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38章: 苦菜花(9)

《穿越十八癫》

第38章 苦菜花(9)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顾新颜”虽然美丽如昔,但是神色愤懑,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哀愁,圣上顿时也触景伤情起来,由此及彼,看到她就情不自禁地联想起曾经和她形影不离的宇文志来。

“听宰相大人说你这些时日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朕甚是挂念,志儿他……他撒手人寰,朕也是彻夜难安,辗转难眠,朕千不该万不该让他出征突厥……”圣上越说越激动,眼角隐隐有泪光闪动。

宇文远见状,连忙软语劝慰自己的父皇,让他为江山社稷计,不要再追忆往事,徒添烦恼。

宇文齐岂肯落后,连忙也开导自己的父皇,说宇文志为国捐躯,死得其所,毓庆皇朝的黎民百姓永远不会忘记他等等。

柳夏慧听着宇文远兄弟冠冕堂皇的说辞,心中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她冷笑道:“圣上,逝者已矣,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倒不如看开一些,好好振作精神,厉兵秣马,使毓庆皇朝强大起来,到时再发兵突厥,一雪前耻才是对志太子在天之灵最大的告慰。”

圣上有点愕然,眼前的“顾新颜”多了一分豪气,却少了一分婉约,一席话说得慷慨激昂,听得他羞愧无地,身为一国之君却不如一介纤纤女流胸襟开阔,每日只知沉湎于哀痛之中,置朝廷社稷于不顾,实在是有愧于天下臣民。

宇文齐激赏地望着柳夏慧绝世的清丽容颜,暗暗叹息,普天之下除了过世的皇兄宇文志之外,能这样义正辞严地劝诫父皇的也只有眼前这个聪慧大胆的女子了。

见父皇神色震动,若有所思,宇文远逮住机会,扑通一声跪下地去,把一旁的柳夏慧吓了一跳,真不知道这个无所不用其极的靖王接下来又要说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了?

“父皇,新颜姑娘所言极是,皇兄死前曾留有遗言,还请父皇过目。”不等柳夏慧反应过来,宇文远已经自怀中取出血字丝帕来,高高地托举在手,宇文齐眼尖,只一瞥就看清了丝帕上斗大的血字,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柳夏慧看到这幅血字丝帕,不由怒气上涌,原来他把她弄昏过去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块血字丝帕,她还以为他意图非礼她呢!早知道宇文远要的是这样东西,她一定会二话不说地双手奉上,不知道这块丝帕隐藏了什么秘密,让这只狡猾的狐狸千方百计地设计她,甚至害她想入非非……不知道是勾心斗角的电视看多了,还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久了,柳夏慧的第一个反应是宇文远必然有所图谋,他极有可能用这块血字丝帕大做文章。

志当存高远,远字暗含了宇文远的名讳,以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皇帝老儿将太子之位传给他了吗?只是万事都有正反两面,丝帕上的这句话也可以解读成宇文志的惨死和宇文远脱不了干系,只是皇帝老儿会相信宇文远设计谋害了身为太子的兄长吗?

不过这是皇家的隐秘,关她柳夏慧什么事,她的聪明才智应该用在怎么回二十五世纪这件事上,而不是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皇朝充当福尔摩斯。

在事情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她决不可胡言乱语,替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于是柳夏慧冷眼旁观,她倒要看看宇文远接下来将要呈现的会是什么样的戏码?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苦菜花(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