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宫婢 [目录] > 第66章::变故

《宫婢》

第66章:变故

有琳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再看看他手按住的地方,衣袂处已有轻微的血水渗透出来。

此刻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微风吹拂而过,吹动得他衣衫飘然,额上几缕发丝飘动,飘动的黑丝下,他神色悠然,显得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倒一时让董秀看不准他伤的是孰轻孰重。

跟着他走到了一棵大树底下,大树的树筋都长出泥土外,盘在四周,形成了天然的凳子,他一把坐了上去,顺手将腰上的剑解了下来放在一旁。自从遇刺以后,他就剑不离身,长剑相伴,骏马飞骑,在她看来俨然成了行走江湖的一代剑客了。

董秀向他走近,小心翼翼的道:“主子,让我为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嗯”应耿天应诺,董秀向前走了两步,蹲在他身旁,小心翼翼的掀起他的长袖慢慢的一卷一卷的往上卷去,渐渐露出一只精壮的手臂。

再卷一圈就能是伤口的位置了,董秀更是小心,避免碰到伤处,两人同时望着伤口位置,绢绸缎子再往上,两人同一时间愕然。

只见两寸长的刀口,被划得相当的深,但这却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伤口深则深已,但是没有伤到骨头,要是伤到骨头那种刺痛,恐怕应耿天还不至于能如此镇定自若。

问题不出在这儿,而是那道见得着肉的伤口的皮肤四周微微肿了起来,并且泛着黑晕,伤口处的也流出了黑压压的血水。

-----中毒了-------

应耿天脸色微微一变,即便他是再桀骜之人,看到这流着黑血的伤口也不由变了色。世间最无法估量的就是毒药,有些剧毒即使是微量的一滴亦能致人于死地。

受伤至今,已经过了不知多少个时辰了,明显这次是中了慢性毒药,但到底是什么毒性的毒药却是难以猜测。

董秀更是大惊失色,她盯着离自己指头不到一寸的黑色伤口,呆了好一会,才想起一事来:“主子,你的包袱呢?”

应耿天想不通她脑袋是怎么回事,简直不能以平常角度来量度,这也转得太过了吧,现在不应是担心他伤口的时候么,竟然关心起包袱来了,他皱着眉头不满道:“你无端端问包袱干什么?”

“银子全在您包袱里面了!”

应耿天更加不满了,这个时候她就只会关心银子。

董秀见他脸色不对,连忙加了句:“银子是可以吸毒的。”

应耿天一愣,有这个说法么?不过既然银针可以试毒,她说得应该也没错……不过:“包袱不应该是你负责袱的么?”

----------------------------------------------------------------

……本章完结,下一章“: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