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8章::飞天舞讨赏银月弓

《凤还巢》

第28章:飞天舞讨赏银月弓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六年前,御花园霓虹水榭内一位貌若琼雪,暗香盈袖的绝色女子,身姿蹁跹如弱柳扶风,羽纱裙裾宛若一波碧水粼粼摇曳,青丝缭绕,蝶翅般宽广绚丽的云袖迎风飘展。恍若一只七彩蝴蝶般灵动飞舞在尘世间。

这起舞的女子就是慕容隆泽的母亲萧蓉蓉,正值寒冬腊月的天气,他的母亲却身着单薄羽衣在水榭内尽情施展着她的绝技——飞天舞。而让她在这天寒地冻的冬季里身着羽衣翩翩起舞的始作俑者就是她的好姐妹丽妃唐婉歆。

“陛下,婉儿没说错吧,姐姐穿上这霓裳羽衣使她的飞天舞更是独步天下,真是羡煞婉儿了。陛下该好好的赏赐姐姐才是。”

一袭胭脂色织锦华服的丽人偎依在男子的身侧,飞燕髻上金步摇熠熠生辉,她的身上罩着一件象征大燕帝国最高权力的王者才拥有的墨色金丝龙纹风氅,更显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巧笑倩兮看着正在旋转飞舞的萧蓉蓉,一丝快意的笑在她的眼眸一闪即逝。

“好!蓉蓉的舞技又精进了不少!”一袭宽衽儒袖的明黄色缂金龙纹袍,头束紫金玉冠,修俊的脸盘无不彰显王者之霸气。

他,就是慕容隆泽的父亲慕容铖,也是大燕帝国的开国皇帝——燕成帝。

飞天舞再次飞旋在他的眼前,他脸上浮现出惊艳之色。

“嗯,那——婉儿说说朕赏赐蓉蓉什么好呢?”慕容铖宠溺的挚起唐婉歆的娇嫩柔夷,温柔的眸光却深情的望向绝尘脱俗的让他为之惊羡的萧蓉蓉。

“姐姐善舞,依妾妃愚见何不将姐姐身上穿的这件西域进贡的霓裳羽衣赐予姐姐,妾妃以为在这宫里也只有姐姐的风华才配的上这霓裳羽衣。”

“好,婉儿果然深解朕意,朕就将这霓裳羽衣赐予蓉妃。”慕容铖也觉得只有这萧蓉蓉才配的上这霓裳羽衣。

听到慕容铖如此一说,正翩翩起舞的萧蓉蓉却突然停了下来,向着慕容铖这边盈盈走来,向他曲膝福了一福:“陛下!”

“莫非蓉蓉你不喜欢朕的赏赐?”

看见她脸上仍和往日一样无半分喜色,慕容铖心里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为何这么多年对于他的诸多赏赐,她都可以无动于衷,对于他的万千宠爱也都不为所动,难道这么多年了她的心里还在怨他?

“不是的,臣妾很喜欢,只是臣妾年长色驰,已经不配拥有这霓裳羽衣,倒是婉妹妹正值妙龄,再是适合不过。”

萧蓉蓉如此一说,慕容铖心下大喜,脸上笑意舒展了开来。原来她是喜欢的。这让慕容铖由衷的释然。这么多年他从她的口中第一次听到她对她的赏赐亲口说喜欢。

“朕说了,蓉蓉舞技高超,这霓裳羽衣也非你莫属,蓉蓉就无需再推诿了。”

慕容铖这句话一出口,唐婉歆如花笑靥有片刻的凝滞,但很快便消失不见,依旧清甜的笑着看向萧蓉蓉:“妹妹恭喜姐姐了!”

“陛下,可否给臣妾换作别的赏赐呢?”萧蓉蓉唯唯诺诺的说出了心里的话。

“蓉蓉想要什么呢?只要朕有的,朕一定赏赐给蓉蓉!即使朕没有,朕也一定为蓉蓉你寻来,只要蓉蓉喜欢的,朕都会尽力办到。”慕容铖推开身边的唐婉歆,径直来到了萧蓉蓉身边,从随侍太监手里接过一件白色貂裘覆在了她身上薄如蝉翼的羽衣上。看见她额头的一丝丝晶莹的汗液,他轻轻的为他用温热的手指拭去。手指轻抚着她依旧娇嫩如花的脸颊。

“臣妾想要那张——银月弓。”萧蓉蓉清亮的眸子望向慕容铖。

“蓉蓉为何想起要这银月弓呢?”慕容铖有些不解,她只是一介女流,又不会武,要这弓有何用?难道她还没忘了当年的事?

但只要是她喜欢的,是她提出来的他都会满足的,更何况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请求他,这让他很意外,也莫名的高兴。

“臣妾曾答应泽儿在他四岁生辰时送他一个特别的礼物,还请陛下答应臣妾这个不情之请。”

萧蓉蓉说完便要双膝跪地,慕容铖眼疾手快的及时扶住了她的身子:“好,朕准了,这霓裳羽衣朕已经赏赐于蓉蓉了,既是泽儿的生辰,我这作父皇的当然也要有所赏赐,朕就将那银月弓赐予泽儿了,这弓也原本是属于他的,早一天赏他又有什么分别。”

“谢谢陛下恩典!”萧蓉蓉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慕容铖有些沉醉在这笑容里。

身后的唐婉歆听到慕容铖的这番话,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微的僵硬。

“不过,这弓在泽儿未成年时断不可使用,这弓杀戮太重,而且以后泽儿用此弓所猎到的第一个猎物,可都要先送与蓉蓉哦!”

“咳咳——臣妾记下了,咳咳——”萧蓉蓉的脸色微微泛红晕,她一声急似一声的咳着。

“蓉蓉,你怎么样?传御医——”慕容铖见到萧蓉蓉的旧疾发作,忙将她爱怜的轻揽在怀内,着急的看着她已经花容惨变的绝色容颜。

“都怪朕一时兴起,听了这毒妇的话,让爱妃你试穿这霓裳羽衣跳飞天舞,来人!将丽妃禁足芸香殿,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探视。”

“陛下,婉儿错了,求陛下原谅婉儿——蓉姐姐,救救婉儿!”一队侍卫上前拖着唐婉歆向她的芸香殿而去,唐婉歆哀求的呼喊着。

“陛下——咳咳——臣妾这是多年的顽疾,咳咳——与婉妹妹无关,还请陛下开恩,饶过她这次,咳咳——”

“蓉蓉,你如此为他人着想,可曾想过自己呢?要不是这毒妇唆使朕,让你试穿这霓裳羽衣,你也不至于旧疾复发,朕对你有愧!”

慕容铖看着怀内咳个不停的绝色女子,他的心在揪痛。她难道不明白,他故意荣宠唐婉歆,还不是想引起她的嫉妒。可是他错了,她是不会因为这个而和其他女子一样来向他邀宠献媚。

他爱她,也恨她对他的冷漠,对他的无视。

第一次在龙城见她跳这飞天舞,他便对她着魔般的爱恋,可是命运却捉弄了他们,让两个原本相爱的人,变成了杀父灭族的仇人,从此她不再对他像从前那样的依恋,也不再多看他一眼。

如今却为了送给儿子的一个礼物,第一次请求他,这怎能不让他为之动容。

“放了她,没朕的传唤,以后不得出现在朕的面前。”慕容铖一脸嫌恶的看了一眼她曾今荣宠了三年的唐婉歆。

“谢陛下开恩,谢谢姐姐为婉儿求情,婉儿知错了。”

看着唐婉歆黯然离去的孤寂身影,萧蓉蓉无力的摇了摇头,看着面前一脸愧容深情凝视着她的慕容铖,眼里亦是无限的温柔。

她无法骗自己的心,这么多年,她故意冷落他,无视他对她的补偿,无视她的万千荣宠。是的,她恨过他。她恨他的无情。恨他残忍的灭了她的国家,绞杀了最疼爱她的父皇,逼死了她深爱的母后,灭了她的族人。可是她恨他越深,爱也就加深一层,这矛盾的心理折磨了她五年。

从他关切的眼眸中她好像又回到了初次见他时的情景。她真的爱他,而其她的心从未离变过。打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她就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

尽管后人不了解真相,会骂她没有骨气,没有尊严,与灭国毁族魔鬼双宿双栖,她也不想再管了,她的心已经诚实的告诉她寻觅了许久的答案。

一如当年,伸手触及他的俊眉,摩挲着他刀刻般的脸盘,她甚至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好好的,这么近的端详他俊朗的容颜,望着他眸子里的那抹柔情,绯红的脸颊上一朵如花笑靥正在逐渐盛开。

霓虹水榭旁八尺开外的假山下,两个四五岁年纪的粉妆玉砌的小男孩正静静的望着这一切。

“哇!原来蓉母妃笑起来这么美!当真堪称风华绝代哦!本太子长大了也要娶像蓉母妃这样的一位绝色佳人!”已经六岁的太子慕容隆渊看着父皇慕容铖怀里笑意涟涟的蓉妃,不禁发出感叹。

“哼,那当然了,我的母妃可是天下最漂亮的。我可不想像太子哥哥一样,小小年纪就想这美人,我母妃说了,要我长大了做大将军,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四岁的小隆泽听到太子隆渊的话后,鼻子里闷哼了一声,也向他说出自己长大后的梦想。

慕容隆泽轻叹了一声:“这位母亲在寒冬腊月里答应跳她多年不曾再跳过的飞天舞,就是为了帮她心爱的儿子讨得那张银月弓,尽管她心愿达成,可是这位母亲却因那场舞蹈,而引发多年的旧疾,每逢冬季都会顽疾发作,她的儿子答应她的母亲将会亲手用银月弓所猎得的猎物献与她,可至今都未能达成所愿。”

“这位母亲的确很伟大,为了自己心爱的儿子,这种博大的母爱之情确实让薛冰佩服。可是,龙公子,这与白雁有什么关联吗?”薛冰听完慕容隆泽所讲述的故事,心下更是不解他到底想说什么?

“小姐,请听龙泽说完,因为母亲曾训示过龙泽,这弓第一次使用不得使用羽箭,所以多年来龙泽都未曾使用过那张银月弓,今日凑巧看见了只白雁打天上过,闻其哀鸣声龙泽发现是只重伤的白雁,便第一次使用了这银月弓,用弓弦的鸣音将白雁射落,不想这白雁为小姐所获。还望小姐能让龙泽将其带回献给我的母亲,白雁的伤还请小姐放心,龙泽必会好好的帮它医治,不会伤害它分毫。”

慕容隆泽恳切的眼神看着也是一脸凄然的薛冰。

“想不到龙公子也是守诺之人,好,我答应你,此雁公子可以带回去,烦请公子好好的照料于它,薛冰在此替白雁谢过龙公子。”

“姑娘高义,龙泽佩服。”慕容隆泽向薛冰双手抱拳从心里感谢她。

“龙公子,我们就此别过了。”

“薛小姐,后悔有期。”

慕容隆泽从五福怀里接过白雁,看着渐行渐远的软轿,他的唇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本章完结,下一章“:燕太子造访太傅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