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3章::百花谷

《凤还巢》

第3章:百花谷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师傅?为什么百花谷里全是女子呢?”扎着两个小髻的小女孩眼睛望着抱着她扑蝶的美艳女子。

她原本清澈的眼睛一下子变的浓郁通红,松开了怀里粉雕玉琢似的小女孩,爱怜的扶着她娇嫩的小脸蛋:

“冰儿,你已经六岁了,有些事也该知道了。因为世上的男子都是污浊不堪的。他们薄情寡幸,很会骗女孩子,尤其是像你这样单纯又漂亮的女孩子。师傅希望你在百花谷里开开心心的长大,不希望你也有那么一天。所以,你要记住,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踏出百花谷一步,否则师傅会很生气很生气,知道吗?”

“哦!冰儿记住了。”小薛冰似懂非懂的答应着。

坐在秋千上的小薛冰,兴高采烈的荡着秋千,当她高高的荡过师傅的身边时,她清楚的看见师傅在拭泪,师傅为什么要哭呢?难道是她不乖惹师傅生气了?

“师傅,我不想玩了,我想师傅教我药理。”小薛冰突然说道。

“冰儿真的想学?”师傅看着一脸稚气的薛冰。

“嗯”小薛冰坚定的点了点头。

“像,真像。冰儿,你知道吗?你现在越来越像他。”

“师傅说的他是谁?”薛冰看见师傅一脸温柔的望着自己喃喃自语,不知道师傅口中的他究竟是谁?

回过神来的师傅,在听到薛冰的问话,刚才的温柔霎时消失殆尽,一脸的肃杀之气,“这件事以后不许再提,也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记住了吗?”

师傅说完,一脸怒气甩袖离去。

薛冰真的开始跟着师傅学习药理,她很聪明,一点就通,只是从那天开始她没有再从师傅的脸上看到过笑容,而且百花谷里也不许有欢声笑语,违反规定的都将受到重罚。

每到春天百花盛开,群芳争艳师傅的脾气就会特别的不好,那些在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鸟儿可就遭难了,被师傅命令师姐们给用石子打落下来。

她看见在地上挣扎的鸟儿,十分的心疼,就偷偷的医治它们,终于在百花谷内,除了师傅和众师姐,她就偷偷溜到百花谷深处,和鸟儿玩,用树叶子吹奏曲子。这支曲子是她偶尔一次在后山禁地外面,听见师傅一个人在里面吹奏,她便会了。

那里有块好大的青玉石,可好端端的石头,却不知道怎么中间裂了一条缝,不知道是被什么利器所为而分裂了开来。坐到其中一块光滑的青玉石上用树叶子吹奏着从师傅那里偷听来的曲子。

花开花谢,时光荏苒,一晃十年过去。

冬天如约而至,百花凋谢了,唯有那梅花傲然挺立在严寒中,薛冰在谷里带了十六年,她真的好想出谷去走走,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就不得不禁口,因为师傅说过,外面的人都是污浊不堪的。

一个人实在很无聊,就四处胡乱的走,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后山的禁地。

在好奇心的促使下,薛冰终于第一次走进了这百花谷的禁地。

“雁翎居”。

面前赫然一座相当别致的小木屋。看着上面的匾牌,这应该是两个人的名字组合。‘雁’应该是师傅薛雁,可是这个‘翎’又是谁呢?

木屋四周种满了桃树,可惜现在是冬天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光秃秃的枝干兀自屹立在风寒中。

推门走了进去,一幅浓郁书卷气息,丝质的洁白纱幔垂于窗棱两侧,窗下一架古筝跃入了薛冰的眼中。旁边一支通体透亮的碧玉箫呈放其上。

书桌上有一张男子的画像,白衣飘飘,绝尘之容犹如谪仙般洒脱不羁。尤其是那双乌黑犹如深潭的眸子,让薛冰不禁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呢?为何看见这画像会感觉如此的亲切呢?

正在她神游之际,听到一声怒喝:“大胆,谁准你来这里的?”

师傅暴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从未见过师傅如此的生气,薛冰知道这次她闯祸了。

“出去。”

师傅再一次暴怒的声音响起。

薛冰胆怯的向门口挪去。

“站住,你刚才是不是碰过这幅画像,说。”

“师傅,我……他是谁?为什么我觉得好像见过他。他……”

一记耳光落在了薛冰的脸上,她委屈的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师傅,捂着脸跑出了雁翎居。师傅薛雁看着自己兀自停驻在半空中发红的掌心。

她真的打了她?她懊恼的看着桌上的画像,喃喃自语:“翎郎,当初若非你的无情,今日又怎会是这般的情形。”

看着身后跟随她多年的侍女银环:“我是不是错了?”

银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薛冰一路狂奔出雁翎居,跌跌撞跑出后山,路上和一青衣女子相撞,她头也不回的掩面哭着跑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头扎到床上哭泣不止。

须臾,一袭青色裙衫的女子婷婷来到薛冰的身后,她瓜子脸盘,眉目如画,身姿窈窕。不解的看着趴在床上嘤嘤啜泣的薛冰。

“小师妹,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我连叫你几声,你都没听见。”

原来刚才被薛冰撞到的绿衣女子就是薛冰的大师姐陆青霜,看见小师妹哭泣着从身边而过,甚至连她都没看见一般,仍她在后面呼唤她,都没听见。

“大师姐,师傅她,她打我。”薛冰听到了陆青霜声音,起身抱着她向她声音哽噎的哭诉。

“师傅打了你?师傅不是在众弟子中最疼爱你吗?又为何会打你?”陆青霜看着眼睛红肿的薛冰。

“因为,因为我误闯进了后山的禁地,师傅只是生气,赶我出来,可是她后来知道了我看过一幅男子的画像后,就非常的生气就打了我。”

薛冰向陆青霜道出了被打的经过。

“师妹?你去过师傅严令的禁地,还碰了里面的东西,也难怪师傅会生这么大的气了。”

陆青霜听薛冰为什么会挨打,也心里放宽许多,不禁出声安慰她:

“你可知道,上次,二师妹因为好奇偷进了后山禁地,才刚踏进去没几步,被师傅撞见,不但挨了鞭子还责罚她思过半年,这不前些日子才得以解禁。你怎么如此糊涂。师傅对你已经算是很好了,别在伤心了,在众弟子中,师傅还是最疼师妹你的啊!”

“冰儿,你,刚才是师傅一时失手,来让师傅看看。”薛雁突然走了进来,银环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哭泣的薛冰,眼里充满无言的心疼。

“弟子见过师傅。”陆青霜忙上前屈膝行礼。

薛雁看了眼陆青霜,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到了薛冰的身前,拉过薛冰略显冰凉的小手,看着已经有些浮肿的面颊,眼里盛满怜惜之色。

“师傅….冰儿知错了…..”薛冰看着师傅已经不再冰冷,有着久违了的那抹熟悉的温柔双眸,心里酸酸的低头说不出话了。

“青霜,你去拿些活肌露来。”

“是,师傅。”

陆青霜瞧见师傅看小师妹时眼里满是爱怜的神色,不禁有些暗自神伤,师傅已经很久没有这般的对过她了?真是羡煞小师妹了。

刚欲出门的陆青霜,迎面看见一袭红色百褶裙衫,梳着简单桃心髻,斜插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的二师妹项婧,一脸肃容来到了薛冰的房间。

“师傅。”

“你有何事?不是没有为师的召唤,不许出现在我的面前吗?难道你忘了?”

薛雁在看见项婧径自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没有了刚才的那抹温柔神色,代之的是冷若冰霜的厉色。

“师傅,弟子有一事不明白,为何半年前,弟子无意间闯入后山,甚至还不曾踏进禁地,却被师傅责罚思过半年,如今小师妹是后山禁地也进了,而且还看到了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为何师傅不但没有责罚小师妹,还如此关心她。难道师傅你厚此薄彼,大师姐跟随师傅多年,却也不见师傅对她有过这般的疼惜……”

“够了。看来我对你的惩罚是太轻了,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还敢指责为师偏心。我何曾偏心于哪一个,你们众弟子都是我看着你们一个个长大,想不到你竟这样大胆,忤逆我?”

薛雁打断了项婧的话,她手握成拳,看着她,心里很是不甘,为何她幸苦抚养她们成人,教她们武功,传她们医术,还要这般的中伤她。

“师傅,弟子没有忤逆师傅,只是心里不服,师傅为何对小师妹唯独没有责罚。这样恐以后不能叫众姐妹服众。”

“师妹,快住口,师傅做事哪里容得我们来多嘴,快向师傅认错。”

站在薛雁身侧的银环向项婧摇了摇头,用眼睛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陆青霜看见薛雁额头青筋凸显,知道这次师傅动怒了,十六年前,她还不到三岁,她曾见过师傅为了翎叔叔的事情,而动怒,一张击裂了后山的那块青玉石。

当年翎叔叔和师傅曾抱着她玩耍的光滑的青玉石就这样裂为了两半。想不到今日被二师妹再度激怒了,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来。

“我没错,是师傅偏心,偏袒小师妹。还私下传授您的不传之秘,可是大师姐跟您时间最久,师傅都没有传授她百花谷的内功心法,却将它传给了小师妹,师傅就是从心偏袒她。”

项婧仍然固执的看着一边的大师姐陆青霜,凌烈的掌风袭来,项婧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直直的飞了出去,撞在了身后的门柱上,一丝殷红鲜血溢出唇角。

“师傅息怒,师傅……”薛冰忙上前拉住已经双眼充血的薛雁,她沉重的喘着气,因生气身体有些微的颤抖。

陆青霜上前扶起倒地的项婧,查看她伤势,双眸含泪,似有怨言地一脸哀求地看着薛雁:“师傅,念在我们多年的师徒情分,还望师傅手下留情。饶过师妹这次。”

“孽障!若不是念在师徒一场,刚才为师也不会只出一成力,否则定让你命送当场。”

“谢师傅不杀之恩,可是弟子只想师傅能秉公处理私闯禁地之罪。”

项婧的倔强,让薛雁有些震惊,这丫头都到了这份了,为何还要逼她对冰儿严惩。看了眼身边的薛冰,对她狠了狠心:“冰儿,你私闯禁地犯了家规,为师罚你思过三月,你可服?”

“师傅?”薛冰看着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怎么?你有话说?”薛雁强压住心里的痛,严厉的看向欲言又止的薛冰。

“没,没有。弟子认罚。”薛冰低头,看着脚下青玉石板。

“你现在还有何话说?”薛雁走到项婧的身边,伸手抬起她沾了些血迹的下颌,随即从衣袖里拿出一粒药丸喂到了她的口中,转身离开。

“师傅,这是?”

陆青霜不解的看着薛雁的背影,出声询问,她不知道师傅给项婧吃的什么?

自从师傅从十六年前和翎叔叔离开。不多久和银环姑姑返回百花谷,师傅的性情大变,她甚至有些害怕她,自从有了小师妹,师傅的眼里几乎只有她,所以她只能小心的服侍着她。

“你放心,这是治内伤的,不会要了她的命,要她死简直易如反掌。”薛雁没有回头,扔下一句话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银环看了眼屋内的三姐妹,无耐的跟了出去。

“师妹,想不到你在师傅的心里也不过如此而已。哈哈哈……”

项婧看着呆立当场的薛冰,她的嘴角扯出一朵满意的花朵。

“二师姐,大家都是姐妹,师傅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师姐你又何必因为我受不受责罚而惹师傅动了肝火?”

“我惹师傅动了肝火?呵,师妹?你推的倒是一干二净啊?是你私闯禁地在先,本就该罚。平日里,你占尽了师傅多少的宠爱,让你也试试思过的滋味,师傅还真是看重你啊?三个月,还是用我的性命相迫。想当初,师傅对我可没这么仁慈,打我三十鞭子眼睛都没眨一下啊。如今你就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的思过吧,小师妹,哈哈哈……”

项婧的话还萦绕在耳边,薛冰呆坐窗前,师傅真的要让她思过三个月,这怎么可以呢?她会疯掉的。

她必须离开百花谷,简单收拾一个小包袱,摸出了园子。

想在最后看一眼师傅,复折返到师傅的厢房外,屋内黑漆漆的,师傅并不在,大概又去后山了吧,师傅几乎十多年来一生气就一个人呆在后山的雁翎居好几天。

轩窗外,弦月华浓,眼珠一动,轻轻推开师傅药房的门,药草味弥漫整个房间。随手抓过几个小瓶子塞到了包袱里,又溜到厨房准备了些干粮,才偷偷的牵过奔月一路飞奔出了百花谷。

……本章完结,下一章“:侠骨仁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