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20章: 鸿门宴(8)

《穿越十八癫》

第20章 鸿门宴(8)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柳夏慧的酒量是为了拉客户拼出来的,宇文远、宇文齐生在帝王家,终日美酒佳肴为伴,酒量自然不错,唯独顾渊年纪老迈,酒量最浅,三杯酒下去就醉醺醺了。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柳夏慧虽然酒量不错,但是喝高了就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喝到尽兴处竟然拿起酒杯高歌起来,“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好一句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新颜姑娘兰质蕙心,真是让本王好生仰慕!”宇文远难掩欣赏之色,离席而起,举着酒杯就来到柳夏慧的桌案前,媚惑地俯下头,低声道,“新颜姑娘不愧是志太子看中的女子,聪慧过人,美艳不可方物,本王冒昧,不知可否代替故世的志太子与新颜姑娘结为秦晋之好?”

柳夏慧虽然喝得有些醉眼朦胧,但是心智却清楚得很,闻言不由摇了摇头,娇笑道:“靖王是在向本姑娘求婚吗?没有玫瑰花和钻戒,本姑娘可是不会动心的哦!”

“玫瑰花,钻什么?”宇文远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还以为自己醉酒听不真切了,这个季节没有玫瑰花,但是柳夏慧嘴里的钻戒听起来像是什么稀世珍宝,或许自己还可以想想办法。

“你这家伙不是想吃本姑娘豆腐吧?离本姑娘远一点!”宇文远的目光火辣辣的,比烈酒还刺激柳夏慧的脾胃,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帅气俊朗?害她不自觉地心跳加速,可是潜意识里却非常排斥这种被吸引的感觉,柳夏慧本能地伸手去推宇文远。

宇文远没想到柳夏慧会突然翻脸,一时猝不及防,趔趄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自己摇晃的身体,但茶几上的美酒佳肴却没能幸免于难,叮叮当当地被他撞翻在地。

“你……为什么推我?”宇文远的自尊心有点受伤。

“……男女授受不亲!”听到酒杯落地的声响,柳夏慧的酒意去了一半,脑子顿时清醒了一些。

宇文齐没有错过这精彩一幕,他惊叹地望着柳夏慧轻嗔薄怨的芙蓉脸,心中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世上貌美的女子多如牛毛,但是像眼前这样才貌双全、融冰火两种个性于一体的女子却少之又少,难怪志太子对她情有独钟!她凛然不可侵犯的刚烈深深触动了他心底深处的情弦,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可以让他一见倾心,但是眼前这个女子却在转瞬之间夺走了他的七魂六魄,他提醒自己,即使是为了她,他也要不惜一切代价登上太子之位,将这个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占为己有!

宇文远听到柳夏慧的回答后不由哭笑不得,授受不亲?那日在靖王府门前她抓着他手臂时问五皇子的消息时可没忌讳什么男女之别,她是在害羞还是在玩欲擒故纵的小把戏?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他的胸膛居然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失落感!自从在府门前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也许在更久之前,他就深知自己和她的命运注定要纠葛在一起,不单是为了储君之位,更重要的是她异于寻常女子的特质。

所以面对柳夏慧满是红霞的脸,宇文远不怒反笑。“新颜姑娘何必拘泥于繁俗礼节?青梅竹马又如何,没有缘分的人注定不能在一起,须知红颜易老,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另觅良缘,免得岁月蹉跎,耽误了自己的青春。”

“我……我不是……”听着宇文远一口一个顾新颜,柳夏慧觉得特别刺耳,但是她又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我……已经心有所属!”反正她不会在古代呆太久,没必要和这个二皇子搞什么穿越传奇了,万一陷进去的话就糟糕了,她可不想带着感情的伤痕回自己的时空。

就让她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不带走一丝云彩!

PS:亲们喜欢就顺手点下收藏吧,呵呵!

……本章完结,下一章“ 鸿门宴(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