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13章::伽南香漫暖冰心

《凤还巢》

第13章:伽南香漫暖冰心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冰和苏文娣的厢房只隔了一个走廊,两人对弈时分,芸儿和莺儿两个丫鬟已经将薛冰的厢房重新打理一番。

辗转间已经对弈了五六局,最后一枚黑子落定,苏文娣以三比二赢了棋局。

“姐姐才名冠青州,能和姐姐对弈是冰儿的福气,冰儿认输了。”

“很久没有碰到对手了,想不到妹妹棋艺竟如此精湛,若不是妹妹有意相让,姐姐我焉能取胜!姐姐今日当真受教了。说起这才名冠青州,当属丞相之女温绮玉,姐姐我只是区区一介略懂丝竹的草民,那温小姐可是青州乃至全龙城的才子们公推的青州才女!”

“小姐就这点不好,太过谦卑,莺儿可不这么看,小姐的才华二小姐今日也是有目共睹的,那温小姐只所以出名,一是因为她是丞相之女,一些士子难免有恭维之嫌;二则这温小姐的诗文在这青州地界到处都传遍了,而小姐您呢,却从来都是低调处之,才会不为世人所知,也才会有人将这才名冠青州头衔赋予了她。”

莺儿听到苏文娣贬低自己的才学,很为她不平。

“莺儿说的极是,姐姐素来行事低调,这头名不要也罢,这些污浊之人不懂得欣赏,若与他们计较长短,反倒污了姐姐的耳目。”薛冰从莺儿口中得知这苏文娣的处事方式,心下对她敬畏更甚。

“妹妹你抬举姐姐了,我也就是一深处闺阁的小女子,想不到也有被逼摆擂台抛头露面的一天,也不知道世人现在如何笑话于我也未可知。”

苏文娣想起擂台招亲,心下也是惆怅郁结,想平淡的做一个深居简出的闺阁小女子却也难如愿,现下全青州的人大概都在街头巷尾来议论她抛头露面,有失大雅。

“姐姐不必多虑,世人如何看待姐姐那都是他们的事情,而姐姐在冰儿心里永远是最好的。冰儿打小身在西川百花谷,也从未见识过外界的喧嚣与繁华,平日里师傅教导甚严,对琴棋诗画也只略知一二,和姐姐比起来就差的远了,还望日后姐姐多教导妹妹才是。”

薛冰不经意再度提起百花谷,想起了师傅薛雁,心下又是一阵心悸:不知道师傅现在好不好?

“对了,妹妹今日用叶子吹奏的‘长相思’【注:】真乃世间天籁,姐姐我不曾听过有人竟然用叶子吹奏的如此精妙的曲风,真是对妹妹佩服的五体投地!”

“原来这首曲子叫‘长相思’?”薛冰从苏文娣口中才得知这首曲子的名字。

“怎么?难道妹妹不知道这就是‘长相思’?”苏文娣也大感讶异?

“是的,师傅严令不让那些有关那女情爱的曲子在百花谷里弹奏传唱,所以冰儿也就不知道这首曲子就是‘长相思’,我也是无意中听到师傅吹奏,听了两次便会了,就是觉得这首曲子的情调不同于往日师傅教我们的,可是我心里又很喜欢,就偷偷的躲到山里,对着雄鹰,山峰,野花和溪流吹奏,久而久之用树叶子也能吹奏出它的韵味来。”

“妹妹可真是冰雪聪明,姐姐自愧佛如。恕姐姐冒昧问一句,妹妹分明是一副热情洋溢的豪爽性子,却为何妹妹总是冷着一副冰霜面孔呢?”苏文娣终于试探着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缓缓起身,驻足于西窗下,眼望朗朗夜空,薛冰想起了师傅薛雁。小时候每当她调皮闯祸吓的哭泣时,师傅便会露出慈爱的笑容来安抚她,她很喜欢看师傅笑的样子,那样的师傅很亲近让她很温馨,可是这种温馨持续不到两秒时间就又寒着张面孔拂袖而去。

随着她的长大,一次在花园放飞鸽子时,不小心撞到了二师姐项婧,害她掉到了假山下的水池子,被项婧狠狠的将她训斥了一通,师傅对她的态度更是很怪,分明很在意她,却故意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冷漠表情。可是薛冰还是从师傅的眼睛里捕捉到了师傅在紧张她。

师傅对她忽冷忽热的态度,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师傅其实心里是真的很喜欢她,却又刻意的去抑制这种感情的滋生。

转身触到苏文娣关切的神色,许久才娓娓道来:“姐姐有所不知,师傅严禁百花谷内不许有欢声笑语,所以多年来冰儿都不曾像现在这样的开怀!也忘了如何笑。”

“原来如此,可是薛师傅为何又要立下这等规矩?”

“这个中缘由冰儿也不得而知。”

西窗上树影摇曳,窗内,暗影重重,昏火疏离。眼见夜色渐沉,两位主子依旧在促膝谈心,芸儿向身边的莺儿使了个眼色,刚欲开口,却听到苏文娣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些衣裳是我前两日刚做的,还有这些珠钗头饰也是招亲前些日子,爹爹找宫里的金匠师傅重金打造的,看妹妹和我身量相差无异,又如此大好年华怎可如此倦怠,妹妹就先将就用着,待明日我们去给妹妹重新订做些妹妹喜欢的物什。”

“姐姐,这如何使得?这可都是姐姐心爱之物,冰儿性喜简单,还请姐姐收回。”

“傻丫头!看来你是在谷里待的时间太长了,连女儿家的正常打扮都不理了吗?像妹妹这等国色天香之姿怎么能埋没了呢!听姐姐话,嗯!”

“瞧我,逮住妹妹说个没完,忙了一天,想必妹妹也累了,那么姐姐先告辞了。妹妹早些歇息吧!”

薛冰只好收下苏文娣特命芸儿送来的这一应生活物什,起身相送到门外。

“都是冰儿不好,累姐姐陪我到深夜,姐姐今日受惊,还请洗漱完毕早些安寝。”

苏文娣窈窕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薛冰和莺儿返回东厢房。

少顷,听见叩门声音,芸儿捧着一椭圆镂花银色盒子进来,看这盒子不像是中原之物,做工极为不同,盒身绘有一位肌肤娇嫩,略显丰腴的艳丽女子,胭脂色纱衣半掩酥xiōng,一抹翠绿色肚兜俨然可见,好一副娴雅怡情的美人春睡图。

“小姐,这是大小姐给您的熏香,说是有助于小姐睡眠。”

莺儿接过来,正待放到双耳龙纹钮铜熏炉中:“呀,这可是西域上等的伽南香,大小姐可真疼小姐,连她珍藏的伽南香都送给了小姐。”

“大小姐怕小姐有择床的习惯,才特意嘱托芸儿准备的。”芸儿说明送这伽南香的用意。

“姐姐真是有心,芸儿麻烦你把这个给姐姐沐浴时滴上一滴即可,可缓解疲劳,亦有美容功效,这是师傅多年来研制成的百花玉露。这里还有两小瓶,你和莺儿一人一瓶吧,我也没什么其他好东西可送你们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你们别嫌礼薄收下。”

薛冰拿过三小瓶百花玉露交给了芸儿两瓶,将另外一瓶给了身边的莺儿。

“谢谢小姐,莺儿惶恐,希望以后能永远在小姐身边尽心伺候小姐。”莺儿没想到做了这么多年的丫鬟,居然遇到这么好的两位主子,心下感激万分,心里暗暗发誓从此一心一意的跟随薛冰。

“小姐,这都是芸儿该做的,小姐如此说,那么芸儿就收下了,那小姐您也早早歇着吧!”

“小姐,我就在外间的隔壁,有什么事小姐尽管吩咐莺儿。”芸儿和莺儿一起退了出去。

薛冰习惯性的双腿盘膝于床榻上凝神入定,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半个小时过去,薛冰舒展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起身宽衣就寝。

蓦然想起福来客栈里那位重伤的公子,不知道他今日可有接着服药?四喜肯定为她这么晚了还没回去在担心吧?

这些日子薛冰还真是累坏了,长途跋涉的一路都在奔波,没想路上救了那重伤的公子,为了方便照顾他,两人共居一室,每晚都是在桌边打坐入定调息,师傅曾教她如何调息吐纳之法,果然凑效,打坐一两个时辰便调节了过来。

薛冰细细打量着这厢房,一切都是那么精致和华美,古色古香,粉红色的纱帘,白色的珍珠帘幕,鬼斧神工的美人雕塑……躺在温暖舒适的软榻上,望着轻柔的纱幔,想着今日发生的点点滴滴……

夜渐深,寒气侵来,伽南香的气息环绕着整个东厢房,舒适怡情,薛冰缓缓的闭上了黑亮的瞳眸,浓密修长的睫毛搭在眼睑,清甜的笑靥在唇角微微盛开,娴静的睡颜让人为之沉醉。

【注:】《长相思》唐.李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窦初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