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41章::情中情因情感妾心

《凤还巢》

第41章:情中情因情感妾心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个明晃晃的物什向着宁若夕后背直逼而来,说时迟那时快,慕容隆泽一个旋身挡在了她的身前,反手一掌拍去,几个黑衣蒙面人其中一个应声倒下,几个小毛贼他根本没瞧在眼里,几招过后,几个黑衣人惨败下阵来,其中一个瞧了眼亭台石桌上的空酒杯,向其他几人使了一个眼色,当下几人便不再恋战,纵身向旁边的密林里逃也开去。

“若夕,你有没有伤着?”慕容隆泽没有追击,只是紧张的来到宁若夕身前打量着她。要是刚那几个贼人敢伤了她分毫,他是断不会让他们活着见到明天的日出。

“没有。”宁若夕仍有些惊魂未定,她轻轻摇了摇头。

她安然无恙他也就放心了。突然,他一个站立不稳,眼前的若夕越来越模糊,他摇了摇头,伸出手去,却抓了空,趴在亭栏处,大口喘着粗气。

“泽,你怎么了?啊!——你受伤了?”刺耳的女子尖叫声响过,宁若夕瞧见一柄匕首豁然插在他的背心,已经深没至尾部,他的脸已经呈现青紫色,唇角有鲜血渗出。

雪,铺天盖地而来,她凄楚的俯身将他拥在怀内,泪如雨下。

“泽——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替我挡去那一刀,我倒宁愿倒下的是我。而不是你!”看见他痛苦的神情,宁若夕疯狂般的呼喊着,质问着。她已经无颜再面对他。却要残忍的让她看着他在她面前倒下。

“若夕,我说过今生会呵护你一辈子,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慕容隆泽断断续续的说着当年他对她的承诺。

是的,他没忘,他还记得。

她也没忘,当马车掉落悬崖时,娘亲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将她抛出马车,她毫发无损的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看见娘亲和马车掉下山谷,她的心撕裂般的痛,他当时将她拥在怀内软语承诺:“今生我会呵护你一辈子,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慕容隆泽很不习惯他的父皇让文武百官在城门口隆重的迎接他回国,他谴了随从先行入城,而自己却驱马操小道准备回宫,好给他的父皇和母妃一个惊喜。

斜刺里一辆马车直向悬崖冲去,似有妇人的呼救声:“谁来救救我的夕儿!”

他飞身上前,用掌力拍裂车厢。一个娇躯跌入了他的怀抱。看见怀里惊魂未定的娇颜,他年轻的心在激荡神驰。也在同时,马车掉落悬崖。

“娘亲——”怀内的她绝望的放声恸哭,让他的心为之一痛,他对她发誓这一生都会呵护她,不会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只是当时是她在他的怀内,而此刻却恰恰反了过来。

不行,她一定要救他,她不能看着他倒下去。她也要用自己的一生去呵护他,不要他受到伤害。她毅然起身向着侍卫离去的方向跑了开去。

雪,纷纷扬扬,真后悔当时为什么要遣散了侍卫,让她们退去十里之外,现在要去哪里找,她继续小跑着,雪越来越厚,她提着裙裾艰难前行,心里无数个声音在呐喊:泽,你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等我回来,等我找人来救你。

脚下一个趔趄,宁若夕重重的摔倒在雪地里,一阵眩晕袭来,她失去了意识。

“若夕,若夕——”看着渐渐消失的黑点,慕容隆泽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踉跄着下了长亭,右手食指在唇边打了一个呼哨,少倾,一匹健壮如飞的黑色骏马远远飞驰而来,正是他的座骑——烈焰。

“若夕,你终于还是舍我而去了。”一丝苦笑浮现在他的唇角,显得那般苍白无力。

星眸微转,缓缓抬首:“泽,难道你真的已经对我再无半分的情意可言?”

“现在谈这些似乎已经晚了不是吗?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四弟媳——靖王妃,而我是大燕帝国的端王爷,按辈分你该和四弟隆澈一样唤我声三皇兄。”慕容隆泽犹显得低沉的声音消融在静谧的寒夜。

“靖王妃?三皇兄?”宁若夕幽幽的念叨着。

夜晚的寒风飒飒拂来,蓝色羽缎风氅微微地翻转,曲廊边梅花清幽香气隐隐弥散开来。

“时辰不早了,你该休息了。哦,对了,你的身体也已经无碍,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四弟,他这两日不在府内,估计也该回来了,明早定会前来接你。”慕容隆泽长身玉立,夜晚的寒风吹起他玄青色锦袍下摆冷冷飘荡。

“泽——三皇兄,您的伤?”

宁若夕有些疑虑,他当时伤的那么重,为何才三五日光景便像没事人一般,仰头看着他突来的淡淡的疏离,樱唇微勾,唇角不自觉的浮上一缕苦笑。

“你看本王现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此处?”

“那就好,那天我突然舍你而去,其实是去——”

宁若夕看着一脸沉静如水的慕容隆泽将接下来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她误会了他这么多年,现在再说那天其实她是去找人救他,还有什么意义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起嫌疑手足生嫌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