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必剩客的春天 [目录] > 第37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二)

《必剩客的春天》

第37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隔日送上门来的花,便是这样一束。第二年,小段订的花还是这样的。这几年,都是这样的。她从来没有细问过小段。她觉得包装虽简单,但是挺漂亮的。她妈妈看到,倒皱了皱眉,说,谁家上坟只带花去?不像话。愣是给她备上了瓜果香纸。还不厌其烦的将水果洗好擦干,让她都带上,说,上坟该有个上坟的样子。

别的时候,她还能和妈妈辩几句:现在不都提倡环保扫墓?到底没说出来。

没心情。

唐锦生从外面进来,耳朵上塞着耳塞,胁下夹着早报,看到恩窈便说:“外面雾太大了,能见度可能只有二三十米,高速封了、轮渡停了,四处小事故。”

“哦。”恩窈倒了一大杯水,咕嘟咕嘟喝下去。听到爸爸问她:“那你上午还要去嘛?”

她应了一声,说:“去。没事儿,我开车慢点儿就好了,不怕的,雾一会儿该散了。”

其实这个雾什么时候散,她可说不准。她妈妈老说:清晨雾露,晒破葫芦——若是出了太阳,必然是毒日头,阳光灿烂的。应该是的吧。

唐锦生从恩窈手里接过自己的杯子,看了恩窈一会儿,才说:“你多加小心。”

“您放心吧。”恩窈微笑,“这天儿,谁开的都慢。不怕的。”

唐锦生坐下来翻报纸。

“爸。”恩窈站在桌边,一条腿搁在椅子上,“问您点儿事。”

唐锦生没抬头,“问吧。”

“奶奶当初不喜欢妈妈,是因为淑贤阿姨吗?”恩窈问。

“嗯?”唐锦生翻了下报纸。

此时大门一开,唐太进来。

“早点已经好了……窈窈你和爸爸先吃,我上去洗个澡。”她脖子上搭着毛巾,擦了擦汗。

“妈,等您一起吃吧。”恩窈叫她。

“我等会儿吃,上午出去逛街。”唐太上楼。

“约了谁啊?”恩窈追问。没听到回答。“妈约了谁啊?”

“反正不是我。”唐锦生说。

恩窈给爸爸盛了汤,撇嘴,说:“一起出去逛逛吧,难得假期。”恩窈坐下来。

唐锦生看着眼前这碗汤——汤是很清淡的三丝鸡汤。清清的鸡汤里,中央是一团缠在一处的火腿丝、笋丝和鸡丝。品相很是漂亮。他拿起勺子来,轻轻的在那一团上搅动一下,三丝朝下面散开,再一搅,都混在了清清的鸡汤里,舀一勺汤送进嘴里,那鲜美的味道,难以言表。他这个习惯了便捷的西式早餐的人,总不肯对着这样一碗极耗时间的汤表示特别的好感。只因为有些东西,他还是想埋在心里。即便是对着女儿也不想说。

他抬眼看着女儿。

恩窈吃饭速度快的很。他还没喝几口汤,恩窈的碗已经见了底。

恩窈站起来,把碗放进洗碗池,“爸!”

“走吧,我来洗。”唐锦生好脾气的说,他含了一口汤,咽下去,说了句,“窈窈,奶奶的脾气,换了谁做她的媳妇,她也会挑剔的。”

恩窈愣了下。才知道爸爸这是回答刚才她问的问题。

“你妈妈当年,可是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姑娘。比你漂亮多了。”唐锦生嘴角有一丝笑。

恩窈仰了仰头,嘴角也有一丝笑。

她出门的时候看到爸爸妈妈都在餐桌边,爸爸照旧在翻那份报纸——那破报纸,必有超过一半是各种广告的版面,剩下的一半广告还要再占一半版面,有什么可看的,能看这么半天?她打了招呼,拿了花儿往外走。

唐太提醒她拎上门边那个布袋子。

恩窈看着布袋子里面,照例是瓜果香纸。她拎了,上车以后才发现,今年竟然还多了一小包金元宝。

恩窈拿起一个梨来塞进嘴里,啃着,拨通了西溪的电话,“骆驼,起来了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