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3章::慧香雪巧回温诰命

《凤还巢》

第23章:慧香雪巧回温诰命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西苑佛堂内,一袭紫色华服的丞相夫人温碧柔端坐于紫檀雕花椅上,手捻佛珠,旁边的薰炉内沉水香味弥漫开来,她紧闭双目口中念念有词,佛堂内一片静谧之色。

香雪闻得温碧柔的紧急传唤,放下手头的绣品,小跑向西苑佛堂,看见正在静坐的温碧柔时,香雪脚步轻盈的来到温碧柔身边,生怕惊扰了她,静立一旁等候她的训示。

“香雪,我平日待你如何?”温碧柔依然紧闭双眸,随口轻声的问着一边侍手静立的香雪。

温碧柔的突然开口问话,香雪一时反应不过来,这夫人究竟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呢?虽是疑窦丛生,可也不敢怠慢,小心上前回话。

“夫人待香雪有如亲生,香雪感激不尽,做牛做马也忘不了夫人的恩德。”

温碧柔蓦然睁开眼睛,静静的瞧着身边生就一副芙蓉面,含情目,杏唇,粉腮的香雪,心下暗叹:好一个娇俏的丫鬟。

“嗯,短短几年时间,想不到你竟也出落的如此水灵了,这模样都快赶上绮儿了!”

“夫人抬爱了,香雪不过蒲柳之姿,怎么敢和小姐仙容相提并论。”还是捉摸不透这温碧柔到底是想说什么?香雪十万个小心的应对着。

“听说昨日你和绮儿又私自外出了?可有这回事?”温碧柔斜盱了眼有些局促的香雪。

香雪心下狐疑:她是如何知道的?小姐不是严令昨日外出之事不得张扬吗?怎么夫人知道的如此清楚?

香雪额头有些微的潮湿,她偷瞥了下一脸平静无波的温碧柔:“是,昨日香雪陪小姐去了趟巧儿姑娘的天下第一绣坊。可巧这巧儿姑娘不在,就选了些上好绣线早早回来了。”

“是这样吗?香雪?”温碧柔眼神凌厉的盯着香雪漆黑清澈的双眸。

“香雪不敢欺瞒夫人,的确如此。”

“香雪你是我从小看着和绮儿一起长大的,你娘是绮儿的乳娘,绮儿打小和你情同姐妹。你也晓得绮儿早晚是要进宫的,她可是太子妃最合适的人选,我可不想她被你们给带坏了女儿家的好名声,以后不许在私自外出知道吗?”

原来夫人是因为她们外出生气,并不知道大少爷在福来客栈赊账之事,香雪终于舒了口气。

“夫人教训的是,香雪谨记夫人教诲。”

“虽然我不过问府内之事,可是对府里的事我却是知道的,以后你就对绮儿多上些心,我必不会亏待于你。”

温碧柔起身来到香雪身前,触摸着香雪洁白如雪的娇嫩脸颊。涂有豆蔻的朱红色指甲在香雪白皙嫩滑的脸颊轻轻划过,脸上忽明忽暗的起了一道红印子,香雪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一脸讳莫如深的温碧柔点了点头。

“香雪记住了,以后有什么事必先来知会夫人一声。”

“嗯,很好!你下去吧!”

“是,夫人,香雪告退。”香雪如逢大赦般退了开来。刚欲迈出佛堂门槛,身后温碧柔的声音再度响起:“今日我传唤你之事不必让绮儿知道,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是,香雪明白。”

出得西苑,隆冬腊月的天气香雪却惊出一身冷汗。这夫人和小姐的脾气都是喜怒无常,令人难以捉摸。

小时候也曾多次听府里年长的下人背后议论,夫人温碧柔以前原本是很温和的,和老爷温显声成亲生了公子温子玉后更是伉俪情深。适值温显声官拜丞相,温碧柔也被钦赐为一品诰命夫人,两人却实恩爱之极,羡煞旁人。

可自从一年后温绮玉的降生,一切都变了。生下温绮玉的第二天温碧柔便性情大变,也不大喜欢看见温绮玉出现在她的面前,只要看见她就会大发脾气,情绪特别激动,温绮玉便交由乳娘,也就是香雪的娘亲玉娘抚养成人。

为了使温碧柔平心静气,温显声专门为夫人温碧柔在西苑建了一座佛堂,为女儿温绮玉在东苑建了流云小筑,从此东西相隔,也不用担心两人见面。

温碧柔在西苑里整日诵经念佛,不大过问府里的事情。除非遇到有关长子温子玉的事情,否则温碧柔是不会跨出西苑佛堂半步。

府里人都知道温绮玉和温子玉都乃温碧柔和温显声亲生,可是对待却不同。温子玉可是被温碧柔宠上了天,唯独这温绮玉,尽管也是生的花容月貌,才情冠青州,可是温碧柔却很少像宠温子玉般的宠爱她,甚至不愿多见她一面,只要一见面情绪就会特别的激动,母女两人也是日渐生分。温碧柔甚至都没有正眼敲过她这个在青州出类拔萃的女儿一眼,只是为她聘请了一流的教坊师傅从小教习她琴棋歌舞之类,期盼她有朝一日能成为太子妃,将来好母仪天下。

多年来每逢温绮玉的生辰,温碧柔的脾气就会异常暴怒。因此温绮玉很少过庆生,也是偶尔去佛堂请个安,温碧柔都是以背相对,简单问候两句便令其离开,其间两人也不曾有亲密接触,其他时间没有温碧柔的传唤,温绮玉也很少和她碰面,这么多年母女两人总共见不到两三次,两人形同陌路,平日里都是由温绮玉的贴身侍女冬梅来向温碧柔汇报她的日常事宜。

甚至连温显声都和温碧柔开始生分许多,两人说不到几句话就会听到屋内的古董花瓶破碎的声音,再就是温碧柔暴怒的嘶吼声,渐渐的温显声才会接二连三的迎进来一房又一房的妾室。

唯有昨日,温显声刚下朝踏进丞相府,夫人温碧柔和温子玉的书童温良早就在大厅等着他了。

温良匆匆跑回来禀告夫人温碧柔说是大公子温子玉于扬名湖畔招亲一举夺魁,此刻已经入赘了苏家。

温显声得知后大喜,这可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温苏联姻,想不到这么快就成了。管他什么入赘?他当年也是入赘了温家,有什么区别,这点他倒看的很开。

只要联姻,谅他苏百川一百个胆也不敢不出资助他一臂之力。连朝服都来不及更换便和温碧柔匆忙赶去了苏府。看着两人相携出府,府里的下人都为他们高兴,丞相和夫人这么多年的嫌隙,终于冰释前嫌了啊!想不到从苏府回来,两人依旧是从前的样子,一个将自己关在书房禁止任何人打扰,一个在佛堂参禅打坐。

这丞相和夫人当年在扬名湖畔的才子佳人相携红尘的佳话,还真是和外界的传说有着天壤之别。

难道丞相和夫人的爱情故事不实?香雪一头雾水的走向东苑流云小筑。

……本章完结,下一章“:金兰嬉逢千金一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