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30章::赏红梅太子露微意

《凤还巢》

第30章:赏红梅太子露微意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东暖阁内寂静无声,罗惠香看了看空荡荡的厢房,并未见到她急于想见到的义女薛冰,她眸光转向正进屋的红衫小丫鬟:“红莲,小姐呢?”

“回夫人,秋菊姐陪着小姐去了园子,说是先带小姐四处走走熟悉熟悉环境。”

“去了多久了?”罗惠香急切的看向叫红莲的丫鬟。

“刚出门。夫人,要红莲去唤小姐回来吗?”红莲看着匆匆出门的夫人,也忙跟了上去。

会客厅内,顾夫人罗惠香离去后,顾敬亭上前向慕容隆渊进言:“殿下,端王已经被陛下以太后寿诞为名急召回京,靖王那边也开始蠢蠢欲动,唯有二皇子瑞王尚无任何动静,殿下也该有所防范才是。”

慕容隆渊轻呷了口刚那俏丫鬟为他泡的云雾茶,看向顾敬亭:“太傅不必担忧,二弟隆沼向来闲云野鹤,四处游历。至于三弟隆泽虽掌管天下兵马大权,可是他的母妃的身份,他这辈子也不可能有被立为储君的一天,即使父皇十分疼爱于他,也是无可改变的事实。四弟隆澈与本太子又同为母后所出,也是不足为虑。五弟隆清尚幼,难道太傅还担心一个十岁孩童会抢了本太子的储君之位不成?哈哈哈——”

“听说各国使者已络绎到了青州,前日里有探子抱靖王殿下和齐国太子私下已经见面,一旦他们二人联手,恐怕殿下这储君之位岌岌可危,还有——”顾敬亭将目前的局势分析给慕容隆渊,希望能引起他的重视。

慕容隆渊显得不耐的打断了他:“太傅,本太子好不容易逃离母后的唠叨,回到太子府,又被清妃絮叨个没完,就来到了太傅这里讨杯茶喝,躲一时的清静,想不到太傅也是对本太子一番说教,本太子今日心情不佳,不想谈及此事。听说太傅从岭南移植了稀有的梅树,想必时梅花下开的正艳,不如太傅陪本太子一同去赏梅如何?”

“这也得谢殿下相助,今日难得殿下雅兴,老臣当然荣幸之至,殿下,请!”

顾敬亭对慕容隆渊的心性是知根知底的,亦不复多言,身后的随侍忙近前为慕容隆渊批上了茄色狐皮风氅,两人一前一后向后花园方向行去。

梅园就在后花园处青石拱桥的西角上,出了院门,四顾一望,并无二色,一片红梅吐蕊的世界。刚转过园子的角门,便已闻得一股寒香拂鼻而来。

百数株红梅却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寒风飒飒过处,枝丫摇曳,朵朵梅花迎风招展。

“太傅,且看这美景当前,太傅何不赋诗吟颂一首若何?”

顾敬亭望着眼前满目盛开正艳的梅花,触景伤情,娓娓吟来:

雪残风信,悠扬春消息,天涯倚楼新恨,杨柳几丝碧,还是南云雁少。锦字无端的,宝钗瑶席,彩弦声里,拚作尊前未归客。遥想疏梅此际,月底香英白,别后谁绕前溪,手拣繁枝摘。莫道伤高恨远,付与临风笛,尽堪愁寂,花时往事,更有多情个人忆。【注1】

“今日能听太傅应景偶填妙词一首,隆渊受益匪浅。只是太傅这词似乎有些感伤之意,不知隆渊说的可对?”

慕容隆渊也只有在这种轻松的场合时才会以名字自称,他深知顾敬亭一生唯独喜爱梅花,所以不惜重资助他从岭南移植了各色的罕见梅树,刚又听他这感伤之词,猜测他曾经年少时也是难逃一个情字吧!

“殿下对臣谬赞了,这都是陈年旧事了,臣扫了殿下雅兴,请殿下恕罪。今日臣斗胆恳请殿下也即兴赋诗一首,还望殿下成全。”

“也罢,今日就借这陆放翁的词来一表心迹,太傅且听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顾敬亭嘴里反复吟着这句词,脸上阴云密布:“殿下,这词——”

“太傅无需多言,隆渊性喜风月,对朝政无甚兴趣,只是苦了太傅为隆渊付诸了这许多岁月。隆渊愧对太傅期望。”慕容隆渊打断了顾敬亭要出口的话。

“太子言重了,臣也是为殿下担忧。”

“太傅过虑了!没那般言重的。对了,今日母后召见隆渊,要隆渊明日太后寿诞上,邀丞相千金一同赴宴,许是这太子妃人选已是早就替隆渊内定好了啊!”慕容隆渊伸了一懒腰,懒洋洋的说着似乎与己无关的话语,顺手攀过面前横生过来的一株红梅在鼻前轻嗅。

“温相之女?”顾敬亭非常震惊这皇后为何会偏偏选中这温显声的女儿。

“正是。”

“难道皇后娘娘她忘了这前朝是如何覆灭的了吗?外戚专权可是朝中大忌。皇后娘娘想必也是为稳定殿下这储君之位,才不得已而为之啊!皇后娘娘真是可谓用心良苦!只是——”

顾敬亭分析利弊,猜测这大概是出自皇后陈佩瑶的意思。

“太傅,如何看?”

慕容隆渊见他没有说话,似有为难之意,便撤消他的顾虑:“太傅直言无妨,这里并无外人。”

“臣以为不妥,温相这十多年来结党营私,朝中多半的仕子出于他的门下,目前到是可利用联姻来协助太子登上大统。可臣担心的是前朝覆亡的前车之鉴呐,所谓与虎谋皮,臣怕日后他位高权重,将是大燕之不幸,望太子三思。”

“太傅所言极是,可是母后那边——”慕容隆泽突然戛然而止,眼睛怔怔的望向远处东边角门旁的青石拱桥上一抹窈窕的红色倩影。

身罩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由于她正侧立拱桥边,头上的斗篷风帽正好挡住了她的脸颊,慕容隆渊并未瞧清她的长相,身边一粉一绿两个丫鬟娇笑着为她指着园内某处靓丽的风景,吸引了她的眸光。

慕容隆渊向前挪了几步,他揉了揉自己有些发花的眼睛复抬头望向拱桥处,空空如也,并无任何人在那里,更别说一个娇俏的身影和两个丫鬟了。

“莫非看花了眼?”

“殿下,殿下——”

顾敬亭见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顺着他的眸光望去,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呐,为何他会如此专注的盯着那拱桥,似有所思,还喃喃自言自语。

“嗯,哦,太傅有何事?”慕容隆渊听见顾敬亭的呼唤,转回心神。

“殿下,园子风急,请殿下保重身体,已是午膳时间了,殿下今日就在寒舍一起用膳吧,粗茶淡饭望殿下莫怪。”

“午膳?哦——太傅不必麻烦了,先前临出门时曾答应清妃与她一道用膳,那么太傅,本太子就此告辞了!”

“既如此,臣恭送殿下!”

两人行至西角门,慕容隆渊再度回头远远看向那青石拱桥处,仍是一无所获,他心里沉闷的离开了顾府。

【注1】:《六幺令》晏几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恋风流太子始惊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