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再世女子新生记 [目录] > 第39章: 杯酒释兵权

《再世女子新生记 》

第39章 杯酒释兵权

留情知心姐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个暴君怎么可以如此任性胡为,我不在医馆就要将我的医馆封了那还了得,看来我是装不下去了,但是又不知道醒了该如何应付这个喜怒无常的冰块。

“小雨……小雨……”我装作大梦初醒的样子。

“小姐小雨在这里呢”小雨用衣袖试着眼角的泪水,飞快的跑到我床边。

“王妃,你感觉如何?”冰雪帝君挥挥手示意所有人下去,小雨有些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依依不舍的走出房门。

我抱紧被子向床角缩了缩,一幅楚楚可怜、惊魂未定的模样。

冰雪帝君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唉!王妃刚才那样对你非我本意,我并不希望你对我产生恐惧而排斥我,可是王妃我是一国之君,并且你已经和我完婚,当初我为娶你不惜重礼相赠龙国,贵国也悻然接受,为何到如今你还是口口声声称我为强盗,我一直在等你醒悟,等你体会到我的一片苦心,可是……”

冰雪帝君的神情沮丧之极,眼里一片苦涩。

我静静的端坐在床角,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不发一言。

“外人羡慕生在帝王家,可谁又知道身在帝王家的痛苦与无奈,表面上看来生活条件极其奢华,但是完全失去了身心自由,我国一般来说,帝君即位之前要有一个预备见习期,就是做太子。做太子的要学习很多枯燥无味的东西,这还罢了,就好像搞选美比赛一样,将自己暴露在群臣面前,让他们评头论足,如果有哪一项不符合大臣的要求,太子的地位就将会不保,因此太子的生活与其说是耀武扬威,还不如说是兢兢业业乃至战战兢兢。终于熬到当皇帝,其实也不自由,每天重复一套各色仪式,乍看起来十分威风,但是时间一长,就会不厌其烦,觉得生活乏味,还要应付形形色色的内忧外患,稍有不慎就将留下千古骂名,你说我容易吗?好不容易化了血本娶了个王妃,还成天和我闹别扭,我可真是歹命呀……”冰雪帝君坐在我床边唠唠叨叨的说个没玩,满腹的牢骚和委屈。

老天!这还是那个看人一眼就使人遍体生寒,威严冷酷无比的冰雪帝君吗?这根本整个一个唠叨的长舌妇,那念叨劲和我老妈有的拼。当太子和选美一样,亏他想的出来,想想他要是像现代模特似的站在T型台上,酷着一张脸叫人观赏,那该是何种景象?

“哈……哈……”我实在忍不住了,拍着被子笑倒在床上。

“王妃!需要笑的如此夸张吗?我怎么现在才发现我娶了个既没同情心,又没教养的王妃?”冰雪帝君不满的看着我。

“笨蛋帝君,谁说兢兢业业规规矩矩就一定能守住天下,凡是不要墨守成规,**无赖亦能得天下!”我笑着用枕头敲可一下冰雪帝君的头。

冰雪帝君看着我灿烂如朝霞般耀眼得笑容,微微一愣,呆呆的问道:“**无赖何以得天下?”

“得人才者得天下!”我脱口而出。

“你到底是怎样的人,我发觉我真的很不了解你”冰雪帝君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糟了,我都在胡说什么,大概是这几天主脑灌输了太多的治国平天下的故事给我。听他说当皇帝当的枯燥使我不由的想起**皇帝刘邦,刘邦极其会用人,但是他也是不折不扣的**。

“权大欺主将如何处理?”冰雪帝君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

“陛下是在为镇守四方的封疆大帅的事发愁吗?”我眨着妩媚的大眼睛。

“王妃果然聪明过人,一点就通”冰雪帝君将砸他的枕头轻轻从我手中抽去,伸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腰,将枕头放在我的后背,然后将我的身体轻轻的放在软软的枕头上。

“那……陛下的意思如何?”我整个人僵住了,连讲话都开始结疤了。

“四位封疆大帅对国有功,不可无辜加罪或罢免,除非他们能主动请辞,但是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冰雪帝君极其自然的将被子向上给我拉了拉。

“陛下……陛下我们大婚四方镇守边疆的大帅可来帝都”我极力忽视冰雪帝君温柔的眼神,低垂着睫毛,不敢和他对视。

“当然,不过明天他们将各自回自己的封地”

“那你可不可以,今晚用我的名义宴请四方元帅”

“你?这是为什么?”冰雪帝君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你如果相信我就暂时不要问,到了晚上我演一出好戏给你看”我神秘兮兮的说。

“好吧!但是我也要参加”冰雪帝君思量了半天终于答应。

然后我低声向冰雪帝君说出了我的计划。

“杯酒释兵权?果然好计策,王妃你真是叫我刮目相看”冰雪帝君表情古怪的看着我。

晚上四方的封疆元帅果然如约而来。

酒席上,君臣痛饮,大家十分高兴。酒意正浓之时,我看时机已到,向冰雪帝君使了个眼色,冰雪帝君挥挥手让四周的人退下,他也起身借故离去。

我浅笑盈盈向四位大帅道:“各位都是封疆大吏,权倾朝野之人,可知到宦海浮沉,不败的真谛何在?”

四人疑惑的看着我齐声道:“愿闻其详”

我缓缓说道:“为人臣者有三忌:一是功高震主;二是权大欺主;三是才大压主。在官场上多信奉“功成身退”,在战场上又讲究“穷寇勿追”,在商场上往往喜欢“见好就收”可谓做人之道”

四帅大惊,面面相觑,不知我是何意。

“试问在座各位有谁不想当一国之君?”冰雪帝君从外面走来淡淡的发问,四帅心头一震,手一颤酒洒了一地。

“陛下如今四海升平,天命所归,谁还敢怀有野心?”四帅急忙叩头。

冰雪帝君落座眼神冷冷的扫向四帅:“你们说的不对。就算你们不想,但是你们手下的人不贪图富贵吗?”

四帅顿时明白这个年轻的帝君是在担心他们。他们都是聪明人,不要说此时毫无准备,无法和冰雪帝君抗衡,唯有任他处置一条路,就是被帝君怀疑上了,最终也不会有好下场。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听从帝君的安排。他们连忙向冰雪帝君叩头:“臣等愚笨,没有考虑到这些事,请陛下可怜我们,为我们指条活路。”

冰雪帝君看一席话已经震慑住了四位封疆大帅,便将语气放温和真心的劝解道:“人身好比飞马过隙、飞逝而过,所好者无非就是富贵,不过想多积钱财、遗福子孙。你们何不释去兵权,当个地方官,我再赐你们良田美宅、多置些美眷、日夜宴饮,以终天年,岂不快哉?”

冰雪帝君一番话,说得封疆大帅们茅塞顿开,拨开云雾,马上磕头谢恩:“陛下替我们想的实在是太周到了,真是再生父母呀”

没想到这冰雪帝君比我还会演戏,就这样将几个老家伙给吓住了。

其实我那里知道,冰雪帝君早有心释去他们的兵权,强行调动他们的百万兵马就是在有意削弱他们的兵权,所谓一举两得,而如今他们的兵力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冰雪帝君的相抗衡,何况冰雪帝君掌握着全国的兵马调动和全国最精锐的飞马部队。

目送四位不可一世的封疆大帅,千恩万谢,战战兢兢的离去,冰雪帝君一扫多日来心中的郁闷大笑道:“王妃之计果然妙哉,佩服!佩服!”

这那里是我想的计策,我不过盗用了古人的智慧罢了,如果冰雪帝君不恩威并置,恐怕也不会有如此好的效果,不过好像有些失望,本来还以为会出现什么惊心动魄的场景,没想到就这样和平解决了,刚才说那些话的时候表面上我是满面笑容,可心理却紧张的要命,乖乖封疆大帅也,那每个人的武功应该非比寻常,一个不好挥掌向我劈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整个酒宴他们是酒足饭饱,我却是满腹心事颗米未进。老天!可将我饿死了,不管了先填铇肚子再说。

“彼此……彼此……陛下的演技也是非常高明,吓的那几个老家伙屁滚尿流的”我又塞了一块肉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屁滚尿流?”冰雪帝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如此粗鲁的话是出自那个美若天仙,气质高雅,如遗落在凡间的天使口中吗?

冰雪帝君转过头来想证实自己的耳朵确实是出了问题,可是他却看到了更令他吃惊的一幕:“王妃……你……你……哈……哈……”冰雪帝君实在无法控制的狂笑起来,天呀!这就是他的动用百万大军娶回来的王妃吗?怎么感觉娶了个饿了三天的难民回来。

我瞪了一眼笑的脸有些抽筋的冰雪帝君,继续将手中的烤肉在已经基本上给刮干净的盘子上使劲的擦着,这是什么调料味道真是棒极了!我意犹未尽的拿起盘子用舌头将最后的一点残渣也添的干干净净,最后才依依不舍的丢下手中的盘子。

“哈……哈……王妃你是灾民吗?”冰雪帝君嘴角含笑的向我走来,宝石般闪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宠溺的柔情,他轻轻坐在我身旁,拿起餐桌上的餐巾温柔的拭去我嘴边粘着的酱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失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