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4章::金兰嬉逢千金一笑

《凤还巢》

第24章:金兰嬉逢千金一笑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城东苏府。

苏文娣自认了薛冰这个妹妹,心里对她甚是喜爱。

好不容易得了这么可心的一位妹妹,是巴不得两人不要分开。自打薛冰和莺儿去了福来客栈大半日仍迟迟未归,她是左等不回,右等不归。这不,才半日不见就已经坐立不宁了。

榕园内,一盏巨大的琉璃宫灯悬挂在阁楼上空,以繁琐精美的红木为支架,透明的薄纱为屏,上面绘着精致的花鸟山水,每个菱角都会坠下红色的流苏,及成串的珍珠,镶金砌玉,柔和的灯光照应着整个楼阁;青玉大理石铺砌而成的地板,百蝶相戏的影印在上面被细致的勾勒出来,娇艳而不失气度,十分的雅致,几道淡粉色纱幔从宫灯之后伸展出,装点了古色古香的琴室。

苏文娣正端坐在琴室的雕尾古琴前方,乌黑青丝如数倾泻在身后,用青烟色的玉簪束着,玉凝脂般的手指在琴弦上滑过,响起一道道清脆的声音,却与这静谧的空间显得极不和谐。

一边正添茶水的侍女芸儿见她这情形,无耐的轻轻摇了摇头,放下了青花茶碗,近前来为她拢了拢滑落肩头的白狐织锦披肩。

“小姐,您今天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可是担心二小姐,瞧您,好好的一首《高山流水》,小姐今日弹得却失了往日的行云流水,缥缈轻灵之感了。”

“芸儿,你说冰妹妹怎么去了这大半日都还未曾回来,会不会遇上了什么难事呢?我这做姐姐的却是一点忙也帮不上。”

苏文娣一脸落寞的纤长葱茏的十指轻扣在琴弦上。

“小姐,您多心了,这二小姐说了只是去看个朋友,很快就回来的,能有什么事呢?”

“芸儿你不用安慰我了,你说妹妹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这青州虽是大燕龙城所在,天子脚下,可是依然有那市井之徒出没,妹妹神仙似的姿容万一碰见那些无赖,她一个娇弱的姑娘家可怎么办好?我早该多派些人和妹妹同行才是。”

苏文娣越想越坐立不宁,她焦急的在阁楼上张望着。

“小姐,外面风大,您还是坐在里面等吧!”

一阵寒风刮过,走廊上苏文娣左手攀着廊柱,右手轻捻着身前的发丝,俯瞰苏府大门口定定的出神。鬓前的发丝散落了开来,随风摇曳,芸儿一脸关切的望着苏文娣。

“我怎生坐得住呢?老天好不容易派给我位神仙似模样的妹妹,我好生欢喜,可是才分开这半日,我怎觉得分开了有一世之久呢!我真怕妹妹有个什么闪失,这可如何是好?”

苏文娣执意要等薛冰,芸儿陪在她的身边,两人出了榕园,来到了正对府门的前厅。临出门时芸儿还不忘怀里揣个手炉,紧紧的拢于衣袖内。

“文儿,不用担心,冰儿为人机敏,处事冷静,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已经命全叔去接应冰儿了,保不齐已经在回府的路上了呢!”苏百川心疼的看着在前厅外徘徊许久的女儿。

“爹,姐姐,冰儿回来了,让你们担心了,都是冰儿不好。”这时,薛冰那清甜的声音在前厅外响起。

“冰儿”苏百川一脸欣喜的看向匆匆进府门来的薛冰。

“妹妹,你可回来了。”苏文娣疾步来到薛冰身前,一边拉过她已经冻得有些冰凉的手指,一边唤身后的芸儿:“妹妹想必在外面冻坏了!快,去把我为妹妹准备的手炉拿来。”

“姐姐不用麻烦了,冰儿一点都不冷。”

“傻妹妹,手都凉成这样了,还和姐姐嘴硬。芸儿,快去呀!”苏文娣看着走向薛冰的芸儿,有些颇怒,看向未曾离去的芸儿,再次催促她。

“大小姐,芸儿早就备好了。”芸儿含笑从袖口内取出一精巧的绘有芙蓉的红色手炉塞给薛冰。

“二小姐,快些拿着暖暖,温度尚好,这可都是小姐的一片心意,小姐可都等了您一个晌午!”

“芸儿,你——多事的丫头!”苏文娣轻谑着芸儿,,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管得住她这张这快嘴呢!

“姐姐——”薛冰听芸儿这样一说,心下顿感愧疚,忙紧紧的反握住苏文娣也有些发凉的手指,两人四目相对,心下不觉莞尔。

父女仨人一起用过午膳,苏文娣便拉着薛冰去了苏坊为她量身订做了几身华贵的衣裳,又带她去青州最大的珍宝轩去挑了几件女孩儿家日常佩戴的珠钗头花等物什,薛冰原不喜这些的,可苏文娣一再盛情难却,她又不好拂了她的面,便欣然接纳了。

看着手里的珠花,薛冰再度蹙起了秀眉,这褚公子真的能帮她找回珠钗吗?

薛冰盯着这珠花半晌沉默不语,心细如丝的苏文娣注意到了薛冰突然郁结眉梢的那股忧郁之色。

“妹妹似有为难之事?可否对姐姐我直言呢?”

“只小事罢了!姐姐不必挂。”薛冰不想再让苏文娣为她担心,便想寥寥的搪塞了过去。谁料苏文娣却是不依不饶了。

“妹妹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和姐姐我说呢?原来妹妹还拿姐姐当外人?”

“姐姐,冰儿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冰儿——冰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姐姐说。”

看见苏文娣为她着急的情形,薛冰有些犯难了,究竟要怎样说呢?说她的珠钗丢了,有位姓褚的公子答应帮她找回,前提是必须她答应做他的意中人,陪她出席一场宴会,这要她如何说得出口呢?

“我们是好姐妹,有什么不能直言的呢?妹妹是不信任姐姐咯!”苏文娣嘟着嘴,侧转了身子,不理会薛冰对她急于了解真相的无视。

“姐姐,误会了,冰儿是不知要从何说起,好了,姐姐你就别气了,冰儿说还不行吗?”

薛冰伸手拉过耷拉着脸的苏文娣的手臂轻轻摇晃,蓦然见她强忍着一脸窃笑,方知中计。

“姐姐原来是在打趣冰儿呢!”薛冰也摆出小女儿的娇嗔,和苏文娣两人相互逗乐。看见苏文娣如花笑靥,薛冰也欣欣然付之一笑,苏文娣却因这笑容石化当场。

……本章完结,下一章“:琴箫鸣双娇慕知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