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7章::访白雁巧逢薛氏女

《凤还巢》

第27章:访白雁巧逢薛氏女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匹锃亮的枣红马上一袭白衣云纹织锦华服的慕容隆泽端坐马背上,飒飒而入的寒风吹起他云纹绣金的袍袖,飘忽摇曳。寒风荡起他单薄云纹锦袍下摆,迎风招展。

他驱马徐徐前来,在冬日的晨曦中依稀透射出他刀刻般的俊逸脸盘,脸型修俊似东华【注】,眉峰若削显刚毅,薄唇如刃性风雅,幽深碧潭透浓情,看着怀抱伤雁秀眉微蹙的女子,眸中流露出些许柔润光芒。

“怎么短短两日时间温小姐就不记得龙泽了?”慕容隆泽没想到出来寻白雁,竟然会偶遇他的恩人,心下欢喜不已,但见薛冰半天没有任何的反应,心下有些许的黯然出声提醒于她。

薛冰陡见慕容隆泽,涉世未深的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虽然十多年来甚少与男子接触,在福来客栈毕竟也多亏了他施以援手,才不至于她失足跌落楼梯。

“原来是龙公子,薛冰这厢有礼了。”

“薛冰?小姐不是姓温?”慕容隆泽猛然间听到薛冰向他见礼,心下疑云陡生,她名唤作薛冰?不是温绮玉?

“不是她?”慕容隆泽愣愣的望着清丽出尘的女子,他气度睥睨,霎时有些微的尴尬,心下狐疑。

从福来客栈回端王府第二日,慕容隆泽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再度去那福来客栈,而且巧的是在楼梯口与面前这叫薛冰的女子相遇,当时将她当做了他的救命恩人温绮玉,想不到今日再度认错了人,可是每次见到她,他的心都会莫名的战栗,激动,从内心深处扩散到四肢百骸,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这位公子想必是认错人了,这乃是我家小姐,出门在外,今日回府,谁知途中这白雁从天而降落入我家小姐轿中,小姐担忧白雁伤势,还望公子海涵,我们这厢先行回府了,家中老爷夫人还在等着小姐回去相聚。”

管家顾永祥见这陌生男子目光灼灼的盯着薛冰如花的脸颊无所顾忌,心下有些薄怒,却又不好发作,忙上前打个圆场,希望尽早离去,安全的将薛冰接回顾府。

世间竟有如此相像的两人?慕容隆泽也觉得这薛冰虽与温绮玉有些七八分的神似,可是两人的神韵却是大不同。温绮玉有着温婉的名门闺媛的娇羞,而这薛冰却是谪仙般的清逸,不染尘埃,难道真的是自己认错了人?

“龙公子,恕我等先行一步。”

薛冰虽对慕容隆泽不反感,可也不想和他再如此纠缠下去,祥叔说的对,在路上这一耽搁,或许顾敬亭夫妇二人正等的心焦,还是早些离去为上策。

看见薛冰欲走,慕容隆泽的心蓦地一沉,她要走了?为何他的心会如此的不舍?

“薛小姐,请留步。”

“龙公子,还有何事?”已经前行了些许距离的薛冰听到身后慕容隆泽的声音,她回转身子,有些不解的看向已近下马近前的他。

“薛小姐有所不知,龙某本是为寻访这受伤的白雁追随而来,不想路遇小姐,还为小姐所救,小姐能否将这白雁交予龙某带回医治?龙某感激不尽。”

薛冰有些诧异,难道之前是他伤了这白雁?才使白雁有这一劫,当下便没好声色的冷冷的斜盱着他。

“龙公子,恕薛冰不能答应。”

“薛小姐可否容龙泽讲一个故事再决定不迟。”慕容隆泽今日是非要带走这只白雁不可。他俊美如削的脸颊微有些许歉意地看向这突然冰冷若寒霜的娇颜。

“小姐——这,老爷夫人还在府里等着小姐回去——”

祥叔听慕容隆泽如此说,心下更是焦急万分,想他兢兢业业在顾府当了一辈子的差,办差还从未出过差错,今日为使小姐坐轿不致受颠簸之苦,特地抄近道,故而选走了御辇道。

只因当今圣上恩泽,四品以上官员家眷车辇均可行走官道,而顾敬亭乃朝中一品大员,他的家眷更是不在话下。

不想却碰到这从天而降的白雁,这会儿又遇到位龙公子,为了讨这只受伤的白雁还要讲个故事,这得讲到啥时候?祥叔急的看向薛冰。

“祥叔,不妨事,现在时辰尚早,我们应该能赶回去的,到时由我向爹爹禀明晚归情由即可。”薛冰看着慕容隆泽眼中有些微的黯然,心下不觉一软,看着祥叔焦急的神色,她上前安慰着祥叔,并将怀里的白雁交由一边的五福小心抱着。

“是,一切但听小姐吩咐。”祥叔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这龙公子豪气云干,英武沉敛,也绝非那登徒子,其实他也想听听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故事,可是他的职责却没时间来听他讲这故事,现在只能欣然听从薛冰的安排。

“小姐,莺儿可算是追上您了。”莺儿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抱着一小包袱赶了上来。

“莺儿,我不是让你留下和芸儿好生侍奉姐姐么,你怎么会来的?”

“是大小姐让莺儿来送小姐这个。”莺儿向薛冰摊开怀内的包袱,里面果真是那盒苏文娣送她的西域产的伽南香。

“大小姐还说无论小姐去了哪里,让莺儿以后都跟着小姐。莺儿以后就追随小姐了,小姐可别不理莺儿啊!”

“莺儿,难为你了。你是怎么找过来的呢?祥叔临时改走御辇道。”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莺儿,薛冰怜惜的将她前额散落的发丝帮她别在了耳后。

“莺儿看以前老爷来苏府时通常都是走这个近道的,所以莺儿大胆猜测今日祥叔也一定会让小姐走这条道,所以就打点了些小姐日常用度就匆匆赶来,还好追上了小姐。”

“莺儿以后不许再这样了,一个女孩子家单身在外万一出个什么岔子可如何是好?我会担心的。”

“是,莺儿以后不会了。白雁?小姐哪里来的白雁?”莺儿记得薛冰走时,并未见到祥叔等人有带这白雁在身边。

被晾在了一边的慕容隆泽一脸的挫败之色,居然输给了一个小丫鬟,心下不觉愤懑,她怎么可以对一个小丫鬟都如此的重视却无视于他的存在呢?

“咳咳”慕容隆泽用手掩唇轻咳了两声,负手长身而立,衣袂飘飘。

“见过龙公子。”莺儿终于发现了曾在福来客栈有恩于薛冰的慕容隆泽,她乖巧有礼的近前向他曲膝福了一福。

“嗯。”慕容隆泽鼻子里“嗯”了一声,并无再多言语,望着御辇道远处的屋舍。

看见他突来的异样神色,薛冰有些抱歉。

“龙公子,不妨将那故事说来听听,薛冰也好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让龙公子这么在乎一只受伤的白雁。”

“谢谢小姐,肯给龙泽这个机会。”

她终于肯理他了,慕容隆泽温然看向面前深瞳点墨,唇如菡萏的女子,她的眼波恍如明月流光。

凝眸端详着面前的丽人儿,沉迷地望进她清澈灵动的眼睑,修俊的脸上平添了些许尘封的伤痛。

【注】东华:吕洞宾,著名的道教仙人,八仙之一、全真派北五祖之一,全真道祖师,钟、吕内丹派代表人物。原名吕岩,(“岩”或作“岩”、“岩”),(另说本名吕煜),字洞宾,号纯阳子。一般认为吕洞宾乃唐德宗丙子年(796年,即贞元十二年)农历四月十四生于永乐县招贤里(今山西省芮城县永乐镇)。另说是他是唐末京兆(今陕西西安)人。相传助唐王治水患有功,被天庭封为东华上仙,也被称作东华真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飞天舞讨赏银月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