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5章::琴箫鸣双娇慕知音

《凤还巢》

第25章:琴箫鸣双娇慕知音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注1】

“姐姐——姐姐为何如此这般看着冰儿?可是冰儿哪里有不妥?”薛冰清甜的笑着,在看见苏文娣突然望着自己的脸发呆时,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转头看向身后的莺儿,见她也是一副百思不解的神情望着正发怔的苏文娣,薛冰不觉出声唤她。

正在沉思的苏文娣被薛冰唤回了心神,她定了定神色,笑看向薛冰。

“妹妹,姐姐想是明白了薛师傅对妹妹的忠告了。”

“恕冰儿愚钝,姐姐此话何解?”

“冰儿,我的好妹妹,你可曾发现你这笑容有着倾城倾国之姿。我想薛师傅正是发现了妹妹的仙子似的容颜,才会要妹妹内敛自身。又怕其他师姐妹日常里嬉笑影响到你,故严令百花谷所有人不许欢声笑语。其实都是因为妹妹生就了一副清丽绝伦之颜的缘故,薛师傅必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可姐姐我还是不明白,为何薛师傅非要将妹妹这倾城之姿隐藏了起来呢?”

“这个冰儿也是不得而知,师傅甚至不许百花谷里有镜子之类的,所以冰儿也从未真正的瞧过自己的容颜?净面时也只模糊的见过几次,亦不觉得有什么不同。记得有一次在映月湖边偶尔看见水里自己的倒影,恰巧师傅经过发现了,当时师傅很生气,为了不再惹师傅生气,至此冰儿也不再留意过自己的容貌?”

“原是如此,那冰儿可曾有修炼过什么敛气之法?”

苏文娣饱览群书,确也曾听闻一些独门高超的敛容心法可将一个人的光华敛去,可是当这人放下全部的戒备武装时,那敛气之法也就失效,而这种内功心法早在前朝就有,自前朝覆灭后,这敛容心法也绝迹人间,只是不知冰儿是从哪里学的这敛容功。

“冰儿并不曾听说过姐姐所述的什么敛气之法,倒是冰儿在八岁时,师傅曾私下传授给冰儿一套凝神静气的调息心法,只是命冰儿早晚各修炼两个时辰,现在冰儿每日只须调息半个时辰就已经感觉神清气爽。”

照这样看来,薛雁让薛冰十有八九练的就是那失传已久的敛容功,只是薛冰自己尚不知罢了,这敛容功对身体无害,能凝神静气,也能帮助敛去一个人绝色容颜,和易容术相差无二,不过这可比易容术要高明的多。

薛冰刚刚释然开怀无意间显露本来容貌,苏文娣才蓦然发觉这才是薛冰的庐山真面目!当真是世上罕见的绝尘姿容。既然薛师傅没有对薛冰明言,苏文娣也无须道破。

“原来如此!对了,冰儿,今日去客栈,可曾见到了那位朋友?”突然想起薛冰去看望朋友,既然是她的义妹的朋友,也自然是她的朋友。

“说来也巧,昨日冰儿前脚离开,那位朋友后来也离开了,所以今日冰儿前去尚未见到。”薛冰也是有股莫名的牵挂,这公子的血煞蛊毒已解,不知他刀伤可大好了?

“冰儿可是有遇到什么闹心的事儿吗?”心思细腻的苏文娣发现当她提到客栈的时候,薛冰的柳叶眉微蹙了蹙,她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说来惭愧,冰儿犯了百花谷规,被师傅责罚思过三月,冰儿觉得委屈就私自偷跑了出来,住店时才记起外界住店是要银两的,一时走得匆忙身上未带分文,只好将随身佩戴的紫金珠钗暂时抵押给客栈掌柜的。今日去赎,可不巧的是,这珠钗被掌柜的一百两纹银昨日在冰儿离开后就卖给了他人。”

薛冰一脸自责的凄楚神色,无声的叹息,将大致过程讲给苏文娣听。

“冰儿如此说来,这掌柜的也太失道义了,竟将客人抵押之物高价卖出,真是孰不可忍。冰儿,不必为此事挂怀,明日姐姐陪冰儿去珍宝轩再挑些冰儿中意的珠钗可好?”想不到还有这种不讲道义之人,苏文娣为这掌柜的处事方式而嗤鼻。

“不用麻烦了,姐姐已经送了冰儿好多的珠花首饰了,只是这珠钗不是一般之物,是冰儿笄颜时师傅所赠,现在不小心被冰儿丢失,真是无颜面对师傅她老人家。”

“原是冰儿的心爱之物,那冰儿可曾在掌柜的那里打探到什么线索呢,走,咱们去告诉爹爹一声,让爹爹派人去找找看,说不定还找着了呢,到时我们双倍价钱再买回来就是。”

苏文娣拉过薛冰的纤手就要去找爹爹苏百川帮忙。

“姐姐,嗯——冰儿已经有线索了,不用叨扰爹爹了。”

“真的?”苏文娣不敢置信的看着薛冰乌亮的瞳眸,脸上露出欣慰之色。

“嗯!”

“太好了!有线索就好办。冰儿现在可以安心了呢!”

苏文娣携薛冰葱茏玉指来到了琴室,随手拿过一镂刻的长形木盒,打开,一卷明黄锦帕上一管通体碧透的碧玉萧静卧其上,色泽青亮,如暖月般温润晶莹。

“咱们两姐妹再合一曲若何?”苏文娣手执碧玉萧,递于薛冰,顺势微福了福身子坐立一个请的姿势。

“姐姐,冰儿今日和姐姐互换可好?”薛冰将碧玉箫复递于苏文娣。

苏文娣含笑接过,向薛冰微侧首,但笑不语。只做了一个恭请的手势。

薛冰会意的来到了青玉案上放着的一架雕尾古琴前方坐定,玉凝脂般纤指扶于琴弦上,向苏文娣微笑颔首:“姐姐,那么冰儿献丑了!”

琴弦如丝,葱茏玉指轻轻触过,一曲清韵如溪水的袅袅之音缓缓流淌而过: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渺渺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注2】

琴声淙淙,音色清澈如珠玉叮呤入盘,歌喉曼妙清越;箫声追着琴音婉转若轻云出岫,琴室内芸儿和莺儿两个丫鬟被这琴箫和鸣天籁之音所吸引,两人皆是一脸的惊羡之情,待一曲刚毕,两人抚掌欣喜不已。

“好一句:千里快哉风,果然快哉!冰儿的琴技纯熟精妙,歌喉如黄莺般清越,姐姐有冰儿你这个好妹妹此生无憾了。”

“只是雕虫小技,在姐姐面前班门弄斧让姐姐见笑了!姐姐的箫音更堪称世间天籁。”

两个丽颜妙龄女孩儿得遇知音再度展颜开怀,品诗斗棋,直至寒霜月夜渐浓才依依不舍散去。

【注1】:《佳人歌》汉.李延年

【注2】:《水调歌头快哉亭作》宋.苏轼

……本章完结,下一章“:惊弓鸟得救御辇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