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15章::语惊四座

《凤还巢》

第15章:语惊四座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欲迈出福来客栈,薛冰突然想起,今天来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来赎回师傅送她的那枚紫金珠钗,她复折返回来:“掌柜的,我来赎回我的珠钗。”

“哦,原来是姑娘您啊!昨日您不是已经拿回去了?为何今日还来索要珠钗?您是诚心拿我朱富贵寻开心是不是?”

掌柜的看向面前有些莫名其妙的女子,现在还真是世风日下啊,光天白日这姑娘竟还想讹他?也不看看他朱富贵是什么人?

“什么?我昨日拿回了珠钗?朱掌柜你可瞧清楚了,我昨日何时曾回来过?”

薛冰这回是真的急红了眼,这掌柜的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呢?她昨日赢了擂台可都在苏府,这个莺儿可以作证的,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身后的莺儿。

莺儿也是一脸匪夷所思的望向薛冰。

“姑娘,您当真是不记得了吗?昨日未时,姑娘从楼上下来看见我正拿着珠钗自言自语,就说愿意用二十两纹银来买它。”

薛冰总算听出点破绽,她秀眉轻扬,似笑非笑的唇角微勾,看着面前贪财的朱富贵。

“朱掌柜?我清楚的记得我曾说过我会赎回这珠钗,可是刚才掌柜的却说的是我用二十两纹银来‘买’它。你可知道这‘赎’与‘买’之间有多大的差别吗?难道您真的认为是我‘买’了珠钗?朱掌柜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

“这……反正都一样,还不都是姑娘您给买走了,这‘赎’与‘买’又有什么区别?”朱富贵有些结舌,这姑娘口舌竟如此凌厉。

“当然有区别,区别可大了。‘赎’,只是暂时用此物做抵押,可以用消费的明细账目核算后,再用相应的金额补上,这抵押物便可原样奉还,这叫赎;可这‘买’,想必掌柜的更清楚不过了,那就是必须拿出与这抵押物等值的金额,甚至遇到有些更贪心的人将此物价格烘抬也是有可能的,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好!”薛冰的一席话,招来了大堂内食客的一致叫好声和鼓掌声。

朱富贵一时语结,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呀,掌柜的,好像是错了,我记得昨日那位姑娘虽然和这姑娘容貌酷似,可这神韵却是大大的不同啊!那姑娘的左边眼角下方有颗明显的泪痣,可眼前这姑娘却没有。”

账房先生突然插话打破这僵局。

听掌柜这一说,朱富贵再次看向薛冰,突然大手一拍脑门:“对啊,我怎么就忘了这茬?”

朱富贵话刚出口,幡然醒悟,觉得又不对,照这情形是他认错了人,办砸了事,还得对这姑娘负责,他嫌恶的看了眼多事的账房先生,转身陪着笑脸讨好的看着薛冰。

“哎,说来也怨我眼拙,一时看走了眼,这姑娘和您还真是有十分的相像,所以便认错了人,还请姑娘莫怪。昨日姑娘出门后,久未返回。我正寻思着姑娘还要不要这珠钗,谁曾想那位貌似您的姑娘从楼上正好下来,恰恰看见了这枚珠钗就要用二十两买它,我当时也没瞧清楚,以为是姑娘您回来要拿回自己的珠钗。后来又来一位公子执意用一百两纹银买了去送给那姑娘,我也是没法子啊,人家身上佩有宝剑,还望姑娘见谅。”

“朱掌柜,那你现在还能认得出那位姑娘和公子吗?”薛冰这珠钗是师傅薛雁所赠,现在就这样阴错阳差的被她给弄丢了,人海茫茫,她要如何才能找回呢?

“当然,朱某人经营这家店也几十年了,过目不忘可是我的强项……哎,惭愧呐,昨日也是一时走眼,至于那位姑娘我没再见过,不过那位公子今日倒是有来过,这不,才刚出去哪位穿白衣……”

朱富贵正待说穿白衣前边那位身穿紫袍的公子时,谁料话还未说完,已经迫不及待的薛冰便追了出去。

“小姐,小姐……”

莺儿在后面呼唤着跑出老远的薛冰,随后紧追了上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三日之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