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19章: 鸿门宴(7)

《穿越十八癫》

第19章 鸿门宴(7)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远一口气无处发泄,又不甘被柳夏慧戏弄,于是他打了个哈哈,状似无所谓地道:“这个谜面很是有趣,新颜姑娘才思敏捷,不愧是书香之后,只是小王也有一个谜题,想请新颜姑娘猜一猜。”

太没创意了,居然学她柳夏慧的招数!难道他是要学神雕侠侣中那个慕容复以彼之道还自其人之身吗?

“哎呀!猜字谜已经玩过了,还是改对对联好了,两位王爷满腹经纶,才华横溢,不像小女子我孤陋寡闻,我先出上联为敬呵!”柳夏慧一听宇文远的话,立时急了,她又不是真正的古代才女,插科打诨还可以,要她猜字谜,不如让她玩石头剪子布更痛快些,只是又不能拒绝得太明显,只好想法设法蒙混过去。

“对对联,好呵,小王最喜欢对对联了,新颜姑娘有什么绝妙的上联,快请说来!”康王宇文齐莞尔一笑,只觉眼前这宰相千金古灵精怪,煞是可爱,一时也动了顽性,加上他本就擅长对对子,自然点头附和,以博佳人欢心。

柳夏慧摸着菩提手镯,从穿越宝典中随机抽出一个对联来,一看显示的对联,柳夏慧的嘴角就诡秘地笑弯了,这个对联还真是应景呵!“让我想想,呵呵,有了,我的上联是……轻薄今世千夫指!”柳夏慧说完就掩着嘴偷笑,她估量着宇文兄弟根本答不出什么好下联来,等下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她二十五世纪新新人类的厉害。

宇文远眉头一皱,陷入思索。

宇文齐失笑地抿了抿唇,稍顷就接口对道:“浪荡当年万姓郎。”

柳夏慧这下犯迷糊了,这对对子不比加减乘除,只有一个解,听宇文齐的下联对得有模有样的,她的古文功底差,也不知道他对得好不好,只能讪笑着点了点头,装模作样地道:“康王的下联对得倒是工整,只是还缺了点火候……”

宇文远见宇文齐已经对出下联,正着急上火,蓦然听到柳夏慧提到火候两字,立时灵光一闪,抚掌笑道:“本王的下联也有了,粪土当年万户侯!”

这粪土还真是不简单呵!柳夏慧有点吃惊地望着宇文远,心想这二皇子原来也有两把刷子,并不是个草包呵!

“康王的下联对得灵巧,靖王的下联对得气势不凡,两位皇子学富五车,不分伯仲呵!”顾渊捋须而笑,乘机向宇文远和宇文齐溜须拍马。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只要是个人,听到好听话没一个不高兴的,宇文远和宇文齐不免有些得意之色。

“新颜姑娘,小王这下联不知对得如何?”宇文远见柳夏慧一副气馁的神情,知道自己的下联对正了,忍不住出言挑衅道。

“马马虎虎啦!”柳夏慧摆摆手,唉!自己还是不要和这些古人比什么猜字谜、对对联了,不然最后出洋相的铁定会是自己,于是柳夏慧豪爽地端起面前的酒杯,岔开话题道,“今日蒙靖王和康王指教,小女子受益匪浅,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小女子就先干为敬,谢过两位王爷的指点。”

一杯火辣辣的烈酒灌下喉咙的一瞬间,柳夏慧蓦然想到了岳飞的《满江红》,靖王,康王,嘿嘿,这两个皇子的封号还真是非同凡响,让她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宋徽宗这个在历史上褒贬不一的皇帝,他是个文才,诗词字画,无所不通,唯独不会治理天下,将北宋皇朝的基业生生送给了金人,还连累自己的儿子宋钦宗跟着一起受罪。

“新颜姑娘巾帼不让须眉,让小王佩服,干!”宇文远望着喝酒犹如喝水的柳夏慧,忍不住刮目相看,这女子外柔内刚,像太阳一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吸引着他的视线。

“不错,人生难得一知己,何况是新颜姑娘这样秀外慧中的红颜知己?”宇文齐看似文弱,喝酒的架势却也豪爽。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鸿门宴(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