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必剩客的春天 [目录] > 第22章: “表里不一”庹西溪 (七)

《必剩客的春天》

第22章 “表里不一”庹西溪 (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哎哎!”林方晓和顾金刚同时的出声。

恩窈没理他们——合着没见过女孩子要酒啊?

“啤的还是白的?”老板倒筒着手,笑问。

“跟他们一样。”恩窈说。

林方晓瞪她,“喂,你说你……”

“呵呵。”恩窈笑着,“好久没喝酒了嘛。”

老板端上六杯啤酒来,笑着说“这姑娘爽快,瞧着眼生,大概头回来,这一轮算我的了。”

恩窈挺开心的,拿起酒杯来,说和老板先来一个。然后真的跟老板喝了一杯。

方晓和金刚看着那大杯扎啤一会儿就落下了唐恩窈的肚皮里,眼都要直了。恩窈拍拍他俩,说:“别发愣呀,吃吃吃。”说着拿起筷子来。

“我说唐恩窈,你是姑娘家不是?”方晓摇头。

“是啊。”恩窈点头,“不过跟你这儿,咱是哥们儿。”她笑着。这一笑,一脸的天真无邪。方晓吸了口凉气——妖孽啊妖孽。

顾金刚呵呵笑着,心想今儿可见着有趣的人了。他们组里也有几个女同事,可那真正的是从内到外的彪悍,不像唐恩窈这样外表极具欺骗性。

“等会儿你回去就别开车了。”林方晓提醒。

“我是打车来的。”恩窈干脆的说。

林方晓心说好嘛,就打算要来喝酒的是吧。心想事已至此,就这样吧。不过,这唐恩窈电话里说有事儿找他,一定是跟郑子桓有关。他先不急,看她怎么开这个口。

三个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时间过的很快,气氛也很好。

恩窈吃的差不多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来,放在桌子上,“我找你是因为这个。”

林方晓拿起照片来,仔细看着。照片里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

“这是谁?”他问。

恩窈又拿出一张照片。方晓一看,仍是那个女子,只是比上一张照片面庞丰秀一些,怀里抱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婴儿。

方晓皱眉。

“有印象嘛?”恩窈喝了一口酒,语气是平静的,“照片的女孩子,名叫蒋晓琪。2006年10月7号,蒋晓琪和她半岁大的儿子,从她住的公寓堕楼,当场死亡。”

方晓把照片给顾金刚看。顾金刚在他们组,堪称活资料库。

顾金刚点头,说:“我有印象。当时派出所接警之后,怀疑是谋杀,我们出警了。”他看着恩窈,“这人你认识啊?”

“我最好的朋友。”恩窈又喝了一口酒。

林方晓和顾金刚互相看了一眼。

林方晓问:“这案子已经结了。是自杀。”

恩窈沉默。她这回拿起酒杯来,喝了好几口,然后说:“我不是质疑你们的专业素质。但我一直觉得,她不可能自杀。”

林方晓看着恩窈。

“她出事前,不到一小时,还和我通电话,非常开心,说等着我回来,一起给飞飞过生日。我不信她就能这样,还带着她的儿子,从楼上跳下去。而且,一句话都没有留给我?这不可能。”恩窈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有怀疑,或者有线索,可以提供给警方。”林方晓慢慢的说。

“我知道这案子是你们办的。我现在就想问问,这个案子已经办结了,可是,中间有没有什么让你们觉得奇怪的地方?”

顾金刚看林方晓。

方晓喝了口酒,说:“应该没有了。”

“确定没有?”恩窈追问。

“时间有点儿久,案情具体怎样我已经记不太清楚。我可以回去查一下卷宗。”林方晓看恩窈,揉了揉鼻子,说:“但是我不会跟你汇报的。”

恩窈拿起杯子,分别碰了一下他和顾金刚的酒杯,然后说:“你应该查一下。因为,这个案子的报案人,跟你现在手头上的案子有关。”

“谁?”方晓眼睛一亮。

“你去查了就知道。”恩窈喝着酒,嘴角有一丝笑。

顾金刚这才很认真的打量眼前这个女孩子。脸上那副黑框眼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也遮住了她一些细微的表情;身上的衣服宽大随意,使得她身量显得越发的小——但是这一瞬间,嘴角的这抹笑,给了他不同寻常的感觉。

唷……

林方晓和顾金刚一起陪着恩窈拦住了计程车。恩窈上车前,方晓笑问:“哎,你不是忘了什么事吧?”

恩窈哈哈一笑,道:“郑子桓的电话号码呀?”

“对啊。”方晓摇了摇手里的电话。

恩窈摆摆手,对方晓说:“你跟郑子桓说,我要想找他,一定找得到。”她上了车子,车子顺着湖南路,往中山路方向拐去了。

顾金刚咂了咂嘴,问:“咱先在手上的案子好几宗呢。这丫头说的是哪个?”

林方晓看看顾金刚,顾金刚直呼恩窈“丫头”,显然这短短时间的接触,顾金刚对恩窈印象不错。

林方晓捏了捏肩膀,说:“明儿查卷宗就知道了……你猜会是哪个?”

“一号大案。”顾金刚说。

“嗯?”林方晓笑了。

“蒋晓琪那个案子,报案的是皇甫峻。和宏远的女婿。”顾金刚竖起警服的人造毛领子。风大,有点儿冷。喝酒喝的,额上薄汗。

“你记得啊?”林方晓问。

“记得。但是没联系起来。”顾金刚摇头,“唐律为什么要查这个旧案?”

林方晓没有回答。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表里不一”庹西溪 (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