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32章: 苦菜花(3)

《穿越十八癫》

第32章 苦菜花(3)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柳夏慧本不想挑衅宇文远身为皇子的权威,但是看到总管王太监战战兢兢的样子,她心里的正义感就蠢蠢欲动起来,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宇文远既然意欲龙飞九五,怎可如此轻视自己的臣民?太监也是人,他怎么可以视他们如草芥?她要为总管王太监打抱不平,杀杀这个霸道王爷的锐气!

蹲下身子,柳夏慧捡起地上洒落的一支箭矢,只见这支箭矢的箭头是用玄铁做的,看上去寒气逼人,箭羽的羽毛似乎采自某种很珍贵的鸟类,花纹独特,润泽光洁,要铸造这种上好的箭矢得用掉国库多少银两、花费铁匠多少功夫,征战沙场的士兵根本分配不到这么好的箭矢,而宇文远却丝毫不知珍惜,把它们当成了碍眼的垃圾。

柳夏慧平常最看不惯那些高干子弟嚣张跋扈、挥金如土的倨傲姿态,宇文远俨然是古代的高干子弟,简直是败家子的代名词!不过碍于宇文远的皇子身分,柳夏慧不能直接批评,只能拿着箭矢学宇文远借题发挥,“箭矢驽钝了不要紧,只要打磨一下就可以再用,要是人心也变得驽钝了,那就无药可救了。”

顾渊一听女儿暗藏讥讽的话吓得脸都白了,刚想出声训斥女儿打个圆场,却被宇文远抢先一步接了话茬。

“新颜姑娘重情重义,对箭矢尚且如此,那么对人就更加不消说了,只是山茶花不耐严寒,一经风雪就枯萎凋谢,只能花开两度,真是可惜,皇兄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这是什么话?牛头不对马嘴的,不是说箭矢的事吗?关山茶花什么事,她又不是赏花专家!不过柳夏慧却听清楚了宇文远后两句话,俨然就是指责她不守妇道、意图再嫁的意思!嘿嘿,居然敢跟她柳夏慧斗嘴皮子,也不想想她柳夏慧是做什么的,整天跟客户打交道,说到嘴上功夫,她柳夏慧可是舌绽莲花,死的也能说成活的!

柳夏慧不怒不恼,保持着恬淡平和的笑容,昂首挺胸,告诉自己绝不能在宇文远面前示弱。

不是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快之色,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宇文远心下有些懊恼,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和一介弱质女子斤斤计较?

如烟大字不识几个,自然听不懂宇文远在说什么,只是看到小姐脸色不好,就明白宇文远说的一定是非常难听的话,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宇文远一眼,但是顾渊纵横官场,自然清楚宇文远话中的讥讽之意,再看女儿强颜欢笑的脸,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袍袖一拂,正想为女儿讨一个公道,却被柳夏慧伸手扯住了衣角。

只听柳夏慧不卑不亢地回敬宇文远道:“靖王这句话就说错了,山茶花虽然不耐严寒,但是却从来不怨天尤人,它花开两度,只为真爱之人吐露芬芳,绝不媚俗于肤浅无知的赏花人!”

明明是芳香馥郁、人见人爱的山茶花,可是现在却成了没人疼没人爱的苦菜花。

宇文远不提山茶花还好,一提山茶花就让柳夏慧生气,刚刚在永福宫看到宇文远辣手摧花的情形已经令她不齿,连小孩子都知道要爱护花花草草,他那么大个人居然还拿花来出气,竟然恬不知耻地拿山茶花来讥笑她,实在是令她忍无可忍,既然他要自取其辱,那么她很乐意成全他。

柳夏慧的话虽然犀利,却字字珠玑,句句在理,宇文远被她这么一抢白,顿时羞愧无地,原来自己在她眼中只是个肤浅无知的赏花人,心中失落的同时又情不自禁地被她聪慧机智的才思所折服,能和自己并肩指点江山的女子除了她之外再也不作第二人想,总有一天他要她知道,他不但是个知情识趣的赏花人,更是个足可托付终身的护花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苦菜花(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