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再世女子新生记 [目录] > 第29章: 难兄难弟

《再世女子新生记 》

第29章 难兄难弟

留情知心姐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花自漂流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看来我们还真是同病相连,难兄难弟,喝就喝,有道是一醉解千愁”又辣又苦的液体慢慢的从我嘴中滑入肚子里,有种火辣辣的感觉。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唉!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我心里的感受,被你描述的如此透彻,是呀!我也想忘记她,可是正如你所说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此情如何能说消除就消除呢?我要如何才能忘记,说你是懦夫,我又何尝不是懦夫呢?如今虽然她和我住在同一座都城,但是我连见她的勇气都没有,我怕听到她绝情的话语,怕看见她为思念别的男人而痛苦欲绝的脸,放她离去,我不甘心,不放,又怕她从此恨我一生,哈……哈……”他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感情,苦涩得胆汁直往嘴里涌。

天呀!是怎样的女子将如此一个伟岸不凡的男子伤成这样,我的鼻子一酸,两行泪珠儿扑嗒嗒滚下双颊:“大丈夫……何患无妻,我教你几招追妻秘诀”几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我拿起袖子使劲的擦着脸上的泪珠。

唉!人人都说女人的眼泪是武器,看来男人的眼泪比起女人的眼泪又过之而无不及,看着眼前英俊威武的男子因过渡刺激而神思茫然,仿佛魂将离体,悲伤愁苦的模样,我有些不知所措,脑袋有些懵了,世间居然有如此痴情的男子,真是多情反被无情苦。

我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幽幽的挨在他身边坐下,轻轻抬起衣袖,极其温柔的慢慢的将他脸上的泪痕拭去,他醉眼朦胧的痴痴的看着我眼神有些恍惚和迷茫,突然猛的抓住我的手,眼睛变得犀利而阴沉:“大胆,我的脸是你这种人随便可以触摸的”他一脸嫌弃和鄙视的看着我。

老天!这是怎么个状况,刚才还和我称兄道弟,现在却一幅高不可攀模样,刚才还凄凄惨惨,要死要活的模样,现在却一幅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模样。

“放开,你这个疯子”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我气呼呼的甩开他抓住的手,转身向门外奔去。

一把冰冷的剑突然指着我的眉心,冷冷的带着浓浓的杀气的声音传入我耳朵:“没有主人的吩咐,你是那里也别想去”

我七窍生烟,两眼喷火,怒视着对方,冷笑道:“太过分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人真是做不得,早知道就由着他自己一个人伤心死算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霄我们老板那里得罪你了吗?”萧城带着笑意淡淡的开口问道。

“老板?这小子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老板”霄大感诧异。

“刚才”萧城就像说今天的天气一样。

“什么!萧城这是怎么回事”看来这消息给霄的震撼着实不小。

“你是怎么混得,刚才外面如此热闹,难道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萧城讽刺的看着他。

“这和此事有关系吗?”

“我和她打赌我输了,这天下第一楼就归他所有,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霄”老天!莫非那是冰雪帝君,真是流年不利,怎么怕什么来什么,唉!原来他对赵柳琴如此痴情,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他并不知道赵柳琴已经死了,如今的赵柳琴只是一个空壳而已。

“霄,放他走”低沉听不出一丝情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霄的剑一离开我的眉心,我立刻头也不回的冲出门,片刻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

“给我跟着此人,如此人物进了城都没人知道,霄你最近真是令我失望,一个神医来无踪去无影,现在这位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冰雪帝君眉头紧皱,脸上再也看不出一丝波澜。

霄听的冷汗直冒:“属下无能,请陛下责罚”

“陛下此人的功夫举世无双,他能在片刻之间用,讲一桶水变成冰,此功夫真是闻所未闻,而且看刚才他离去的身法,轻功也是如火纯清,不过陛下想知道此人的下落,明天来这里也许还会遇见他”萧城微笑着看着冰雪帝君。

“你确定他一定会来”冰雪帝君沉声道。

“不确定”萧城摇了摇头。

冰雪帝君的眼神变得有些黯淡,未发一言的离开了第一楼。

我的妈呀!看来这些掌握重权的人脾气都异常的古怪,无论是李峰和龙云,还是冰雪帝君,脾气都一样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前一刻还好好的,后一刻就翻脸无情,真不明白他那脸有那么精贵吗?我这种人?我是那种人?太可气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越想心里越郁闷,我跑什么跑呀?凭什么我要怕他,还有我那白花花的银子,不行明天我一定还要再去,那可是我的劳动所得,不能白白的不要了,打定注意我开始盘算如何花掉那些银两,最后决定用它开个医馆,当然不能用赵柳琴的名义开,对了就用神医的名义去开,一来她在人们心里的地位非比寻常,这就有了人气,二来御医院的那帮御医一定会出来捧场助威,这样寻常的人也不敢来闹事,我是越想越开心。

溜回别院我倒头就睡,一夜无梦。

第二天,我戴上面具,穿上一件粉红色的轻纱衣裙,披上戴帽子的披风,这是神医两次出现所穿的披风,所以城里的人不认识真正的我,但是却认识这件披风,我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今天是我最关键的一天,我一定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和饱满的情绪。

萧城有些发呆的看着我,此时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位,身穿白色披风,內穿粉色衣裙,眼睛晶莹透澈如两潭秋水,睫毛长长,不时随着眼帘的启合微微眨动,使人感到一种纯女性的脉脉含情的娇美,犹如天边的一抹彩霞。

“萧公子,小女子青青特来取回朋友赵柳昨天留在这里的四万两纹银”我嘴一抿,脸上露出一种甜美而单纯的笑容。

“你那位朋友为何不自己来,为何叫你一个娇柔的女子来取数目不小的银两,他难道不怕会出事吗?”萧城英俊的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

“我虽是女子,但是并不娇柔,这个公子尽管放心”我轻轻伸出玉手凌空抓起一个茶杯,双手轻轻一用力茶杯顿时变成了粉末。

“小姐好功夫”萧城忍不住失声喝彩。

“公子过奖了,现在可以放心的将银子交给我了吗?”我嘴角微微上扬,面上不免有些得意的微笑。

“对不起,小姐我不能将银子给你”萧城语气平淡。

“为什么?”我丽眉一挑,有些生气的问,搞什么?莫非他想赖账,毕竟那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唉!我早知道没有那么容易的事。

“小姐无凭无据我不能将东西交给你”萧城好脾气的解释着。

“原来如此,其实来时赵柳也防止你会怀疑我,所以教了我五彩寒冰的做法,今天,我就给你做一次如何?”我自信满满的含笑问道。该死的看你这下还有何话说。

“那有劳小姐了”萧城极有风度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叫人将原料送到操作间,片刻我笑眯眯的提着一桶五彩寒冰出来:“公子你请品尝”。

萧城伸手拈了一块丢进嘴里:“不错,味道清凉,甘甜”

“现在可否愿意将银子给我”我脸上保持着最得体的笑容,要钱的永远是孙子,所以陪笑脸是最基本的原则。

“可否问一下姑娘,为何赵柳今日没来”萧城微微向我一抱拳。

“唉!他生病了,其实他一直都有病,而且此病难医”我满目凄凉的说道。

“小姐你是在骗我吧,昨天还生龙活虎的人怎么会有病?”萧城嘴角含着淡淡的嘲讽。

“公子你是怀疑我的医术吗?还是怀疑我的人格?你以为我会为了区区的几万两银子在这里胡说八道吗?告诉你从昨天晚上赵柳回去以后,世上就再也没有赵柳这个人了,本来心脏就极其容易犯病的人,在你这里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回去以后就暴病而亡”老天!我是怎么了,我在胡说什么?

“你……你……说的是真的”萧城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回答他”一个低沉而冷酷的声音从萧城身后传出。

“没有人可以命令我”我的语气也变得强硬。

“小女人,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居然敢顶撞我”蓝色的眼珠里发出阵阵寒光。

“是你!赵柳他不过是心肠好了些,你为什么如此吓他,回去以后他一直的发抖,嘴里一个劲的说,他爱的人不爱他,就连刚刚认识的兄弟也对他一脸鄙视,将他视为粪土,如此活着不如死去,他本来的求生欲望就很低,不知你又对他做了什么,将他仅有的一点自尊伤的片甲不留,使的他本来就脆弱的心脏,难以承受过多的痛苦与惊吓唉……”我摇头叹息,故意装作一幅伤心欲绝的模样,真是佩服自己连这样的故事也能编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讨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