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还巢 [目录] > 第8章::不速之客(一)

《凤还巢》

第8章:不速之客(一)

红布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公子请留步。”

苏百川浑厚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薛冰有些窘迫,这苏百川还真是厉害,好像知道她心中所想,他不是很忙吗?怎么会主意到她想偷溜呢!

“敢问老伯有何指教?”她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讪讪的问道。

“恭喜薛公子摘的彩头,既然已经开场,何不把这出戏做足了呢?”

这苏百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就是听不大明白?直觉告诉她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啊!这,这怎么使得?”

“当然使得!现在我们可是一家人啊!你也应改口叫老朽爹才是。今天的婚礼还得有劳薛公子!”苏百川一脸讳莫如深,笑呵呵的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薛冰。

薛冰有些懊恼自己的一时冲动,想不到招来了麻烦,这下可如何脱身?

台下众人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纷纷道贺:“薛公子,你还等什么呢?快去拜堂吧!”

薛冰被众人簇拥在中间,她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

一顶软轿徐徐前来,路过扬名湖时,彩楼这边的纷乱的聒噪声传来,轿子里的人挑起轿帘向彩楼方向望去。

“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轿子外边身着玄青衣衫侍卫忙俯身轿前回禀:“回王,公子,今日苏坊绸缎庄的千金在此摆擂台招亲。”

轿帘轻缓的放下,轿子里的人闻言沉默不语,少顷,听见他又问道:“可是这首富苏百川家?”

“正是。”侍卫恭敬的答道。

窗帘再度掀起,远远看见一群人正前呼后拥围着一位俊朗的白衣公子。不知为何看见这公子,他会莫名的有股亲切感,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要喷发一般的激动。

跟在软轿后面的一个店小二打扮的随从,望着人群中渐渐远去的白衣公子的背影愣怔出神,这背影端的熟悉,似在哪里见过一般,怎就是想不起来呢?

“还不快点跟上。”玄青色服饰的侍卫转身看见远远落在后面发愣的随从,出声唤醒正在神游的他。

“哦,来了。”他小跑着跟上了软轿队伍,一行向城东而去。

被众人一路涌到了苏府,三五个丫鬟再度簇拥着她,手里捧着锦绣喜服正七手八脚的要帮她换装,她现在是真的后悔自己的多事,该如何收场?

“你们,我,我还是自己来就好了。”

薛冰实在不习惯被人这样拉扯来拉扯去,她拿起喜服走到了屏风后,自己穿戴整齐。

现下只能先稳着这苏氏父女,看她父女二人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如果她如实说了,说不定还能放她走也未可知。

“这位姐姐,能否容我见见苏小姐?”薛冰看着身边侍立的一位俏丫鬟。

“姑爷,马上就要拜堂了,等入了洞房您就能见到小姐了。”

丫鬟抿着嘴偷笑,心想:这位姑爷还真是急性子,还没拜堂呢就已经等不及想见她家小姐了。

“那麻烦姐姐帮我传个话,我想见见苏老爷,我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和苏老爷说,再晚恐怕就要铸成大错!”

“姑爷,您怎么还一口一个苏老爷的叫?您要改口叫‘爹’了。”一位四十多岁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脸型瘦削,隐约可见年轻时候的尖细瓜子脸。脸上仅是敷着薄薄的淡粉,却是白皙亮眼,是自然的那种白里泛红。前额上皱纹清晰,却平添雍容华贵之风,并不显老,满脸喜气的上下打量着薛冰。

“嗯,果真好模样?小姐好眼光。”这妇人上上下下瞧着薛冰。

“姑爷,老身是小姐的奶娘,大家平日里都喊我李嬷嬷。”

“原来是李嬷嬷,薛冰这厢有礼了。”

薛冰刚要起身见礼,李嬷嬷将她按回太师椅上:“姑爷,客气了。”

身着绿衫的小丫鬟匆匆闪了进来,向薛冰曲膝福了福身子,直接走向和薛冰说话的李嬷嬷身边。

“李嬷嬷,小姐正四处找你呢?”

“小姐现在榕园吗?”

“是。”

薛冰却是一脸的愁容:四喜肯定等心急了,也不知道今日那位公子可曾醒来,伤势有没有好转。现在看来是越来越麻烦了。

“姑爷容我先去看看小姐,待会在来侍奉姑爷。”

李嬷嬷向薛冰招呼了声,跟着那绿衣丫鬟向榕园方向而去。

回过神来的薛冰,觉得该让这李嬷嬷帮帮她,她忙起身:“嬷嬷,等一下,我还有话说。”

看见前方已经走远的两个身影,薛冰这才发现李嬷嬷和那丫鬟已经走了老远了,压根就听不见她的呼唤。她无力的跌坐太师椅上。

灯火辉煌,丝质宫灯沿着楼台殿阁一路高悬,整个礼堂耀眼如昼、温暖如阳。

“吉时到”

司仪一声高唱,一身大红喜服打扮的薛冰被众人涌到了礼堂,上方端坐着苏百川,他的旁边座位上是太傅顾敬亭,两人相看一眼,笑着颔首。

不大会儿功夫,由李嬷嬷和那个叫芸儿的丫鬟搀扶着同样一身火红喜服的苏文娣徐徐前来,她头顶喜帕踩着莲步袅袅的来到了薛冰的身边。

“新郎,新娘拜天地。”

“一拜天地!”

“且慢!”

一身泼墨流水云纹白色绉纱袍的温子玉走了进来。

“文娣,难道你真的愿意嫁给这位薛公子?也不愿意嫁给我?”

“温公子,今日小女大婚,感谢温公子前来助兴,苏某在此谢过。”

苏百川对这个不速之客甚感头痛,但却无可奈何,凭他生意场上多年的历练,来者是客,只好赔笑应承着。

这温子玉倒蛮痴情的,薛冰在心里对这个温子玉影像稍有些改观。其实他也并非世人传言的那样不羁,要是他生活上能检点一些,与这苏小姐倒真是挺登对的。

“温公子,小女子无话可说,今日小女子与薛郎喜结连理,也是天意。还望温公子能成全,公子既然来了就留下喝杯喜酒吧。”

苏文娣已久顶着喜帕,她希望温子玉能明白她的心思,于是主动伸手牵住身侧的薛冰的衣袖。

“老爷,温大人和夫人来了。现在会客厅。”一个小厮跑进来向苏百川如实禀报。

温显声?苏百川和此人素无往来,也就是这几月来,他曾多次请冰人【注:(1)】,前来为他的儿子温子玉来提亲,也被他以爱女年幼婉拒掉,和此人并无过多的交往。

擂台上武比输了的温子玉负气拂袖而去,那个叫温良的小厮又适时的突然消失,他就知道今日不会太平静,果不其然。

苏百川看了眼左首席位的好友顾敬亭:“敬亭兄,有劳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这不速之客可是大燕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可是怠慢不得,他忙起身和管家一前一后往会客厅而去。

【注:(1)】:冰人,古代帮人牵红线,撮合姻缘的一种职业人士的称呼,也叫媒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速之客(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