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必剩客的春天 [目录] > 第45章: “波谲难测”和皓皓 (二)

《必剩客的春天》

第45章 “波谲难测”和皓皓 (二)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小雪粒子打在伞上,噗噜噜作响,响的他忽然心烦意乱起来。定定的看着那车子,一直到有人走到他身边,跟他说:“郑处长,您的车钥匙。”

他转头,是传达室的老同志,正递给他一把车钥匙。那车钥匙上,挂着一串金发晶珠子。他接过来,顿了一会儿,才道谢。车匙握在手里,凉;金发水晶珠子,被手指触到,润润的凝了一水似的。他心里涌上一股子血,直冲脑门,便觉得脸上身上都热了起来。

“谁送来的?”他沉静的问。

“有个年轻人开着车子来的,他说是找您还车的。刚刚联络不到您。我们验了证件,他也过了安检,再说瞧着这车号确实是您那辆,就让他停这里了。”老同志看着郑子桓的表情,直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郑子桓沉默一会儿,再次道谢。他攥着车匙,踩着地面上凝集的雨雪,往办公大楼里去了。

他进了办公室,回手关了门。

站在办公桌旁,他深吸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来,凭着记忆,将那13个号码拨了出去。他眼看着号码在屏幕上由大变小,并没有变成名字,那是他原本打算删除的过往。他把听筒放在耳边,那默认的女声说出了一句话: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郑子桓“啪”的一下将手机按在办公桌上。那力道,几乎是能将手机砸碎在老旧的木桌子上。

他久久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额上青筋微露。

听到有人敲门,他说了声“进来”,抬手系着颈下的扣子,整了整制服。进来的是张小迪,将一叠复印好的资料整齐的码在他的办公桌上,退出去的时候还看了他一眼——大约他的脸色不好,张小迪发现了——他低头装作若无其事。

办公室里静下来,他安稳一下心神,又站起来,走到窗口。他的办公室在二楼,红色砖墙的古建筑,古老又沉闷,室内暗暗的。他推开半扇窗,稍稍探出身去,恰看见停在楼前停车位上的那辆车,银白这个颜色,即便是此时雨雪交加、阴暗沉沉的天气,还是显得很清亮。

他靠在窗口。

冷风灌进来,灌进领口,他瑟瑟的抖了一下。

“晓儿,晚上有时间嘛,一起喝一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林方晓跟郑子桓说,如果晚上他不加班,那就六点半“沸腾鱼乡”见,先到先等,然后他便挂了郑子桓的电话,和顾金刚一起从车上下来。他们的车子停在金口二路的路口,慢慢的往上走,正对着他们的,是一栋经过修整的老式的别墅。

林方晓抬头看看,黑色的铁皮门嵌在浅褐色的花岗岩墙体里,墙头垂下迎春花,已经冒了绿芽,老黄嫩绿掺在一处,配合着暗色的门墙,暗沉里露着几分生机。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感受到的那种萧瑟,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不舒服——这山上都是老屋子,一栋连着一栋,独独和家的这栋,修葺的崭新,看上去极是豪奢,却与周围的古朴和沉静格格不入了。

他整理了一下背包的带子,示意顾金刚按门铃。

顾金刚的大手一伸,还没有按下去,大门上的门锁“咔哒”一声便开了。顾金刚退后一步,向四周看了看;林方晓却头也不抬,起步便往里走,他身子一侧,进了大门。听到顾金刚在他身后小声的嘀咕:“这家真TM邪乎,要不是宋晓飞那厮拉肚子,我才不顶包来这儿呢,我宁可去趴窝……”

“哪儿那么些废话。”林方晓声音低沉。

进了大门,迎面是一堵石墙,两边各有高且陡的石阶向上延展。一棵粗壮的冬青枝叶茂盛,修剪成巨大伞状。

林方晓绕过冬青树,取了左边的台阶,拾阶而上。转了两道弯,才来到楼前。他抬眼看看——别墅外墙刷成了蓝色,边边角角、门门窗窗用了白色,显得很秀美。他吸了口气,闻到潮润的空气中一股松香味。和家的院子里,有不少松树。看样子也有不少年了,长的虽然不规则,倒别有一番意趣。

“住在这一片儿的,先头都是资本家,外国买办,后来是进城的军首长。现在,好多新贵族从全国各地来买屋,一年怕也是在这儿住不了几日……”顾金刚站在林方晓身边,从他们站的位置看出去,正是这个城市最著名的“碧海蓝天、红瓦绿树”的景致。

林方晓没回声。他习惯性的观察周围环境。

隔壁是一栋乳白色的三层建筑,造型酷似“公主楼”。窗子里有薄薄的蝉翼纱。

林方晓定定的看着其中的一扇窗,透过那层纱,似是有一个人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波谲难测”和皓皓 (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