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29章: 香饽饽(8)

《穿越十八癫》

第29章 香饽饽(8)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康王,不是小女子不识抬举,只是小女子曾经在志太子墓前发过誓,此生不在人前弹奏琴曲,望康王见谅。”柳夏慧露出一脸哀凄的神色,见顾渊和宇文齐闻言变了脸色,连忙话锋一转,期期艾艾地说,“不过既然康王这么看得起小女子,小女子实在不忍拂逆了康王的心意,康王喜欢梅花,那么小女子就在梅花树下奉上一曲,如何?”

那株梅花树在观景亭外面,如果不仔细看,应该不会看出她弄虚作假的表演吧?

“如此甚好,正应了这良辰美景。”宇文齐的脸色煞是由阴转晴,顾渊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如烟遵照柳夏慧的吩咐,把琴案移到梅花树下,点上香炉,柳夏慧袅袅婷婷地出了观景亭,来到古色古香的琴案前。

提起百褶罗裙,柳夏慧战战兢兢地坐到了琴案前的石凳上,衣袂随风飘飞,美目璀璨流光,柳夏慧按下菩提玉镯的机关,纤纤十指有模有样地按上冰冷的琴弦,刹那间宫商徽羽,琴音铮琮,恰如高山流水,不绝于耳。

如烟对自家小姐的琴艺向来有信心,而且她对康王宇文齐有种莫名的好感,此刻她站在观景亭外,正好可以偷偷欣赏儒雅俊朗的康王,所以她的心思不在柳夏慧的琴上,给了柳夏慧绝佳的造假机会。

柳夏慧唯恐被人发现她这是双簧,于是不得不舒展歌喉分散顾渊和宇文齐的注意力,配合琴曲唱起了一首老得不能再老的歌谣,那是她昨晚上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偷偷学会的古韵歌曲,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柳夏慧歌声清脆,好比黄鹂鸟儿初试新声,唱到动情处更是荡气回肠,听得亭中的顾渊愁肠百结,歌以咏志,女儿的心事他最是清楚不过,字字句句都是对故世太子宇文志的深深想念和追思,宇文齐熟谙音律,听声辨音,自然也从中感受到柳夏慧内心中的“绵绵情意”,不是针对自己,而是故去的太子、自己的皇兄宇文志,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皇兄虽已仙逝,却依然令如此绝色佳人为之牵挂伤怀,泉下有知也该没有遗憾了,这么一想宇文齐忍不住暗暗唏嘘,虽然见过美女无数,但是没有一个像眼前女子这般重情重义的,要是哪一天她心中能有自己一席之地就好了!

跟着最后的节拍按下最后一个琴音,柳夏慧才全身松懈下来,明明天气寒冷,可是她的后背却已经一片汗湿。

总算应付过去了,柳夏慧捂着怦怦乱跳的小心脏,很是谦虚地说:“小女子献丑了,但愿没有让康王失望才好。”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新颜姑娘的琴艺果然高超,本王佩服得五体投地。”宇文齐听得如痴如醉,毫不掩饰地夸赞起回转观景亭的柳夏慧来。

顾渊也是一脸得意洋洋的神色。

看来自己的“琴艺”颇得他们的欢心,柳夏慧不由心中窃笑,他们听的可是最专业的古琴演奏,经过过滤的音色自然要比现场弹奏的好听得多了!

这边宰相府中柳夏慧惊魂方定,继续和康王谈笑风生,那边靖王府里宇文远恼怒地掀翻了面前的桌子,吓得一旁的小太监们噤若寒蝉,一个个如大难临头,苍白了脸色。

听说“顾新颜”为宇文齐抚琴唱曲之后宇文远就勃然大怒,好像有人踩了他的脚趾头似的一阵阵抽痛,顾渊这老狐狸,居然不拿自己当回事,左右逢源,妄图脚踩两条船,真是可恶!还有那个让他惊为天人的顾新颜,外表看似清丽脱俗,骨子里却是这等杨柳心性,真是令他大失所望。

既然顾氏父女不领情,那么就休怪他翻脸无情,明天,他要好好地在永昌宫款待顾氏父女。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苦菜花(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