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24章: 香饽饽(3)

《穿越十八癫》

第24章 香饽饽(3)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六年,弹指一挥间,只是已然物是人非,当年的女孩已经出落得如花似玉,却全然淡忘了当年曾经为她抓过蝴蝶的他!

“靖王,二皇子!”顾渊见宇文远陷入沉思,忍不住出声叫唤他。

宇文远恍然回神,望着满脸狐疑的顾渊。

“轮到靖王落子了。”顾渊笑着提醒道。

宇文远连忙一拍自己的额头,故作困惑状,叹道:“唉,宰相大人刚才这一着棋下得出神入化,害本王都不知道该往何处下手了?”

“靖王有心事?”顾渊是聪明人,虽然浸淫棋道,但是仍然不忘察言观色,宇文远的一举一动没有逃过他锐利的眼睛。

“宰相大人火眼金睛,本王的心事如何瞒得过宰相大人?看来这局棋本王输定了。”宇文远无心恋战,索性扔下手中棋子认输。

“棋盘如战场,靖王就这样轻易服输可太没有男儿气概了!”柳夏慧悄然出现在书房门口,目光挑衅地望着正意兴阑珊的宇文远。

“新颜,靖王面前岂可如此造次?还不快向靖王赔罪!”顾渊见女儿不顾内外有别,径自跑到书房来,生怕宇文远误会自己女儿不知检点,连忙沉下脸训斥道。

“不妨事,新颜姑娘快人快语,恰似醍醐灌顶,令本王耳目一新,正所谓虎父无犬女,新颜姑娘和宰相大人一样锐气逼人。”宇文远急忙离座而起,目光热切地从柳夏慧清丽的容颜上一滑而过,落进她慧黠灵动的眼眸中。

今日的她明眸善睐,神清气爽,仿佛空谷幽兰,傲视群芳,比之昨日举杯痛饮、豪气干云的模样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令他禁不住心神荡漾!

见宇文远若有所思地凝望自己女儿的容颜,顾渊心下暗喜,看来俗话说得不错,英雄难过美人关,即使狂傲不可一世的宇文远也无法漠视女儿新颜的绝世风姿,再看女儿刻意修饰过的容貌和穿着,顾渊这些日子来惶惶不安的心终于安定下来,说实话他私心里是希望女儿嫁给靖王宇文远为妃的,毕竟论长幼,靖王宇文远比康王宇文齐更有希望问鼎太子之位,最重要的是,宇文远身上的霸气是宇文齐所没有的,而自古成大事者往往都是需要智谋和魄力兼备的,宇文齐虽然八面玲珑,但是曲意逢迎,四处讨好朝中大臣,妄图借由朝臣的力量夺取储位,实在是本末倒置,到头来势必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观宇文远,他只对身为宰相的自己和手握兵权的大司马青眼有加,对其他朝臣则恩威并施,因为他深知能左右圣上心意的就只有他和大司马而已,其他人不过是墙头草罢了。

“靖王棋艺精湛,老臣佩服之至,小女出言无状,冒犯了靖王,还请靖王不要与她一般见识才好。”顾渊话虽这么说,但是看着自己女儿的目光中赞许和宠爱的成分远远超过责怪的成分。

柳夏慧没有理会顾渊的客套话,目光扫过桌案上有些杂乱的棋盘,脱口而出道:“爹爹的棋艺真是退步了许多,这局棋靖王再下两子你就输了。”

“何以见得?”顾渊和宇文远不约而同地问,顾渊是不相信以自己目前的大好形势断不会输棋,而宇文远是心惊于柳夏慧的犀利眼光,她是怎么看出他这局棋中暗藏的凌厉杀机的?

“善弈者谋其势,不善弈者谋其子,爹爹太注重眼前得失,根本没有给自己留退路,要不是靖王一直隐忍不发,爹爹早就已经输了,靖王,不知道小女子可有说错?”柳夏慧边说边伸手举起黑子,往白棋的腹地连下两子,奇迹发生了,原本散乱无章的黑棋瞬间形成合围之势,将白棋牢牢困在腹地里,再也不给白棋反败为胜的机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 香饽饽(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