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章::福来客栈

《凤还巢》

第2章:福来客栈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福来客栈门口,一店小二看见一袭白衣大氅的清丽绝尘的女子牵着匹白马,旁边还有一匹黑色骏马,上面横放着一昏迷的男子,大氅的帽檐遮住了男子的脸,他腰际佩有柄宝剑,忙殷勤的上前招呼。

“姑娘要住店吗?看样子这位公子伤的不轻啊!”蓦然,瞥见马上趴卧的男子背上豁然插着一柄匕首,小二忙机灵的征询她的意思。

“小二哥,来两间上好的客房,要清静一点的,帮我把这位公子扶进去。”薛冰对小二冷冰冰的吩咐。

“对不起姑娘,今天您赶巧了,今天小店客满,就剩下了一间上好的客房了,您看?”小二看着薛冰微蹙的眉毛。

“那就一间吧。”

“好的,小的这就给您带路。您这边请。”

小二看着这冰冷的美丽女子,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一招手来了几个伙计一起帮忙将昏迷的男子扶了进去。

“小二,上菜。”

“来喽,客官这是您的点的一斤牛肉,一壶酒。”

大堂内已经爆满,跑堂的伙计出出进进的吆喝着每一桌点的菜色。

“方便借你笔墨一用吗?”薛冰走到柜台前,看着里面一脸诚恳的账房先生。

“方便,当然方便,姑娘您请用。”账房先生看着这冷着张脸的绝色女子,忙将纸张和笔送到她面前,还将已经磨好的墨也拿过来放在柜台上。

一直沉默不语的掌柜的,自打薛冰进店那刻就上下打量着她,又转身看向一边殷勤的账房先生,用眼角白了他一下。账房先生看见一脸阴鸷的掌柜的脸色,低下头退了开去。

薛冰明白了掌柜的意思,想起这是在外界,住店是要付银子的。可是当时走的匆忙,她没有银子,而且百花谷里也用不着银子的呀。

一狠心,伸手将头上的一枚紫金珠钗拔了下来,放在柜台,这还是师傅送她的笈颜之礼呢?如今没法子只好先用着,等日后有钱一定赎回。

“不知道这个够不够?”

“够,够。”还不等账房先生开口说话,掌柜的已经连连点头笑着应诺。

“那好,您先替我保管好这枚珠钗,到时候我会赎回的。劳烦掌柜的帮我买这些药材来,顺便再去置办几身男子的衣裳,还有我的两匹马给我照顾好了。”

看着掌柜的盯着桌上别致的紫金珠钗眼睛大放光芒,薛冰说什么他都点头应允,想不到还小瞧了这女子,尽然出手如此豪气。

薛冰心下大觉感慨,早就听闻外面的人都视财如命,看来师傅没有说错,这人怎么这等待客之道,倘若今日身无分文,怕是找个落脚之地都难了。

这间客房陈设古雅、环境清幽,门帘处串以叮咚琉璃翠珠,恍然若梦。领路伙计退出厢房。

薛冰看着床上脸色紫黑的男子,她知道他身上的血煞蛊蛊毒发做了,他的脸上纵横交错数十条紫红色的筋络,面孔已扭曲看着十分恐怖,此刻可用四个字来形容——面目全非。

薛冰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是什么人如此狠心竟竟对他下了血煞蛊,而这男子又是个什么人呢?竟然有这样恶毒的仇家将他伤成这样。

好在她打小她熟谙药理。况且她多年来师傅都为她泡的药浴,可谓百毒不侵。

薛冰将她的随身包袱拿来打开,好多小瓶子在里面静静的躺着,什么活肌化瘀膏、金疮药、生肌丸,凝香露等都是她临出谷时,在师傅的药房里偷拿的,保不齐哪天派上用场。才离开七天,她就有点开始想念师傅了,不知道师傅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师傅现在会不会在她偷溜出谷雷霆大怒呢?

种了血煞蛊毒若半日内不及时医治,会将好好的一个人的脸腐蚀,让人痛苦抓狂。最后只得自己结束自己的性命。

曾几次听师傅说起过此毒,她多年来都在研制克制此毒的方法,后来发现以毒攻毒再配以纯阴的女子之血便可解此毒。

巧的是,薛冰就是这纯阴的女子。而且从小和各种毒草打交道,体内本身就带有奇毒,也许是他命不该绝吧!

薛冰左手执小刀在右腕划了一道口子,殷红的血液流出,她对准他的唇,将手腕放在他的唇上。大约半炷香的时间,薛冰抽回手腕在其上涂抹了些粉末,伤口瞬时凝结。为了杜绝他的脸部因遇水而溃烂,薛冰给他的脸上缠上了一圈圈的纱布。

小二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子不惜用自己的血液来替男子解毒,对她更加敬畏几分。

帮忙扶着昏迷的男子,在看见他黑紫色的面孔上纵横交错的筋络暴涨时,小二颤抖着手不敢触及他那后背的猩红。

薛冰这还是第一次给人治伤,她以前都是给百花谷里的小鸟,翅膀伤了包扎一下,大黄的腿骨折了,就帮着接个骨什么的,至于给人治伤,她还真是头一遭,虽然相信自己的医术,可是不知为何就是有些替他担心。待刀拔出时他能忍受的了那锥心的疼痛吗?

豁出去了,若救不了他,大不了赔给他一条命。

“啊!”随着一声痛苦的惨叫,小二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薛冰拔出了匕首,扔在了一边的铜盆清水中,匕首上的血液立刻扩散开来,整个铜盆里一片触目的殷红。

薛冰利落的用止血散帮他止血,将消炎的药物用白纱布轻轻的一圈圈缠在他的背上,手指偶尔碰到他胸前健硕胸肌,她的脸嗖的一片绯红。

薛冰转过身对小二吩咐:“你帮公子换身干净的衣裳。”

“记得手要轻一点。”快走到了门口,薛冰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吩咐。刚要开门,回头看见了笨手笨脚,闭着眼睛胡乱摸索的小二,薛冰火更大了。

“还是我自己来,小二哥你出去给我准备桶热水来。”

“好的,姑娘,您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叫四喜,您以后喊我四喜就行了。”

“四喜?为什么会叫这么个名字呢?”薛冰依旧冷冷的问了一句。

“姑娘有所不知,我娘在生我那会,啥都不想吃,就想吃如意轩祥叔炸的那个四喜丸子,后来就干脆给我取名叫四喜。可是等我长大了,娘却离开了人世,到最后还是没能吃上一口那四喜丸子。”

四喜脸上显出悲戚之色。

“对不起,四喜,我不该提及你的伤心事的。”

“姑娘不必在意。”

这个四喜开始看见一脸寒霜的薛冰还真有些怕,但是经过刚才,他觉得这姑娘虽然外表冷冰冰的,但是心却是非常的善良。

薛冰看着床上依旧昏迷的男子,她不知道她有多么的笨拙,早知道还是让四喜来算了,可是她又怕四喜粗手粗脚的弄疼了他。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触碰男子的身体,薛冰的脸有些发烫,轻轻的帮他褪下已经粘连了血迹的衣衫,换上四喜新买的衣衫。

四喜送来了热水,退了出去。看见正汩汩的冒着热气浴桶。薛冰觉得外界也不像师傅说的那样的可怕,还是有好人的。像账房先生,还有四喜都是挺热心的人。

为了躲避师傅的追击,一连驰马飞奔了七天七夜,偶尔靠在路边的小树丫上休息少顷,现在终于能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了,在水里滴了一滴百花玉露。伸手轻轻在水里一拨,温热的水温侵袭着薛冰已经疲惫的身心。

薛冰将门插好,一件件的褪去外衫,以及贴身的内衫,背靠向床的方向坐在温暖舒适的浴桶中,伸手撂起水珠浇上面颊,白皙的皮肤在水里更显娇嫩粉红。右胳膊一点殷红的朱砂痣更显得魅惑人心。丝般柔顺的乌黑长发飘在水面,她用水轻捋着发丝。玫瑰花瓣的芬芳漫延了整个屋子,一室的温润馨香。

大约有一刻钟过去,听见掌柜的打骂伙计的声音,过不多时,由远及近有脚步声响起,天生警觉的她随即拿过衣裳穿戴整齐,听见四喜在外轻轻叩门的声音:

“姑娘我来给您送晚餐的。”

薛冰用干净的布巾擦拭发丝上的水迹。披在身后,待一切齐整才开来房门。

“四喜,辛苦你了。”薛冰清浅的超四喜展颜一笑。

“姑娘客气了,这是我份……”四喜在看见薛冰的清甜的笑容刹那,后半截的话生生给堵了回去。原来她笑起来这么美。这位公子真的是好福气啊!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陪伴。

“四喜,四喜。”看见呆愣的四喜,薛冰不明就里,在一边唤他,还是没反应,薛冰伸手在他面前左右的晃了晃,四喜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四喜红着脸道:“姑娘,饭菜快凉了。要不我再去给您热热?”

“不用了,四喜,没关系的。时间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忙了一天了,想必也累坏了。照顾客人同时,也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啊。”

薛冰坐到桌边喝着粥。

突然听到四喜的抽泣声,她不由的抬头瞅着一脸悲戚的四喜。

“四喜,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

“姑娘,你是第一个关心四喜的人,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些温暖的话语,我打小爹娘就死的早,就到福来客栈当伙计,一个不小心,掌柜的轻则骂,重则打,还要扣工钱。”

四喜声音哽咽着向薛冰诉说,一边扶着自己的胳膊。

薛冰来到四喜身边,拉过他胳膊,四喜疼的直咧嘴,撩起袖子看见几处淤青:“掌柜的打你了?他为什么打你?”

“刚不小心和一客人相撞,弄脏了客人的衣裳,打破了茶碗,老板就狠命的打我。”

“不就是个茶碗?用得着打人吗?这也太过分了?”薛冰有些为四喜忿忿不平。

“四喜,这个药擦几天就会好的,你拿着。”薛冰拿来一小瓶药膏交给四喜。

“姑娘,您对四喜真是太好了,四喜无以为报。愿今生今世都跟着您伺候您。”四喜扑通便跪了下来。

“四喜,你这是做什么?我也没帮到你什么啊!怎可对我行此大礼呢?我看你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看谁以后还敢欺负你。”薛冰看着四喜,心里也是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这怎么可以,四喜只是个小伙计。”

“小傻瓜,我说行就行,就这么定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有谁敢欺负你,就来找我。好了,很晚了,你快去休息吧,记得擦药啊。”

看着四喜感激的退了出去。薛冰坐在桌边右手托腮,眼睛迷离的望着烛火,她好像看见了师傅正朝她走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百花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