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再世女子新生记 [目录] > 第19章: 初遇冰雪大军

《再世女子新生记 》

第19章 初遇冰雪大军

留情知心姐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取下头盔极其优雅的盘膝坐在地上,将左手的百宝箱放在身边,将右手的翠玉琴小心翼翼的放在双膝上,慢慢抬起修长美丽的玉手,按在琴弦上,随着我纤长的手指一上一下,行云流水般得音乐从指缝间飞出来,一首古筝大师娄树华先生的不朽作品《渔舟唱晚》被我弹的淋漓尽致。

晚霞!绮丽的晚霞,时儿象骏马奔驰,时而象怒吼的雄师,时而象朵朵鲜花绽放……我看着看着,身体开始感到轻飘飘的,仿佛自己也成了一片晚霞,万能战衣完美的衬托出我婀娜多姿的绝美身材,一阵风吹过,如轻纱般轻柔的衣摆随风摇曳,银白色的战衣披上了晚霞的艳装,活像衫裙的仙子,翩翩起舞……。

突然之间,天边飞来黑压压的一片东西,我的妈!那……那不是飞马,不错!是冰雪帝国的飞马,天呀!也太多了吧!速度极快,转眼就近在咫尺。我开始有点发抖,额头上开始发冷汗。

“拦住他们,用颜色最淡的那颗宝,挥动你的手臂向飞马的腿射击”这时主脑斩钉截铁、当机立断的说。

我条件反射般的挥动起戴着手镯的右手,一个半弧型的光环从我手臂上射出。

随着一声凄厉的马啸声,冲在最前方的一匹白如雪的飞马,身体急速向坠,后面的天空急速飞行的飞马全部被这突如奇来的事件呆了,全都盘旋在空中不再向前飞行。

“笨蛋!发什么呆,快点下去救人,但愿还没死”电脑急促的在我耳边叫道。

“我杀人了吗?”一种强大的恐惧与悲伤在我体内漫延。

“你再不下去看看,恐怕要变成真的了”主脑恶毒的提醒我。

“我不要他死,不要……”我恐惧的慌乱的摇着头,长发开始在风中飞扬,我用力的踩了一下靴低,身体如流行一般向白马坠落的方向射去。

天!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我的胃开始翻滚,浑身开始颤抖,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飞马被摔的支离破碎,血肉模糊,虽然我在医院看惯了血腥的场面,但是如此直观的惨状还是没有接触过,何况是我一手造成的,可是……人呢?

“在前面,好像还有心跳”

一个身着金色战袍,头戴金色盔甲的人仰面躺在地上。

“上帝保佑,但愿他还活着”我在心里暗暗的祈祷。

我战战兢兢,跌跌撞撞的跑到他身边,用颤抖的手搭在他血凛凛的脉搏上,脉搏非常的微弱,但是,不是没有,这证明目前他还没死,我略略有些心安,一下子瘫在地上,附在他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该死的女人,你是准备压死我吗?”一声微弱沙哑的咒骂从金色盔甲人口中飘出。

“是你在讲话吗?天!你醒了!太好了……”我抬起头使劲的擦着眼泪,可是越擦越多,现在我也搞不清是因为恐惧还是担心,又或是开心,反正眼泪就这样不停的流。

“就算我没死,你也没必要如此失望,哭这般伤心,我现在没有还手的力气,你可以补我一剑”居然还可以调笑我看来没什么大碍。

“啊”我对上了一个怎样的眼睛,眼珠是蓝色的,不是晴朗时天空的蓝,那似乎太天真了;不是冬天晚上天空的蓝,那似乎太恐怖了;不是狂风骤雨即将来到时天空的蓝,那似乎太阴险了;那是温柔而深沉的蓝,使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驰神往。

“唉!将军说笑了,伤你并非我本意。”我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将他身上的黄金盔甲解开,唉!这盔甲不是简单的难脱若非宝石的帮忙,我还真是没办法帮他脱掉。

“将军你这盔甲应该价格不菲吧?”金色盔甲人被我一番折腾,疼的直皱眉头,他瞪了我一眼,再没半点开口的力气。

“你说我将它买了好不好?应该够我花销一段日子了吧?”嘴里和他不着边际的乱说,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我轻轻抓起他脱臼的臂膀猛的向上一凑“咯噔”一声已经接好了他脱臼的臂膀。

“将军可真是命大,从如此高的地方摔下,只是臂膀脱臼,和一些皮外伤,其余的并无大碍”我站起身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眼里含着泪花。

他缓缓从地上坐起,眼睛里的蓝光变得深邃而犀利,一个人怎么会有如此不同的眼神,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快要冻僵了,我突然有种想要掀开他金色头盔的冲动,到底是怎样的人能拥有如此一双仿佛看穿人心灵的眼睛。

金甲人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另类,言语稀奇、举止怪异、看似娇柔可欺,但是举手之间却将他扫下坐骑的女人,同时救了他的女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只见他微微闭起眼睛,突然猛的睁开,做了个极其古怪的手试:“拿下这女人”。

天!什么时候我已经被大队人马团团包围,真是好心没好报,在你全心全意救人之时却被人围了起来。

“唉!农夫和蛇的故事我早就学过,到如今才真正明白它的含意”我有些自嘲的说。

“那是什么意思”金甲人一愣。

“就是恩将仇报意思”

“小姐好像这个词用在这里并不合适,是你打伤我的吧?”言语冰冷犀利一针见血。.

“你认为你能留下我吗?要不是我慈悲为怀,不愿意伤害你,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没了。”我蹲下身体,将掌心低在他的后背,祥和温暖的小宇宙如一股清泉远远不断的流入他体内:“唉!我并非有心伤害于你,将军要知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与悔与终,宁慎于始。下错一着棋,满盘皆是输。小心天下去,大事不糊涂。你认为了一个女人打动干戈值得吗?将军是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龙国终不还吗?要知道,古来征战几人回?我知道将军的地位在冰雪国一定不低,可否帯一句话给冰雪帝君,强扭的瓜不甜,君为轻,民为重。”

大军看我将掌心低在金甲人的后背,以为我要取他性命,全部拉开弓箭严阵以待,神色极其紧张。

金甲人内心大惊,此女子内力之深,闻所未闻,可是她却在大军面前为他运功疗伤,要知道用内力给人疗伤是非常损耗自己的元气的,也是非常危险的,此时要是有人打搅很容易走火入魔,但是她不但一边替他疗伤,还一边神色自如的高谈阔论,真是匪夷所思,恐怖之极,他知道今日是万万留不住此女。

“小姐的话我会帯到,不过小姐是龙国人吗?”金甲人眼神凝定,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知道刚才我的一番话多少对他起了一番作用。

但是她对我的身份很是好奇,毕竟突然冒出我这样的人物,能叫人不好奇吗!

“算是吧”

“那好请帮我带话给龙国皇帝,三天之内将赵小姐送往冰雪大营。否则,就算是我百万大军只剩一人,也要力战到底。龙国既然收了我国聘礼就应该遵守承诺,如果,我国就此罢兵,将会被人取笑。”

他眼神沉静,看不出一丝波澜,语气果断不容人反驳,有一种夺人心肺的气势。

一时间我眼神呆滞,嘴唇发白,有一丝绝望和慌乱:“不是说三个月,怎么……怎么……变成三天了?”

“小姐刚才一番话我受教了,三个月时间太长,如果龙国想履行承诺自然会履行,三天与三个月是没有任何分别的,我国不必将重兵压在边界,浪费粮食。好一句君为轻,民为重。一语惊醒梦中人,此事不能再拖,必需速战速决,告辞”说完他身形一晃,飘入大军之中,只是转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章 反回龙国大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