的梦想是彻底破灭了,眼前这两个无比俊逸潇洒、身份尊贵的皇子并不是冲着她来的,而是冲着她那宰相老爸而来的,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可惜了两副好皮囊!柳夏慧兴致缺缺,无聊地喝着茶,这茶还真是清香扑鼻,纯天然无污染的茶叶果然好喝,比起她时常喝的咖啡还要提神。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鸿门宴(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