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6章::惊弓鸟得救御辇道

《凤还巢》

第26章:惊弓鸟得救御辇道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文娣得遇薛冰这位知音是喜不自胜,两位娇俏的人儿在榕园内品茶论诗,芸儿和莺儿两个丫鬟也终于搞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当薛冰与苏文娣琴箫和鸣时,那种似曾相识的神韵,两个丫鬟这次醒悟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薛公子,这本就是同一人,就是这薛冰女扮男装而成的啊,两人因薛冰对苏文娣的恩遇之情心下感激万分。

次日清晨,薛冰正待起程去顾府探望义父顾敬亭,不想这顾敬亭却早早的派了管家祥叔及几个得力的家丁来苏府接薛冰回顾府。

即使苏文娣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想起顾敬亭夫妇晚年膝下子嗣凋零,心下也不忍他们夫妇二人年迈孤苦,也不便强留薛冰在苏府,由着祥叔等人用软轿接走了薛冰。

苏文娣站在榕园绣楼廊柱边,手抚朱红色的栏杆,远远的眺望着离去的软轿,心下不禁浮现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冰儿生就一副倾城倾国之容,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

端王府花园内,一袭白色云纹锦衣的慕容隆泽正在园内空地处悠闲的打着太极拳,瑟瑟寒风中,衣袂飘飘,娴静若仙。

突然一只白雁发出一声哀鸣从慕容隆泽头顶上空振翅而过,他抬眸望向孤雁飞去的方向,向一边侍手而立待命的天行吩咐:“拿弓来!”

天行依命将一张雕有龙纹的银月弯弓取来,犹豫着终躬身双手奉上。

“王爷,您的伤——”天行本想说他背上的刀伤尚未痊愈,实在不宜做过剧烈的运动,话还未说完,慕容隆泽打断了他接下来即将出口的话。

“无妨!”慕容隆泽并没有去接天行手里的羽箭,他迅速的一个旋身抓过银月弓,双腿微分,身子微向后倾,双臂用力将弓弦拉伸成半弧形,朝着孤雁的方向松开了拉满的弓弦,只听到“嗡”的一声弓弦声响过,已经飞远的孤雁再次发出一声哀嚎,突然直直掉落下云端。

“王爷神勇,不愧为我大燕帝国的战神,竟不费一箭一矢就轻而易举的将此雁射落了下来,天行真是望尘莫及。”天行看见慕容隆泽竟不用羽箭将白雁射落,心下对他更加的佩服不已。

“行了,行了,少拍马屁了,只不过是只惊弓之鸟罢了,去将白雁捡回来。”

“是,天行这就去。”

突然瞥见园子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正潜身在一株梅树后,静静的观望着这边,慕容隆泽唇角微勾,不予理睬。他早就已经发现她的藏身之处,只装作不知。见天行正欲离去,他复又开口:“去把烈焰牵过来,本王想亲自去寻这白雁。”

“王爷,烈焰被新来的伙计牵去遛马了,现下不在马房。”天行似有些为难。

“遛马?新来的伙计?是谁这么大能耐可以驾驭本王的烈焰?”慕容隆泽心下倍感好奇,烈焰向来只忠于他,性子暴烈,一般人很难驾驭的了,究竟是谁有这本事能驾驭得了他的爱驹呢?

“回王爷,正是前日王爷从福来客栈带回来的小伙计——四喜。”

“是他!我倒是把他给忘了,嗯,这四喜以后就在书房伺候,不用干那些粗使活了。你去安排一下,随便牵匹马来就行了。”

天行依命牵来匹枣红马,慕容隆泽跃上马背,纵马驰骋向南面孤雁掉落的地方而去。

薛冰坐在软轿内,想着明日便是和褚离约定之日,她的珠钗就要找回来了,不禁有些期待明日快些到来。

突然,空中传来鸿雁的哀鸣声,薛冰从小在百花谷长大,对百鸟的习性甚是熟悉,听到这声鸿雁的哀鸣声,她断定这只雁受了重伤,正想得出神,就觉有重物直跌入轿顶,由于重力缘故,轿顶的丝帛破裂,一不明物体直贯入薛冰怀内。

原来是只白雁,呀,它受伤了。看着轿顶的裂痕,薛冰不禁为这白雁伤势担心。它的翅膀摔断了,翅膀上还有一血洞,似是之前曾被羽箭所伤,照理是不会影响飞行的,为何会突然掉落云端呢?薛冰白色狐裘斗篷被白雁的血染红了一大片,斑斑梅花在襟边盛开。

跟在轿外伺候的祥叔等人在听到轿顶的撞裂声,忙停下轿子上前紧张的出声询问:“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您没事吧?”

“祥叔,没事的,是一只受伤的白雁。”薛冰打开轿帘出来,她怀内正抱着一只瑟缩发抖的白雁,想必这白雁伤的不轻,两只爪子分别呈张开状,眼睛微眯,已经奄奄一息,怕是命不久矣了!

“祥叔,烦请您帮我找两块木片来。”

“是,小姐。”祥叔和几个伙计答应着四下散开寻找。

这里是一条官道,也是只有王侯宗亲才能通过的专用通道,祥叔等人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块木片,悻悻的折返回来。

“小姐,老奴等人找遍了御辇道,也没找到半块木片,不如我们先回府再行打算?”

祥叔目前能想到的就是尽快赶回顾府,再想办法。

“小姐,小的这里有府里的腰牌。”一个小家丁突然掏出随身的顾府腰牌递给薛冰。

这腰牌呈长方形状的木片,薄厚适宜刚好可以一用。

薛冰感激的看向这小家丁,接过腰牌:“谢谢,小哥。”

腰牌周身打磨得有些微的光滑,想是常年佩戴在身边的缘故,薛冰又反过来,就看见两个红漆篆字“五福”。

“小哥的名字唤作五福是吗?”

“是的小姐,小姐以后可叫小的五福,有什么事小姐尽管吩咐。”

五福高兴的说着,并顺手将身边另一个小家丁腰间的腰牌也夺了过来递个薛冰。那个小家丁一脸的不情愿,头扭向了一边,心里大概在埋怨这五福的多事吧。

“谢谢五福,谢谢大伙了。”薛冰把这情形看在眼里,也不多言语,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救治白雁。

薛冰从袖囊里拿出一小瓷瓶,扒开瓶塞,向白雁的翅膀端口处撒了些许不知什么白色粉末,然后又拿过五福刚给的两块腰牌一上一下的将白雁翅膀固定好,又拿过一方丝帕轻轻的缠绕腰牌一圈小心的固定好,将白雁轻轻拢在怀内。

众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包括刚才的那个生闷气的小家丁。他羞愧的低下头:“小姐,小六错了,小姐仁慈,一副菩萨心肠,请您原谅小六刚才对您的不敬之罪。”

“小六,我没有怪你,以后还要小六多多照顾呢!”

“谢谢小姐。您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六,小六定当鞍前马后供小姐差遣。”

“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突然一声清朗的男子声音传来,众人抬头望声源处望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访白雁巧逢薛氏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