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10章::不速之客(三)

《凤还巢》

第10章:不速之客(三)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面前一身大红喜服的薛冰,红光晓映,素白的脸孔映上影影绰绰的喜气,眉宇之间飞扬出英武气概。

温显声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他静静的看着薛冰,绕着她转了半圈,复又绕了回来,薛冰不解这中年人为何这样看她。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那清澈灵动的眸子,像是要从那里面找出什么似的,紧盯不放。

“呵,果然是人中龙凤,不乏有老爷您当年的风采呢!”温夫人瞧着面前这俊逸若仙的身著喜服的薛冰也不禁啧啧称赞出声。

依旧顶着喜帕的苏文娣由芸儿扶着来到了苏百川的身边,她不明白这温家人一波接一波的突然到来,究竟所谓何事?不由得轻声的唤了一声苏百川。

“爹”

“没事。”苏百川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她不必担忧。

“想不到温大人和夫人也来讨喜酒喝?百川兄,看来你的面子不小哦!”

“原来敬亭兄也在。”温显声听见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抬头这才注意到太傅顾敬亭竟然也在苏府,两人上前相互抱拳见礼。

顾敬亭身为太子授业恩师,为人性豁达,和温显声两人一阵寒暄客套。温显声夫妇突然的到来,聪明如他,心下早已明白了七八分。也不挑明,只静观其变。

“不知道这位公子是哪里人氏?”

温显声没有称薛冰为“新郎官”,却是直接称“公子”。

面前这俊儒少年竟然将他温显声的儿子都给比了下去,可是在他心里,这新郎官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儿子,温子玉。

薛冰看着面前打量她的中年男子,心下更觉讶异,这身着朝服的中年男子似乎在哪里见过,为何看着有些面善,她笃信的确是第一次见他,他是谁?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旁边的苏百川。

“贤婿,这是当朝丞相温大人及其夫人。”苏百川会意,他上前携起薛冰的手腕向她介绍。

这个动作在别人眼里只是老岳丈疼爱女婿,扼腕引见贵客,只有薛冰明白,刚才苏百川在执她的手腕时,大拇指稍稍用力,分明是暗示她沉着应对。

“西川薛冰,见过丞相大人,夫人。”薛冰上前恭敬的抱拳施礼。

“你姓薛?你是西川人氏?”温显声在听到薛冰这自报来路的话显得有些不自然,他再次从头到脚审视着薛冰。

“是的,大人到过西川?”薛冰从他的疑问中听出他对西川很是熟悉,便随口问了一句。

“嗯,去过,不过那都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温显声眼神有些迷茫,有些无奈,他这辈子最怕人提的就是“西川”这两个字。

身旁的温夫人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原本还祥和的眸子霎时被狠厉的神色所取代,冰冷的眸光投射向薛冰。

“百花谷,薛雁,是你什么人?”

听到温夫人突然提到了师傅的名讳,薛冰也开始重新打量她,她也是初次见这温夫人。听大师姐曾说过,师傅一生只出过百花谷两次,也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以后就再不曾再出去过,也严令门下弟子不得擅离西川境内。这温夫人竟然认识师傅?

“正是家师。夫人认识家师?”

“何止认识,想不到你竟会是薛雁这个贱人的弟子?”温夫人一改刚才的温和,她的话语变的尖酸刻薄。

敢侮辱师傅,即便她是丞相夫人;即便她是这苏府的贵客;即便万簇火苗燎烤着脖颈与脸腮,薛冰仍然不动声色地迸射出她的愤怒。清亮的眸子因为激动而愈显得犹如一把利剑直逼向有些傲慢的温夫人。

“还请夫人说话客气些,至于家师与夫人之间有什么过结,我无从得知,但也决不容有人如此对家师不敬。”

温显声越瞧越觉得不对劲,这个薛冰的模样和自己的女儿倒有七八分的神似,只是这薛冰眉宇间多了些许少年英气,这生气起来,是越看越像他的雁儿,他们真的只是师徒关系这么简单?

“我听说百花谷是从不收男弟子的。不知薛公子是如何到这百花谷的?”

薛冰回想着往事,娓娓道来:“我是孤儿,是师傅收养了我,将我养大,师傅十分的疼爱我,便收我为入室弟子。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也曾问过师傅,为何百花谷里都是女子,师傅当时非常的生气,她说外界的男子都是污浊不堪,负心薄幸之人。”

温显声在听到薛冰前面的话时,悬着的一颗心稍稍放下,可当听到这最后一句时,他的心一阵揪痛:“她真的如此说?”

“老爷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您还有公务等着处理,咱们也别耽搁了人家拜堂。”

“苏老爷,那就不打扰了!我们先行一步了。”

“恭送丞相大人,夫人。”苏百川看着兀自沉思的温显声客套的和他们道别。

温夫人扶过仍有些失魂落魄,心里重复着薛冰转述薛雁原话的温显声相携走了出去。

苏府门口,温家的一干家丁见主子出来,一个个都小心的在一旁伺候着。

“丞相大人,这箱子还请大人收回!”

“我温显声送出去的东西概不收回。”

温显声看着迎上来的苏百川,他狠厉的撇下一句话,便拂袖上了软轿,一行人渐行渐远。

司仪来到苏百川的面前:“苏老爷,您看,今日吉时已过,要不改天择个好日子再重新拜堂如何?”

苏百川看着离去的温显声一行人离去的方向,爽朗的笑着点了点头:“好,好,只是要委屈贤婿一些时日呀!”

“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晚辈有话想与伯父及小姐单独谈谈,要是再不说怕以后误会更深,恐误了小姐一生。”

听到今日不用拜堂,薛冰是打心里感激苏百川这个决定,她必须马上说出真相,否则再拖下去,苏小姐的清誉也会因她无心之失而尽毁。

“也好,我们内堂说话,敬亭兄也一起来吧。”

苏百川很干脆的答应了薛冰的请求,瞧着正凝神沉思的顾敬亭仍兀自不动,他笑着唤他:“敬亭兄,敬亭兄。”

“啊?”顾敬亭被苏百川的呼唤拉回到现实中来。

“敬亭兄,请!”

“百川兄,请!”

这两人一通客套,两人并肩前行,薛冰和苏文娣一前一后尾随而行。

……本章完结,下一章“:螟蛉义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