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十八癫 [目录] > 第9章: 活寡妇(6)

《穿越十八癫》

第9章 活寡妇(6)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柳夏慧越说越顺溜,她要为天下千千万悲惨的薄命女子抨击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男子惊奇地听着柳夏慧连珠炮似的话,眼中的寒光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惊奇和赞赏之色。

不愧是志太子看中的女子,她不但美艳无双,更是聪慧过人,见解独到!

“你这话虽然听似大逆不道,但也有几分道理。”男子沉吟着说道。

“什么叫有几分道理?本来就是这个理。”柳夏慧不服气地咕哝。

“听说志太子从小就熟读兵法,智勇过人,能骑善射,十五岁就领军击退西夏来犯之师,十七岁亲率王师一举平定翼王之乱,突厥兵虽然骁勇善战,但是以志太子的谋略,又岂会将区区的突厥放在眼里,更遑论战死沙场,顾小姐不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吗?”男子无视柳夏慧愤懑的神情,径自侃侃而谈,“志太子为国捐躯,到头来也就孤坟一座而已,圣上烦恼着另立太子的事,大臣们也只顾着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志太子的兄弟们更是暗中较劲,觊觎着储君之位,谁还记得志太子的丰功伟绩、凭吊他无处可去的冤魂?”

“我已经祭拜了好几次了,还差点撞死在太子的墓碑前,可是有谁来关心过我的感受?”柳夏慧不想再和那个死去的太子扯上任何关系,她现在最关心的是刁单的行踪。“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就该珍惜自己的生命,让死了的人可以安心去投胎,再世为人!”

“顾小姐的话听着倒是新鲜。”男子愕然地望着柳夏慧,居然想不到合适的话去反驳她的论调。

“对了,你这么关心太子,和太子是什么关系?”柳夏慧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搞清楚男子的身分。

“我是志太子的……一个故友。”男子吞吞吐吐地避开柳夏慧的审视,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的光影,随即聪明地把话题转移到柳夏慧特制的寻人启事上,这副画像画得真是逼真,可是为什么她厚此薄彼,单单记着宇文泓,却忘了他的存在呢?“你记得宇文泓,怎么就不记得我呢?”

“你是谁?我应该认识你吗?”柳夏慧心惊肉跳地问,难道顾新颜和眼前这个男子认识?她暗暗在心底祷告,千万不要露出马脚来才好呵!

“六年不见,也难怪你会记不起我来,算了,我还是告诉你答案好了,泓是一泓清水的泓。”男子有些自嘲地摇摇头,把画像塞回柳夏慧的手中后就扬长而去。

“喂……谢谢呵!”虽然这个男子神态傲慢,不过却帮她解开了疑惑,出于礼貌,她也该谢谢他才行。

柳夏慧收拾好画像,心情愉快地回转宰相府,不曾想迎接她的却是宰相老爸顾渊凶巴巴的嘴脸,丫鬟如烟嘴角隐有血迹,显然刚刚挨了宰相老爸的巨灵神掌。

“爹爹,女儿知错了,女儿以后再也不敢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柳夏慧不等宰相老爸开口,就扑通一声跪下地去连连告饶。

如烟惊讶地看着从来不肯服软的小姐居然这么识时务地请求相爷的原谅,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难得女儿如此乖巧地俯首认罪,顾渊举了半天的手掌终于没有落在柳夏慧如花似玉的脸蛋上,罢了罢了,他膝下惟有这么一个女儿,老来还能靠谁?要是把她的脸打坏了,还怎么去攀龙附凤,为顾家光耀门楣?

柳夏慧侥幸逃过一劫,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被宰相老爸顾渊一声令下,禁足半月。

来到这个不知名的时空已经半个月了,柳夏慧除了上次偷溜出府外,最近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着深居简出的闺房生活,简直快要被活活闷死了,初来几天还觉得新鲜,装模作样地弹弹琴,绣绣花,日子过得还算充实,但是她很快发觉,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的日子实在太单调了,没有卫浴设备,连洗澡都变得异常奢侈。

她在心里把刁单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却不敢再出门打探他的消息。

……本章完结,下一章“ 活寡妇(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