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必剩客的春天 [目录] > 第14章: “三堂会审”郑子桓 (八)

《必剩客的春天》

第14章 “三堂会审”郑子桓 (八)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宋晓飞一听头儿要去见黑玉虎,立马儿来了精神。

林方晓和宋晓飞一前一后的进了讯问室,黑玉虎正趴在桌上睡觉。

宋晓飞伸手拍了拍桌面,大声叫道:“黑玉虎!黑玉虎!”

黑玉虎抬起头来。

林方晓坐下来,看着对面黑玉虎那张白净的脸——斯斯文文的,戴着金边眼镜,要不是右耳根向下,有一条蜈蚣似的疤痕,这实在是不像一张黑帮老大的脸。林方晓知道那道疤一直斜下去,穿过胸口,直到腰部。这是黑玉虎早年混街头时的“战果”。别看黑玉虎样貌斯文,动起手来,那是相当狠毒的。

黑玉虎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抬眼瞄了瞄来人,懒洋洋的说:“到点儿放人了?”

宋晓飞刚要开口,看了眼林方晓,又忍住。

林方晓微笑,黑玉虎打量他时眼中瞬间精光一闪……这个人,有意思。

他掏出烟来,对着黑玉虎示意,黑玉虎嘴角一撇,伸手过来抽了一根。

“警官,就抽这个?”他瞧着手里这根“哈德门”,放在鼻子下边,吸了吸,“要不是被你们一关20小时,断炊了,我还真……”

“我又不像你,有那么多人孝敬,这样儿的我还得省着抽呢,一天两盒我也扛不住。”林方晓点了自己的烟,又把一块钱一个的一次性打火机递给黑玉虎。

黑玉虎啧啧两声,点上了烟,把打火机丢回桌上。

“有什么想问的,您就问吧。但我声明在先,和董这事儿,你们确实找错人了。不是我干的。”黑玉虎心平气和。

“咱先撂下这事儿不说,聊点儿别的。”林方晓把烟灰缸往两人中间推了推,弹了下烟灰。

黑玉虎明显的愣了一愣。

林方晓从口袋里抽出一个记事本,打开,拿出一张照片来,放在桌子上。

黑玉虎眼角的余光一扫,如常的吸烟。

林方晓又抽出一张照片来,和前一张并排放着。

“这两个人认识吗?”林方晓问。

黑玉虎把第一张照片拿了起来,又低头看第二张照片里的人,然后看着林方晓,说:“不认识。”

“不认识呀……”林方晓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着宋晓飞,宋晓飞一头雾水的看着头儿——没事儿拿咱们那赌球案的嫌犯照片出来做什么?——只听林方晓说:“这事儿嘛,就有点儿蹊跷了。”

黑玉虎瞪着林方晓。

“这两个人最近犯了点儿事,进来以后呢,有用的没说啥,净说些没用的……我这还想着,黑总见的人多,也说不定就能认得……看来这俩小子实在是不老实,竟然敢说他们认识黑总……不老实。”林方晓说着,把桌上的那张照片收起来,装作没看到黑玉虎拿烟的手细微的抖了一下,落下一点儿烟灰,他推了推烟灰缸,顺手要黑玉虎手里那张照片。

“等下,我再看看。”黑玉虎拿着照片的手闪开林方晓,拿到眼前来。

林方晓摸着下巴,“看出点儿什么来了?”

“好像是……见过。”黑玉虎把照片放在桌上。

“见过就见过,好像是怎么回事?”宋晓飞厉声道。

黑玉虎翻了个白眼。

林方晓呵呵笑着,拦了一下小宋,道:“黑总确实贵人事多。不要紧,慢慢想。咱们还有……半个小时。”

黑玉虎吸烟。

“黑总对规矩也了解。这半小时一过,我们想请黑总留下喝咖啡也不行了。没关系,今儿喝不成,咱日后再找机会。是吧,黑总?”林方晓笑着把照片拿在手里,弹了弹。

黑玉虎吐出一口烟来。看着眼前这个瘦瘦高高的警察。笑面虎。他在心里形容——年纪三十上下,但看样子已经混成了个小头目。刚才递烟的时候,看到他手上的茧子,知道是个常拿枪的。进来笑嘻嘻的跟他攀谈,只字不提和宏远,这会儿又拿出那两个人的照片……这倒让他有点儿摸不清来路。照片上的两个人,确实消失了几天了,他一直在找。就是没想到进了局子。一点儿风声都没漏,警方这回做的够干净的。黑玉虎想到这里,头皮有点儿发紧。

他假意咳嗽了一下,“我吃饱了撑的,惦记警局的咖啡。”

“哎,黑总这话说的。老话儿说的好,山不转水转啊。谁知道哪块云彩一定有雨,就淋到自己身上了呢?”林方晓不紧不慢的说。

黑玉虎心说“我呸”——“您要问啥快问。”他不耐烦的说。

“您要有啥就说。”林方晓紧跟着。

“哎!”

“说了咱就是随便聊聊。”林方晓又点了一根烟,“不过,黑总,咱们在这儿聊天平和淡定,要是过两天,那个谁,晓飞,北区的总瓢把子叫什么来着?”

宋晓飞忙道:“刘四宝!”

“对对,刘四宝……四少嘛……四少跟黑总要聊天的话,就没这么淡定了吧?”

“哎哟那可不!”宋晓飞接茬儿道。

黑玉虎看着这俩人搭台唱戏似的,心里这个气啊!

“黑总?”林方晓把烟灰缸又往前推了推,“别烫着手。”

黑玉虎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使劲儿的捻了捻。想象着那就是林方晓的脸。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三堂会审”郑子桓 (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