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4章::侠骨仁心

《凤还巢》

第4章:侠骨仁心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给我水,水……”床上的男子略显干涩的嘴唇里发出含糊不听的呓语。

伏在桌上的薛冰被惊醒了过来,他看了眼床上的男子,起身倒了些水端了茶碗来到床前。

“奇怪,怎么嘴唇干裂成了这样?”

薛冰心下大惊,搭上他的脉搏,一股暴热的感觉让她不禁秀眉微蹙,他发烧了?他将水向他的嘴里灌去,可是刚碰到他的嘴角,水却全洒到了外面,为了避免水迹沾到了面颊,薛冰忙用丝绢替他擦拭干净,他还在昏迷中,根本无法喝水。

薛冰用小汤匙过来喂他水喝,任她忙出了一身汗,碗里的水是一滴都没喂进去。

看见他干裂的唇角,薛冰将随身带的一个药瓶打开,取出一粒药塞进了他的嘴里。这可是治退烧的良药,还好走时多备了些,想不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他在做梦?听见他在呓语:“若夕……”

“也罢,医者父母心。”稍有迟疑,薛冰习惯性的咬了下红润的樱唇,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端起茶碗喝了口水,倾身下去嘴巴对着那张干裂的唇,将水灌了进去,起身又喝了口水,如此反复几次,看见面前的唇已不再像刚才那般的干裂,她也稍松了口气,猛然间,她发现男子的眼睛微睁,看着她,她的脸霎时绯红一片。

男子紧紧抓过薛冰的手。

“若夕,你终于来了,你是不是始终放不下我?我没有怪你,我只恨我自己为何要那样对你……”

“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

若夕,薛冰这次听清了,他呓语时的说的好像就是这个,听着像是个女子的名字,他肯定把她当成了若夕,准备向他解释,谁知男子又昏昏睡去。只是她的手依旧被他紧紧的攥在手心,任她怎么使劲就是无法抽出手来。

“嘿,有了。”薛冰,伸手在他肋下轻挠了下,还真凑效,他松开了紧握她的手,伸手护住肋下,总算解脱了出来。薛冰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看着床上的男子,已经被她用纱布包扎的像个蚕蛹似的头部,不知道是什么人如此狠心给他下了天下至毒的血煞蛊,要不是恰巧遇到她,估计这脸也毁了。

好在遇见了她,这两日来,她每日隔三个时辰就会用自己的血液来喂他。血煞蛊毒已经差不多全解了,从眼眶周围的肌肤来看,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他的脸也该好了。而且还会比以前更加的光洁。

将他身上的被子给他掖好,伸手探他的脉搏,很稳定,看来师傅的药起作用了,已经不烧了。

天刚亮,薛冰将已经凉了的药拿到厨房,帮他重新热过。

转眼在福来客栈已经住了三天了,每天都是帮这位男子换伤药,熬药,喂药。

最麻烦的是这男子自从那次迷糊中醒来后,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好像不愿意醒来似的。每次喂药都洒了出来,最后还是她用嘴对嘴的方式帮他灌药。

薛冰不明白,明显他已经过了这危险期了,按理也该醒了,可他就是昏睡,而且每次喂药,只要她拿着汤匙,他好像就在排斥般抿紧了嘴唇,最后她又得用嘴巴来度他入药。

四喜每日都来帮他换洗衣裳,这男子的体质很好,背部的伤也愈合的很快。体内的毒也差不多清了。

昨夜又如此照顾了他一夜。刚帮他喂药后,困意袭来,她趴在床边刚打了一个盹,就听到了外面走廊里有脚步声。薛冰打开门,见是四喜端来了洗漱的水来。

“姑娘,您洗洗吧,还有,提醒姑娘一声,像您这般花容月貌,身边没个人保护不行,而且这客栈里什么人都有,为了您的安全,以后您的饭菜我都给您送楼上来,药我也帮您煎,不用姑娘在前前后后的跑了。”四喜真诚的看着薛冰,好心的提醒她。

“四喜,真是谢谢你。”

“姑娘客气了,这都是四喜该做的,我去给您准备早点。”四喜见薛冰如此高兴,心里也乐开了花,他就是觉得下面那些污浊的人老是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她看,心里就不舒服。

薛冰觉得四喜说的有理,的确自己一个单身女子在外很是不便。

看了眼床上依旧昏睡的男子,将几日前让人买的几身男子衣裳拿出来比划着,最后挑了身白色的锦袍穿在身上,学着男子的打扮,将头发高高的用一跟丝带竖起。

四喜端来了早点,在外叩门:“姑娘,早点备好了。”

薛冰将系头发的丝带往后轻轻一摔,将门打开,静静的看着四喜。

四喜抬头看见一袭白色锦袍俊秀儒雅的公子开门,先是一愣,旋即低头连连陪话:“公子,对不起,小的走错门了,打扰公子了。”

看见转身欲走的四喜,知道四喜没认出她来,薛冰看着傻傻的四喜,不禁玩味大起。

“既然都送来了,那就留下吧。”

“对不起公子,这是一位客人先点的,带小的送到后,在给公子送一份过来就是了。”

四喜听见身后传来声音,忙恭敬的说着。

“哦?客人?那我是什么呢?怎么小二哥还对客人区别对待呢?”薛冰偷掩着嘴在心里乐。

“公子当然也是客人,只是,只是那位客人已经等了多时了,还望公子见谅。”

看见四喜好像受到了惊吓,薛冰不忍再捉弄他,“噗”笑了出来。

蓦然听见好像女子清甜的笑声,抬头看着面前正笑着打量他的公子。随即眼睛瞪的溜圆:“公子,哦,不,是姑娘,你,你扮的可真像,把四喜都给骗过去了。我就说怎么肯能走错了门呢?还在纳闷呢!”

“怎么样?”

“姑娘灵气可人,真是扮什么像什么?”四喜看着薛冰一身男儿打扮,觉得这姑娘真是美丽之极,扮公子模样竟是这般的清爽淡定。

边吃着四喜送来的早点,边听着四喜唠叨。薛冰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有些傻气的四喜了。

“四喜,这里是什么地方?”

“姑娘您不知道?这里可是青州城。”

“这里是青州?那你知道这里距离西川有多远吗?”

薛冰听这里是青州,她不曾出百花谷,所以也不清楚青州的事情,又怕师傅派人来追击她,就不禁向四喜打听。

“青州城在东,西川在西,所以从这里到西川少说也得十多天的路程吧。”

薛冰想想也是啊,她当时是快马加鞭一路狂奔出来的,日夜兼程。要是按一般的脚程计算也就如四喜所说的吧。

师傅也不一定会这么快找到这里的,何不出去逛逛呢?打小就在百花谷,还没真正的见过外面的世界呢!这位公子只要安心休养一两日便可。

“四喜,这里可有什么好玩的?”

“这可多了去了,不知道姑娘你想知道哪方面的呢?”

“你就捡你知道的说说吧。”

薛冰自己也不知道,她对外界了解的都甚少,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么就要好好的玩一回,回去再思过也好有个念想。

“青州城东有一扬名湖。传说十多年前,有一个书生上京赶考,曾在此湖游览时碰到了一位天仙般的女子,两人伉俪情深。后来听说那书生不久便高中状元扬名天下,这湖也从此更名作扬名湖。好多年轻的姑娘家都喜欢去那个地方游玩。还有就是城东苏家小姐苏文娣今日在扬名湖畔搭彩楼招亲。这苏小姐可是这青州的第一才女呢!”

“扬名湖?好美的一个故事。你知道后来那个书生有没有和那女子在一起呢?”薛冰没有注意四喜后面的话,她只关心那书生是否和那位女子在一起。

“那个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后来那书生,不对,那状元郎成了尚书温大人的东床快婿。”

“温大人的东床快婿?那女子是姓温吗?”薛冰不禁有些好奇的追问着四喜。

“不清楚,好像状元郎是入赘到了尚书府。”

四喜挠着脑袋,回想着从大人们口中听说的这个故事。

“四喜,这里是最后一剂药,今天就有劳你替我照顾下这位公子,我想出去走走。千万记得公子的脸不能沾水,等我回来再拆纱布。”

“公子中的毒是不是清除了?姑娘真是好本事。四喜真是佩服的紧。”

听薛冰说回来拆纱布,四喜就知道这公子已经无碍了,这姑娘真有能耐,刚来那会,他看这公子怕是过不了几日,谁知这姑娘竟医术如此了得,硬是将他从鬼门关给救回来。

“行了,别拍马屁了。今天一切就拜托你了。”

“好的,只是姑娘早去早回啊,路上多加小心!要备马吗?”

“也好,我好几天没看见奔月了,正好出去溜溜马儿。”

奔月在见到一身男子打扮的薛冰,依然嗅的出主人的气味,它仰天长啸。

纵身跃上马背,策马扬鞭,狂风掠起她的长发,掠起她的裙裾,翻卷如飞,涌荡如蝶。

……本章完结,下一章“:扬名湖畔风华露(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