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29章::燕太子造访太傅邸

《凤还巢》

第29章:燕太子造访太傅邸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软轿在一座豪华的官邸前停了下来。下得轿来,但见门口两座威严的石狮子分立在朱红漆大门的两侧,左右两扇已经大大敞开的大门上两只豹睛虎头,下方各悬有一螺纹状铜环,在门两侧挂有一副手书对联:门前莫约频来客,座上同观未见书。【注】门上方两个龙飞凤舞的烫金镂刻大字“顾府”高悬其上。

两个早已守候在门口多时的丫鬟见有位模样秀美,清新可人的小姐下得轿来,一个粉衣裙衫的小丫鬟搀扶着前来,身后紧跟着管家祥叔及五福等人,料想这大概就是老爷新认的宝贝女儿了吧!两个丫鬟忙殷勤的迎了上来。

“老爷和夫人呢?”祥叔在门口没有看见老爷顾敬亭及夫人罗惠香。

“有客人造访,老爷和夫人都在会客厅见客,夫人让奴婢先将小姐迎到东暖阁。”一个红色裙衫的小丫鬟突然见到这位神仙似的小姐高兴的一时忘了规矩,插嘴告诉了祥叔。她忙偷眼看了下身边的另一个着绿色裙衫的稍大些的丫鬟,眼神里竟显出无意逾越的信息。

“呀,祥叔,小姐这是怎么了?老爷临走叮嘱再三照顾好小姐的,为何小姐的衣襟上会沾有——?”

绿色石榴罗裙的大丫鬟没有理会红色衣裳的小丫鬟投来抱歉的目光。当她看见这小姐袖口及衣襟上的血迹时,没好声色的看向管家祥叔,这毕竟是小姐第一次回顾府,所以为了避讳她强咽下了后面的两个字“血迹”。

“这——这是白雁——”祥叔被这丫鬟伶俐的眼神给瞪的一时说话有些结巴,嘴巴张了张终没完整的表达出来。

“秋菊姐,大小姐菩萨心肠,你可不知道,途径御辇道,小姐救了一只从天而降的白雁,所以才会这样的。”五福看着有些嗔怪祥叔的秋菊,忙上前解释。

“秋菊姐姐,是这样的,和祥叔无关,都是薛冰任性,还请秋菊姐姐见谅,不要怪罪祥叔!”薛冰也上前替祥叔申辩。

“小姐,这可万万使不得,秋菊只是一个粗使的丫头,您乃老爷的掌上明珠,夫人将秋菊指给了小姐,以后有什么事小姐您尽管吩咐秋菊就是了。”秋菊和莺儿左右扶着薛冰来到了专门为她准备的东暖阁。

“小姐,您无需对这丫头客气,这丫头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平日里照顾夫人,她是听老爷说新收了位乖巧明理的女儿,想和老奴一起来接小姐回府,可是因府里临时有事,老奴就先来了,所以到现在这丫头还在记恨老奴。”祥叔向薛冰简单的说了事情的始末。

“秋菊也是想早些见到小姐呀,刚才得罪祥叔的地方,还望祥叔看在秋菊口直心快,担心主子的份上,不要计较。”

秋菊现在才醒觉这祥叔可不是一般的人,这府里除了老爷夫人,以及这刚回府的小姐,最大的可就是祥叔了啊,她忙向祥叔软语讨饶。

“你这丫头,快去带小姐梳洗妆扮下,顺便帮着这位叫莺儿的姑娘也打点下,毕竟初来咋到很多地方都不熟悉,这里就有劳秋菊照应着,我去会客厅那边伺候去了。”祥叔向秋菊安排着事宜。

“祥叔,你老可要小心伺候,今来的可是,这个——”秋菊好心的提醒着祥叔,最后一句她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竖了一根大拇指,并向会客厅方向晃了一晃,祥叔明白了她的意思,告退出了东暖阁,直向会客厅方向而去。

会客厅的上首席位上一个傲岸的男子正端着一青花盖碗茶轻轻的用茶碗盖拨着上面漂浮的几片松针,并悠然的吹了吹,饮啜了一小口复放在了几上。他的右手抚在太师椅的扶手上,在他的大拇指上有一翠绿的玉扳指套在上面,更显得他气度沉庸,淡定。

一模样娇俏的小丫鬟再次为他换了套新的茶具,并重新冲了一壶上好的庐山云雾,倒了一杯恭敬的奉上。正待她要离去时,这男子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接茶碗时轻轻的拂过她的纤细手指,小丫鬟有些惊愕,瞬时脸颊红云飞渡,抽出手,退了开去。

这男子戏谑的看向小丫鬟逃离的倩影,唇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

“殿下,请!”顾敬亭将刚的一幕瞧在眼里,装作不知,端起青花盖碗茶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啜了一口茶,眼睛向门外扫了一眼。

“太傅今日似乎有心事?为何总是看向门外。”

一袭镶黄色锦衣衬得他唇红齿白,面如冠玉,恍若潘安在生。

“见过太子殿下!”祥叔上前向上位端坐的太子慕容隆渊叩首行礼。

他没有吭声,也没有示意他平身。只是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祥叔,又看向顾敬亭:“太傅,您这管家可是比您老更加繁忙哦!本太子来了这大半日了,都不曾见到这管家的面呢!”

下首的顾夫人罗惠香看向丈夫顾敬亭,见他正低头啜饮着茶水,替他接了这慕容隆渊的话茬:“太子说笑了,这府里里外也就这几个下人张罗着,可巧今儿外头有些事,又得管家亲自去办,之前并不知晓太子殿下驾临寒舍,这都是臣妇的过错,怠慢之处还望太子殿下恕罪。”

“夫人言重了,本太子也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好奇,这往日里都是这管家来迎接我这太子的,可是今日这管家却姗姗来迟,故有此一问。”

慕容隆渊眼睛扫了一眼仍跪地的祥叔,终于发话了:“你且平身吧。”

“谢殿下!”

祥叔起身来到了顾敬亭的身后,侍手而立听候他的吩咐。

“既然殿下问起,那老臣也就如实相告,殿下也知臣年迈,膝下也并无子嗣侍奉左右,可巧,前两日碰见位乖巧聪慧的女娃儿,老臣心下十分喜欢,便收为螟蛉义女,今日这娃儿也是头遭回家,故臣有些失礼,望殿下多多包涵。”顾敬亭起身将实情相告。

“原是如此,太傅不必拘礼,快快请坐。这是在太傅的府上,只有主客之分,并无君臣之礼的。”慕容隆渊客气的看着站在下首的他的老师顾敬亭。

“谢殿下恩典。”

“对了,太傅可否请这新收的螟蛉义女出来也让本太子参详参详?究竟能让太傅您赞不决口的是位什么样的女子呢?本太子倒想见识见识。”

慕容隆渊饶有兴致的看向顾敬亭。

“这个——”

顾敬亭有些犯难,他怎么就忘了呢,这慕容隆渊可是出了名的风流不羁,他的冰儿怎可让他看见?这慕容隆渊现在除了尚未立正妃外,光侧妃都已经先后立了三位,更别替与他那群侍妾是天天笙歌艳舞,屡次劝他专心朝政,可这慕容隆渊就是屡劝不听,屡教不改。让他头痛不已。

“今日怕是要扫了太子殿下的兴了,这孩子车马劳顿,又不曾见过许多大场面,想是乏了,今日也不方便前来拜见太子殿下,待来日臣妇定当亲携小女登门拜谢太子,您看今——”

罗惠香见丈夫一时语结,忙起身与慕容隆渊周旋着,委婉的搪塞了过去。

“也罢。来日方长嘛!太傅为人豁达,夫人贤惠有加,想是这义女也差不到哪里去!”

“多谢太子体谅小女。”顾敬亭及时接过话语。

“太子殿下,恕臣妇先行告退去看看那孩子,也不知道旅途劳顿,这些个丫头粗手粗脚的可有尽心照料。”

“夫人对这位新收的义女如此疼爱,倒是她的福气了,夫人请便。”

罗惠香得到了慕容隆渊的许可,向他行了一礼,出了会客厅向薛冰落脚的东暖阁匆匆而去。

【注】:[宋]楼钥

……本章完结,下一章“:赏红梅太子露微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