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2章::意绵绵寒夜玉生香

《凤还巢》

第22章:意绵绵寒夜玉生香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扬名湖畔热闹异常,彩楼上红绫高悬,一群人围着一位白衣少年正忙得不可开交,宛如众星捧月,那抹白色身影在人群中熠熠生辉,如璀璨明珠般夺目。

掀开轿帘放眼前方,向身边的天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天行恭敬的上前俯身答话:“回王——公子,今日苏坊绸缎庄的千金在此摆擂台招亲。”

轿帘轻缓的放下,轿子里慕容隆泽闻言半晌沉默不语,少顷,他又问道:“可是这首富苏百川家?”

“正是!”天行恭敬的答道。

轿帘再度掀起,远远瞥见一群人正前呼后拥着一位俊朗的白衣少年。不知为何看见这少年,慕容隆泽有股莫名的亲切感,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像要喷发一般的期待,甚至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他看见到这白衣少年时心中会滋生某种说不清道不名的情愫。

殊不知,他昏迷这三日来,薛冰每三个时辰都会割腕以自己的血液喂他来解毒,此刻他的血液里已经有了一个女子的血液在其中。从那刻起两人也会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情结,直到多年后,他才深深的明白当年这心中的悸动却原来是因为她。

进跟在软轿旁边的依旧店小二打扮的四喜,望着人群中渐渐远去的白衣少年的背影愣怔出神,这背影端的熟悉,似在哪里见过一般,怎生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还不快点跟上。”天行转身瞧见远远落在队伍后面发愣的四喜,出声唤醒正在神游的他。

“哦,来了。”四喜小跑着跟上了软轿,一行人向城东而去。

。。。。。。。。。。。。。。。。。。。。。。。。。。。

温府花园内,长长的曲廊弯曲向花瓶状的拱形门洞,碎石铺就的幽径上一粉色裙装的丫鬟匆匆小跑着直奔向流云小筑。

温绮玉一袭烟色花褶裙,淡妆清颜一如清水芙蓉,烟影清瘦宛如玉洁梨花……她斜倚窗前,手持紫金珠钗,一双漆黑瞳眸看着窗外的那株寒梅正暗自出神。

“小姐,刚有人送来一封请柬。指明让小姐您亲启,人还在等着,让您给回个准信。”冬梅的声音适时响起,她捧着一封红色书谏急匆匆奔了进来。

“请柬?给我的?”温绮玉有些纳闷,会是谁呢?“没说是谁送来的?”

“好像是一位姓龙的公子派人送来的。”冬梅想起刚才那送信的小厮是这么说的。

“姓龙的公子?难道是他?”

一双含羞带娇的笑靥浮上了双颊,想起昨日在福来客栈发生的一切,她的脸颊微微有些许发烫,手里紧紧的握住那紫金珠钗,半晌沉思不语。

接过信笺细细瞧来,落款为龙泽敬上,原来真的是他,温绮玉静静的一个人坐于窗前,手持着信笺心神驰荡不已。

“冬梅,去传我的话给那送信之人,就说我会如期赴约。”

“是。”冬梅领命出了流云小筑。

转眼到了夜间。草草用过晚膳,温绮玉再度坐回紫檀雕花海棠邀月椅搭上望着那纸笺出神。

窗外月华澹澹,风露凝香,极静谧的一个夜晚。往日这时辰她总会写些诗词之类消遣时光,今日却是如何也无法静心挥笔立就。

月色如绮,寒气袭来,沉水香味弥漫了整个流云小筑,窗下温绮玉右手托腮深情的凝望着薛涛信笺,窗前的竹枝被夜里突来的寒风刮过,微微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映照在窗纸上,恍若他颀长的身影,神思游弋间,仿佛那信笺上一个一个的字眼都成了他深邃的碧潭,天字一号房在她眼前缭乱不定,忽明忽暗。

心思陡地一转忆及昨日之事,那一颗心竟绵软如绸。眼前烛光潋滟,流转反映着身上蜀锦质泽的光华,温绮玉这才醒觉自己此刻正身处在温府的流云小筑内,渐渐定下心绪。

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面燥耳热,随手拿过一本诗经,打开却是《晨风》: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駮。未见君子,忧心靡乐。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心中又羞又乱,仿佛被人揭破了心事一般,慌乱地把书一合,又独自懊恼了起来。她甚至连他的身份都不清楚,怎么竟会糊涂的应了这龙泽的邀请。

“小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冬梅见温绮玉自从接到这请柬后就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不禁出声询问。

“我哪里有什么心事?冬梅,你也跟着香雪这蹄子学着猜测起主子的心事来了?”

温绮玉突然矛头直指向了冬梅,令香雪有些手足无措,她心里暗恼自己今日为何如此多嘴呢!明知道这主子是喜怒无常的性子,她却自己给撞了上去。

“冬梅不敢,冬梅也是关心小姐思虑过甚伤了身子,冬梅不敢妄自揣测小姐的心思,还望小姐恕罪。”

“对了,我怎么没看见香雪呢?这丫头在忙什么?”温绮玉环视了眼周遭,没有看见香雪的身影。

“回小姐,夫人才刚差人来找香雪问话,估计这会儿香雪在西苑。”冬梅也奇怪,平日里都是传唤她去问话的,怎么今日好端端的夫人却传唤了香雪去问话,却不是她。

温绮玉闻听冬梅这么一说,心下也是明白了七八分:“这丫头,是越来越将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慧香雪巧回温诰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