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必剩客的春天 [目录] > 第43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十四)

《必剩客的春天》

第43章 “吹毛求疵”沈明斐 (十四)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最后还是决定不解释。对,不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不是事实。

庹西溪还是摸了一下额头。这状况,有点儿啼笑皆非。

“早就有人和我说你们俩苗头不对,可是我就是没往那儿想。你们俩吧……”秘书咂了咂嘴,“你们多久了?”

西溪自己也得算算,他们俩这样是多久了?

总经理办公室门一开,程宽和沈明斐一起出来,西溪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秘书去敲门,告诉总经理庹西溪求见——这会儿工夫,明斐拉着西溪说,中午一起吃饭。

西溪不假思索的说了句好没问题,便进去谒见总经理了。

程宽顺口说了句:“庹经理在家一休息这么多日子,脸胖出一圈儿来。”

沈明斐笑笑,“您眼光也够贼的。”

“庹经理人本来是很瘦的,稍微一胖就看出来了。”程宽笑道,“最近都传她和保安部连经理在谈恋爱啊……真的假的?”

沈明斐看程宽一眼,轻声笑道:“不知道。”

“你和庹经理关系那么好,都不知道啊?”程宽忽然笑了下,“哎,别说我嘴碎啊,之前连经理不是对你有意思?怎么忽然又和庹经理好了?”

沈明斐只是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他不是我的那杯茶。”

程宽的目光上下扫了一遍沈明斐,说:“我说小沈,你可别!不是茶呢,也许咖啡,也许酸梅汤。酸甜可口……比茶有味道多了。”

“Stephen,你说话永远是抓住重点。酸梅汤不是不好,但我不要那么重口味又很时令的饮品。我只要一口温茶。”沈明斐说着,脸上笑意深深。

一口温茶,淡而隽永,永不生腻。

程宽看着,“咦……有状况,有状况有状况有状况!”他朗声大笑。

“我一直这么说啊,你总是笑我不切实际。还有,什么什么我的名声在你们圈子里都坏死了,好像我是恶性囊肿一样。”沈明斐微笑。

程宽撇嘴,说:“谁让你拒绝那么多人,转过头去几个还说你好话的?”

“那我真是没做错。没什么可遗憾的。”沈明斐笑呵呵的。

“你要知道男人的心胸没几个真正的宽广。像我,”程宽拍拍自己的胸口,“像我这般名宽且心宽的,着实不多。我追过一百个姑娘,只有一个追到手,其余那九十九个,都比我追到的那个好。别笑,也别告诉Tina。”

“Tina还用我告密才了解你?”

“也是。”程宽点着头,说:“你绝对是有状况了。”

“怎么见得的?”沈明斐眨着眼。抬手拂了一下刘海儿。

程宽看在眼里,沈明斐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优雅的不像话——他笑。有人曾经形容,沈明斐的手,那是世上最美的手……“你以前才不会这么轻松的开玩笑呢。谁要是跟你提提你那些观音兵,你脸上的表情都能冻死人。”程宽笑道。

沈明斐笑,“什么观音兵啊,你可真能说。”她悄悄的换了话题,显然是不想继续。

程宽越发觉得她可疑,两个人一直到走回他们那层,程宽还在不停的盘问沈明斐;沈明斐沉着应对,一点儿口风都不漏。

中午休息的时候,她早早的等在庹西溪的办公室外面。庹西溪正在教训那几位管理培训生——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庹西溪工作时候的样子——凶。不是面目狰狞、声嘶力竭那种。而是精致的面孔上,表情一直端庄,眼神犀利,话语犀利。沈明斐忽然想起很小的时候,站在老师面前挨训的时候那种心情,让人浑身不自在。

庹西溪看看时间差不多,说:“……以后不要让我再强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们要知道,很多客人,可能一辈子只来这个城市一次,也可能只来我们酒店下榻一次,不要因为你们的一点点失误,让他们对酒店、对这个城市留下坏印象……都去吃饭吧。下午给我打起精神来工作。”

沈明斐等实习生们出去,才进来叫庹西溪,她作势松了口气,说:“哟,给你吓死了。要是什么时候Stephen这么教训我,我不要活了。”

“Stephen?Stephen是最和气的主管。”庹西溪笑道,“我是最恶的。他们背后叫我灭绝师太,知道吗?”

沈明斐笑,挽着西溪的胳膊,“走啦……我跟你说,我喜欢灭绝师太。”

“你口味还真奇特。”西溪笑着,被明斐挽着走。

“口味奇特,你这么觉得啊?”明斐眨着眼。

“啊,有点儿吧……去哪儿吃饭?”西溪问。明斐极少在酒店员工餐厅就餐。

“你跟我来啦。”沈明斐看了看西溪,“还有,我有话和你说啊。”

西溪心想,不知道是什么话……她也有话和人说。

想到这儿,她拍了一下额头——她忘了,连璧城说的,中午一起吃饭,老地方——老地方,就是员工餐厅靠窗的那排桌子的第五个,左转看出去,能欣赏到海景,站起来就是过道,方便出入,距离取餐位置适中,不会被人流打扰,抬起头来看电视,不必仰到一个令自己难受的角度,而且画面清楚……这是连璧城积数年经验淘出来的好位置,尽管他们顶多在那儿坐20分钟。

连璧城这个矫情的家伙。

西溪头疼。

沈明斐开着车子,见西溪半晌不说话,问她:“Stephen今天八卦,问起你和连经理……”

“我们没什么啊。”西溪忙说。脸却一下子红了。“你别听他们瞎传。那都不是真的。”

沈明斐说:“你别急,别急……喂,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哟,我是说,大家都在传。虽然是传,我觉得你好像没进状态。”

西溪耳朵尖,一下子抓住了明斐话里的意思。

“连经理看你的眼神不太一样。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是呢,还是有些不一样。你们是朋友,可能你没有多想。不过,我和你们同事也不久,我一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你还替他牵线搭桥……”沈明斐笑,“喂,你看不出他的小花招啊。”

西溪瞪着沈明斐。

“我想还是让你自己明白过来比较好。”沈明斐说,“他确实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也知道。连经理很聪明的。”

“你们……怎么都这么……通透。”西溪好容易找了个合适的词儿来代替“狡猾”。她觉得自己应该生气。但是对着沈明斐,气不起来。她微微皱着眉。烦躁。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沈明斐把车子停下来了,说:“快来,老树桩这个点儿刚出炉的蒜蓉面包好极了。”

“巴巴的咱俩跑这儿来吃烤面包?”西溪诧异。老树桩……这店怎么这么耳熟。“伍哥的?”她终于想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波谲难测”和皓皓 (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