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1章::敏四喜改投端王府

《凤还巢》

第21章:敏四喜改投端王府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公子,您有什么话尽管问,小的很愿意为公子效劳。”四喜看着这位英俊非凡的公子,止住了步子。

“这几日来,有劳小兄弟费心照顾,天行!”慕容隆泽认出迷糊中好像就是这个小伙计等人将他扶进来的,他很感激这小伙计对他这几日的照拂,示意天行打赏他。

“哦,原来是公子您啊!您的毒已经清了?真是太好了。姑娘果然说中了。”

四喜这才注意到床边的纱布,还有这公子身上的衣衫,这还是他亲自去苏坊绸缎庄给置办的,听到他说解毒时,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并没有走错房间,而是这位公子的毒已经清除,站在他面前的俊朗公子才是他本来面目。

天行依命将一包散碎银子拿来塞给四喜:“这几日,有劳小兄弟对我家公子的多加照拂,这些银两还请收下。”

四喜有些错愕,他其实也没做什么,也就是送送茶水,跑个腿,药可都是姑娘亲自去熬的,也是姑娘一直在孜孜不倦的照顾公子的,他将银两推还给身着玄青色衣衫的天行,忙向身着白衣的慕容隆泽解释道:“公子这可使不得,小的也只是做了份内的工作,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小兄弟,那你可知道——是什么人送我来的这家客栈?还替我——解毒疗伤?”

看见慕容隆泽点了点头,四喜接着道:“是一位像天仙一样美丽的姑娘,她三天前带您来的这里,是她帮您解了毒,医治好了公子的伤,她可真是我见过最好的姑娘了。”

“那姑娘——她可是姓温?”慕容隆泽看着四喜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呀!瞧我,这姑娘姓什么叫什么?小的还真不知道,只知道这姑娘总喜欢穿白色衣裳,不大喜欢笑,可是我瞧的出这姑娘是个热心肠子,真是难得的好姑娘啊!”

“真的是她!”想起刚才那抹白色的倩影,慕容隆泽心里有股暖流在心中摇曳荡漾,可是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大对劲,可就是说不上来。

“公子,您快趁热将这碗药喝了吧,有利于您背部的伤口愈合快些,这还是姑娘吩咐我给公子热的呢!”

“你可知道这姑娘的来历?”

“这个四喜不清楚,向来店里的伙计是不能随便打听客人的消息的。姑娘通宵达旦的照顾公子三天,说是出去走走,保不齐啥时就回来。”

“你叫什么名字?这些天有劳你照顾本——公子,辛苦你了。”

“小的叫四喜,公子客气了,这几日都是姑娘夜以继日不眠不休的在照顾公子。四喜也只做了份内的工作。”

“好了,这里没你事了,你先下去吧。”

四喜应声退了出去,还顺手将门带上。

“王爷,属下来迟一步,让王爷受苦了。”

天行刚刚听四喜说喝药有助于背上的伤口愈合,还有什么解毒之类的话,他才意识到这几天王爷失踪,原来是受了重伤,作为贴身护卫,他却没能保护好王爷,他难推其咎复又跪下请罪。

“这事不怪你,是我一时大意,着了她的道。”

“王爷,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齐国太子也于近日到了青州,还有靖王爷最近活动越来越频繁,不知道和王爷这次遇刺有没有关系?”

“她怎么样了?”慕容隆泽脸上显出难以理解的痛苦之色。

“已经醒了,属下三日前在郊外遇见她昏迷倒地,就将她带回了端王府,请王爷发落。”

“天行,你做的很好!现在就回端王府,她还欠本王一个解释。”慕容隆泽没有对刚才天行的猜测做出任何表示,只是在听了天行已经将她带会端王府,脸上闪现过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

“公子,您这就要离开?可是姑娘还没有回来?万一问起——”在门外正忙着招呼客人的四喜看见慕容隆泽一行人要离开,忙上前好心提醒他,要走至少也该和姑娘道声谢吧。

“四喜,去把烈焰牵过来?”

“烈焰?牵过来?哦——马儿,是,是,小的这就去。”四喜咋一听慕容隆泽让他去牵烈焰,这烈焰是什么东西?忽然想到姑娘来时分明随行有两匹马,那匹白马已经被姑娘晨间骑出去溜达去了,就剩下了那匹黑马,恍然大悟掌心轻拍向自己的脑门,向马房奔去。

看见主人已经安然无恙,烈焰发出一声幸喜的嘶鸣,在慕容隆泽的衣襟上轻轻嗅着。

“四喜,以后就跟着我如何?”慕容隆泽对这个叫四喜的伙计心下很是喜欢,干脆收了他在身边好好调教,这家伙挺机灵的,日后会是个好帮手。

四喜显得有些为难:“公子看得起四喜,是四喜的福分,可是姑娘还没回来,小的说过会永远当姑娘为主子的,可姑娘回来看不见四喜会很失望的。”

“没关系的四喜,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让你和姑娘见面的。相信很快你们就会再见的。”慕容隆泽心里对这个重义气的四喜有些刮目相看。

“真的吗?”四喜听慕容隆泽如此一说,眼睛亮了下,转眼间四喜却撒腿奔向了街对面。

也不用如此吧,难道他堂堂大燕帝国统领兵权的端王爷还会强迫他这个小伙计当跟随不成?瞧把他吓的那样?跑的倒挺快!慕容隆泽不禁赧然失笑:“走!”

正欲上马,不想四喜却又折返了回来,在他的身后放着四人抬的软轿。

四喜上前恭敬的向慕容隆泽一揖:“四喜先行谢过公子收留之恩。公子身上有伤,实在不宜骑马颠簸,姑娘临出门前吩咐四喜好生照顾公子,在四喜心里您两位都是四喜的主子,特意为公子雇了顶软轿,请公子入轿。”

“嗯,四喜言之有理,那本——公子还是改坐轿子吧!”慕容隆泽再次打量着四喜,心下很是满意,他是不会看错人的,这四喜的机灵劲他喜欢,难得的笑容浮上了他冰寒般的脸庞。

天行对这个四喜也开始喜欢起来,这小家伙行啊,够机敏的!他怎么都没想到给主子雇顶软轿。向掌柜的交待了几句,就带着四喜跟随软轿往城东端王府方向而去。

对面芙蓉楼上,一身褐色锦袍的年轻公子正定定的望着楼下软轿一行队伍离去,他若有所思,突然看向身边的男子:“姚烈,你不是说中了血煞蛊,无药可解,可是他看起来似乎不像是有中毒迹象?”

“爷,这个属下也很纳闷?火狐是亲眼看着他喝下了那杯酒。而且还补了他一刀。还真活见鬼了?”

姚烈看见主子突然起身向楼下走去,不明就里的上前:“爷,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崇园山庄。”抛下一句话,褐色身影已到了芙蓉楼下,身后的姚烈将一锭碎银子扔在了桌上,随后紧跟了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意绵绵寒夜玉生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