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妃池中物,不嫁祸水王爷 [目录] > 第39章:默认章节

《妃池中物,不嫁祸水王爷》

第39章默认章节

abbyahy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死灵魂宛若漂浮在水中的光球,紧紧围绕着站在笼子外面的银发金瞳人。他垂着眉瞧着笼子里的女子,而他身后,那蓝发的珈蓝则是一脸嫌弃,“殿下,你瞧,这娃娃是一次比一次狼狈。上次,我们看到她被泱未然扔进水里,这次又被关在笼子里。一张脸都花得看不出模样了。”

鬼姬并没有说话,而是蹲下身子,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撩开遮住路乐乐脸颊的发丝,指尖碰触到她温柔的皮肤时,他手微微一颤,眼底漾起一丝波澜。

是的,就是这种让他眷恋而又熟悉的温暖,仿若遗失千年,又重新寻回。自从新月那晚在冥山遇见她,对这种温度的眷恋,就让他难以割舍,总以为是汮兮回来了。

然而,这个女子是花葬礼,是泱未然的王妃,而不是他姬魅夜的汮兮。

汮兮已于千年前,被焚烧在圣湖之上,而她的灵魂被永生囚禁。预言说,千年后的月圆之日,会有一个人,从很遥远的地方而来,‘那个人’可以帮助他救出汮兮。

他等了千年……

千年了,他就被驱逐了一千年,忍受了千年的寒冷,忍受了千年的屈辱,封印了千年的思念。终有一日,他会重回南疆,将曾经承受过的痛苦全部奉还。

“珈蓝,她身上的温度和汮兮一摸一样啊。”看着路乐乐的眼神温和起来,他指尖在她唇角流连忘返,不舍得离开。

这个笼中的女子那一身火红的衣衫,让他不由自主想起被束缚在烈焰之火上的汮兮。

珈蓝脸顿时一僵,怔怔的望着蹲在地上的优雅妖邪男子,冷灰色的眼底掠过一丝惊恐和难以置信。汮兮,这个名字,他们有一千年没有提到了。一千年前,他们被驱逐,汮兮她被烧死,就从未提过这个名字了。

一千年了,他们就在等一个从遥远时空来的人,然后前去救汮兮。

此时提到,虽然千年将至,珈蓝仍旧会想起那个坐在风舞池台上的女子,黑发如歌,容颜秀美,手抱焦尾琴,娓娓轻唱。

目光落在笼中昏睡的女子,珈蓝终于了解为何那日鬼姬殿下会吻这位娃娃新娘了,为何当时他不肯承认吧。因为,他将她当做了汮兮。

“可是,殿下,她是花葬礼,泱未然的王妃。”

听到此话,鬼姬轻摸路乐乐的手,仿佛如触电般的收了回来,金色的眼底流露出一丝珈蓝看不见的忧伤。

“本宫自然知道,她是泱未然的人。而泱未然,据说会是本宫的敌人。”他起身,仰望着云端处的月亮,叹息道,“这样说来,花葬礼自然也是本宫的敌人了。如今南疆的郡主过来了,自然还有人过来,想必也知道这个千年的预言,想阻止本宫!若兵刃相见啊,那珈蓝,你便亲手杀了花葬礼。”说罢,他拂袖,骑上幻兽独自离开。

“杀了她?”珈蓝惊呼,看着路乐乐的眼神同情了起来。

鬼姬殿下的杀,不仅是肉tǐ和灵魂都灰飞烟灭。

多可惜啊,它还想放了她的血,做成人偶呢。

-------------女巫の猫------------

PS:其实姬魅夜,残忍起来,大家会觉得我家然然是乖孩子。

鬼姬,鬼姬,今夕何夕?

鬼姬,鬼姬,何以独兮?

鬼姬,鬼姬,予美亡兮?

鬼姬,鬼姬,盼君归兮?

——姬魅夜(abbyahy)

(释:鬼姬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啊?为何你还独自一人呢?你的爱人已经死了,为何还盼着她归来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