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31章::恋风流太子始惊魂

《凤还巢》

第31章:恋风流太子始惊魂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隆渊刚回到太子府,一袭烟水色蜀锦绣有如意云纹的霓裳宫装,下面是云烟轻罗百褶裙,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外罩墨绿云锦风氅的娴静女子嫣然向他走来,步态轻盈且雍容柔美,一双妙目清澈灵动,风致娟然。

“殿下,您回来了,让清清好等呢!”

一边走,一边神游的慕容隆渊,听到她如此一说,眼里浮现出一抹怜惜神色:“清清,本太子说过会陪你一道用午膳的,你不听话哦,瞧小脸都冻得发紫了。本太子可是会心疼的哟!”

他轻轻揽过她的纤细的腰身,一只手轻摩梭着她略显冰凉的葱茏玉指,脑海中始终浮现着顾府梅林青石拱桥上那抹窈窕多姿的倩影,生怕她又逃离了他的视野,他下意识的抱紧了怀内的清妃夏如梦,再度喃喃的低语。

“为我留下好吗?”

“嗯?殿下,清清一直都在殿下身边的啊!”有些娇羞的又往慕容隆渊的怀内蹭了几蹭。

“殿下,明日太后寿诞殿下能否带清清一起出席呢?臣妾侍奉殿下以来——殿下,殿下——”

感觉到怀内的人的异常,夏如梦抬眸向他望去,但见他一双极具魅惑的桃花眼望向前方不远处的几株开得正艳的红梅喜不自胜,似有所思。

“哦,清清有何事?”正神游的慕容隆渊被夏如梦唤回了心神,他收回视线,低头看向怀内的这张拥有着清秀姿容的女子。

“殿下可否明日带清清一道出席太后的寿诞宴席?”她复又重复一遍,清澈的瞳眸期待的望向他那张黝黑深邃的眸子。

“呃,这个——”

看着他犹豫的神情,夏如梦感觉到了一丝冰凉侵入骨髓,她的身子显得有些微的僵硬,感觉到她的身体的变化,他关切的看向她。

“清清,你今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让曹御医来为你请脉!这些日子以来你可都是胃口不佳,本太子有多心疼你可知道?”

看见相偎依的太子慕容隆渊及清妃夏如梦在那边软语温存,一双怨愤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熊熊怒火来,她转身原路返回。

突听到他温柔的话语,夏如梦心头复又一热,她的身子蓦地一个瑟缩,纤手抚着有些发闷的胸口一阵干呕。

“清清,你怎么了?”慕容隆渊担忧的看着怀内脸色变的有些蜡黄的夏如梦。

“没事的,许是晨间吃了些油腻的食物所致——”她一脸娇羞的避开了他关切的眼神,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她怀了他的骨肉已经一月有余,这是她最后晋升的筹码了。

“没事就好,那你先去用膳,待会让曹御医来帮你瞧瞧。本太子还有事要处理。一会儿再来看你,乖!”

“好!”

夏如梦日渐清瘦的身影消失在了回廊处,慕容隆渊辗转步入书房,沉默不语,近身太监小顺子见他如此神情,知他肯定有心事也不便打扰,静静的站在一边侍手而立,随时听候吩咐。

慕容隆渊旋即折返回御案旁动作熟稔,悠然的作起画来,不大会儿功夫已然完成,但见他脸上隐有喜色,小顺子忙凑上前:“殿下好些时日不曾作画了,小顺子找宫内画师为殿下装裱可好?”

“倘若世上真存在此女该多好?”

听见他自言自语,小顺子听话中意思,已猜得了大概,许是这殿下又看上了哪位佳丽吧,可听这话外音,又不大像,莫非是太子晚间做梦了,他猜必是如此,便偷瞄了眼御案上的画卷。

“好娇俏的一位女子,虽只是个侧影,已经端的这般销魂,这真容恐是天上有,地上无啊!”

画卷上,梅林边处一青石拱桥上,一身披猩红昭君套的窈窕女子嫣然越于纸上,虽是侧影,风帽遮住了脸颊,可是光看这凹凸玲珑的身姿,想必定是位绝代佳人,心想这大概便是太子殿下心仪已久的佳人形象吧。

“大胆奴才,谁许你如此亵渎此女?”慕容隆渊一副嫌恶之色,这死奴才敢说这女子只是一个虚幻的幻像,真是可恶。

“殿下误会奴才的意思了,奴才话还未说完,奴才说的是这真容恐是天上有,地上无,此女便是那天上下凡的仙子游走于尘世间,恰巧让殿下遇上了,这便是仙缘呐,小顺恭喜殿下了!”

小顺子被慕容隆渊的恼怒一个激灵,还好他跟随他许久,对他的脾性甚是清楚,待后面这话一出口,慕容隆渊果然一副笑眯眯的享受神情。

“嗯,这话中听!有赏!”

“谢谢殿下赏赐!”小顺乐滋滋的上前行礼答谢。

望着卷幅上的窈窕倩影,慕容隆渊再度回想起太傅府惊魂一瞥的女子。

慕容隆渊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换了装束的薛冰。

秋菊和莺儿帮她换下了那件沾了白雁血渍的白色狐裘风氅,换上了顾夫人罗惠香为她准备的猩红貂绒昭君套,薛冰本不喜艳色的衣裳,但这是她尚未见过面的义母精心为她准备,红色是讨个吉利的意思,她也不好拂了老人的一片心意,便欣然换上了。

看见有些微局促的薛冰,秋菊巧笑着为她梳理着身后批垂的秀发:“小姐,要是觉得不习惯,不如让秋菊陪着小姐去花园走走可好,老爷一生钟爱梅花,前些日子老爷从岭南移植过来好多稀有的梅花,现下开得正艳,小姐意下如何?”

“爹爹喜欢梅花?”薛冰还是头遭听闻顾敬亭喜欢梅花。

“是的。”

“也好!听秋菊姐这么一说,我倒也想看看这岭南的梅花和百花谷的梅花有何不同?”

薛冰居住的东暖阁距离园子很近,穿过弄堂后的角门就到了,站在青石拱桥上,望向满园白的,粉的,红的梅花,薛冰的局促不适一扫而光,她欣喜的顺着秋菊的手指望着各色新移植来开得尚好的梅树,听秋菊为她讲这梅园的来历。

“秋菊姐?出了什么事?”突然,秋菊和莺儿两人拉过她便匆匆下了青石桥,直奔角门而出。薛冰不解为何突然间要跑得如此的仓促。

角门处,一位身着品月色素缎棉袍的四十开外年纪的中年妇人,燕尾发髻上横贯一玉钗,容光如珠辉熠熠,面容显得十分的焦虑,看着跑出来的仨人,她上前牵过薛冰纤手,无限爱怜的眸光正上下打量着她,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穿红衣衫的小丫鬟,薛冰记得她,好像刚才她说过她叫红莲。

“冰儿,你就是冰儿?”这妇人正是薛冰的义母顾夫人罗惠香。

“见过夫人!”秋菊和莺儿乖巧的上前福了一福,也当是为薛冰引见了面前这位夫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顾府的女主人,也是薛冰的义母。

“冰儿,见过娘亲——”薛冰闻言,就待下跪叩头拜见。

罗惠香眼疾手快的及时扶住了她:“孩子,免了。嗯,快让为娘的好好看看。”

“老爷真好眼光,冰儿果如老爷所述一般,冰雪之姿,仙娥之容,气度沉静,高洁若兰,快咱们娘俩屋内说话,别冻着了。”

罗惠香初见薛冰,心里喜欢的都忘了还在园子外,她得赶紧将她藏起来,免得被太子慕容隆渊给发现了,她赶到时远远见到太子正愣愣的瞧着这边,趁着他误以为眼花,揉眼之即,她用手势令两个丫鬟将她带出了园子。

万一被这太子瞧上,深宫内又平添一位白发红颜。太子的好色她早有耳闻,她可不想这么早就和女儿分开,她一生无有子女,难得老天怜悯,送来这仙子般的女儿,她怎能舍得让她进那金丝牢笼去,她要好好的为她寻门好姻缘。

……本章完结,下一章“:齐太子突谒端王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