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必剩客的春天 [目录] > 第38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五)

《必剩客的春天》

第38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五)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西溪几乎是在同时看到了正拾阶而上的那些人。

“恩窈!”她低声。

恩窈的手在体侧一晃。非常利落。像一把刀,呈45°削了一下。西溪便明白恩窈早就看到了来人。她从容的和恩窈一起往下走。走着走着,距离越来越近,西溪发现,其实,这本是很寻常的一次相遇,她为什么会这么紧张?比她走的快了两个台阶的恩窈,那份儿从容也比她高了两个台阶似的。

那些人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几乎是清一色的黑色衣服。就连被抱在怀里的小孩,也穿着黑色的娃娃服。

恩窈的目光聚焦在那个小孩儿身上。她脚步越加慢下来,那个孩子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到她,竟然对着她笑了——恩窈回了一个微笑。

小孩子,都是天使。如果小孩子对着你笑,那应该是一天当中能遇到的最好的事情了。

于是恩窈摘下眼镜来,对那个孩子认真的微笑。

一个身材高高的、瘦削俏丽的女子,对着保姆轻声的说了句“快走啊,愣着干嘛?”说着看了恩窈一眼,那眼神甚是凌厉。

恩窈还是微笑着。

此处台阶宽阔,她占住一席,也不算挡道儿。

她略抬了抬下巴,看着其中的一个人,她没开口,对方先点了头,算是打招呼——皇甫峻是站住了。

恩窈和西溪却没有停下脚步。几乎是擦肩而过。

皇甫峻看着她俩的背影,一时没动。

“皇甫!”和音音回头叫他一声,“认识啊?”

皇甫峻点点头,“认识。”他没跟妻子解释这是谁。

“好重的香水味。”和音音嘟哝,“撒了半盎司吧。真是小家子气……”

“你知道什么。不要乱讲话。”皇甫峻低声。

和音音冷哼一声,扭了身子便走。

皇甫峻刚要抬脚上行跟上去,又停住了。他眉头不经意的一皱……

西溪亦步亦趋的在恩窈身后往下走,台阶高,走的急了,顿的脚脖子疼。

恩窈倒是意识到自己情绪有点儿失控,抬手抹了一下额头,借着掏手帕擦汗,停下来等西溪。她转了转脖子,一个清俊高大的身影闯进了她的视野。恩窈拿着手帕扇了扇风。

这会儿太阳出来了,风停了,热度也上来了。

那人走到近前,抬手摘了黑超,“唐律师。”

“和先生。”恩窈犹豫了一下才伸手。和皓皓的手冰冷如夕,几乎要把恩窈这刚刚出了一身的汗冰冻了。

“来拜祭?”和皓皓温和的问。比起他的手,他的声音倒像这近午的春风。

“是。您也是?”恩窈问。和皓皓自然是应该跟和家的人去往同一个方向,但是落下这一点距离,恰好说明了各自为政——真不愧是姓了“和”,面子上,还是维系着,哪怕为了争产,都闹上法庭了。

“是。”和皓皓回答。

“您请。”恩窈侧了侧身。并不欲因和皓皓在这里多做逗留。

“唐律师。”和皓皓却叫住唐恩窈,恩窈回了下头,正好扶了扶西溪的手臂,“改天有时间的话,一起喝杯茶?”他声音清朗,看着恩窈的眼睛,亮闪闪的。

确实是个漂亮男人。

恩窈忽然想到了眼下枝头那毛茸茸的绿芽儿,非常的新鲜、漂亮、娇养、傲气……也有那么一点点儿的,让人心头痒痒的。

恩窈几乎是一激灵。

这么个环境,她怎么忽然有这种感觉冒出来。真诡异。

她目光一转,看到了和皓皓身后。轻轻的“哦”了一声,微笑不语。只是转身和西溪一同继续她们下山的路,不再理会。

“和家的墓地怎么会在这里?”西溪眉间细纹显出来。

“我哪儿知道。”恩窈说。她就只是知道,今天,不是个安生日子。想到刚刚那拨儿人,她背上起栗。

“恩窈。”西溪望着路边青青的麦地,“我上回说的话,你是真的没听进去啊。”

“我听进去了。”恩窈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润一润干涩的喉咙,“你要喝水不?抽屉里有。”

“不对。”西溪捏着手里的小红矿瓶子,“啪叽”一下拧开盖子。

“有什么不对的?”

“你没忘了皇甫峻。我没说错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