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承君欢:冷宫帝姬 [目录] > 第1章: 楔子

《承君欢:冷宫帝姬》

第1章 楔子

琉金琥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落雪了吧。空气里都是潮湿的气味。

六月飞雪,妆了一树梨花白。似谁家女儿的泪,染了胭脂,红着眼角,碎了相思。

若是在南国,这样的天气,定要被那些占星师们认做是不详之兆。

可是,在这里。一年十二个月份,却有十个月,是要下雪的。

好冷啊……一袭薄薄的锦衾,挡不住刻骨的严寒。房中原是有火龙的,但却没人省得浪费银炭在她这里。

她睁开眼,牡丹花帐,在头顶轻轻摇曳。这样的光景,让她想起,年少时,夏荷迎风之际,她和姐姐躺在水色蝉薄,覆斗连珠的九色芙蓉帐内,轻绡绰约。

帐内有宫女扇着玲珑芭蕉扇,帐外的伶人唱着好听的戏文。

那一身华锦的名伶,花一般的年纪,却被太多的脂粉堆砌,看不清模样,她清冽的声音,像是要撕破一切的唱道: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幸处泪湿衣襟。我只道铁富贵一生铸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信前尘。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叫我收余恨,免娇嗔。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却是收余恨,免娇嗔……

这一阙词,多像自己。她轻轻开了口,干涸的唇瓣布满了裂口,一张一合,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身子是热的,是烫的,牡丹花色,在眼前无限的放大,又收紧。桌上有一只早就空了多时的茶盅,若是打翻它,定会引来老鸨的责骂,但却能活。她探出了手臂,素净的衫子里,一只满是伤痕的手,瘦得,只剩下一任青骨。

若是……不打翻呢?

若是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去了呢?

她的手,停在半空中,久久未动。

冷清的房外,几个下人清扫着下了一夜的积雪。

“听说昨儿个左将军又来了,点名指姓的要了阿蘅姑娘?”

“可不是怎么着,真是造孽啊,我看这位姑娘,迟迟早早是要被他折腾死的。”

“是啊,都说天下最毒妇人心,可谁能想到,他堂堂的一个男人,竟能想出那么多毒辣的招数来。”

“你可小点儿声,别让旁人听去了。左将军和咱们这位阿蘅姑娘,那是有着不共戴天的血仇,若不是碍着那位,只怕早就下手……”

他们的声音,顺着透风的窗棂传了进来。她收回了手臂,将冰冷的掌捂在心口。心口上,有一块刚刚好了,又被人掀起的血疤。左爷每隔十天便来一次,十天,刚好是一块疤结好的时间。

若是活着,还要忍耐多久,若是活着,还要被揭下几层皮肉。她不知道,这样毒辣的招术,他还会如何的,如何的运用在自己身上。

她累了……是真的累了……累到连疼,都不知道了。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御花园里的双乔牡丹,应该已经开过了吧。姚黄蘶紫赵粉豆绿,一幕一幕,似前世流转,今生不再。

她有好久好久,没回南国皇宫了。那是她出生的地方,十五年,她都未曾离开过的地方。她一直想回去看看,可是那人却一直不准。

他不准,不准她离开他的身边,不准她提起家乡的一切,不准她在对别的男人笑,不准她做一切,他不准做的事。

她想回宫中看看那棵榅桲树,是否结出了果子,看看那片睡莲池,可有锦鲤金龟游弋。若是活着不能回去,那就等死了吧。等死了,魂魄归故里,让她好好的,看一看,那改了名姓的江山,是否和当初一样,壮美秀丽。

“哎,我听说了。这位阿蘅姑娘,早年还是南国的公主呢,后来被咱们大汗捋了回来,做了几年的妃子,不过前阵子,不知犯了什么大错,被送到这种腌臜的地方来。”

“能有什么事啊,还不是各院的娘娘主子们争风吃醋抢男人,不过听说这一次,还死了一位。叫什么妃来着,反正是个挺大的官儿的千金。”

“瞧你说的,什么抢男人,你以为宫里和咱们这儿一样呢?那叫侍寝,懂不懂?多学着点吧。嘿,不过你说,这事儿是真的嘛?我看这位阿蘅姑娘,怎么也不像是能杀人的主啊……”

“这你能看出来嘛?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个大活人,我听原来在宫中做事的老刘的老婆说,那后宫,就是没有狼烟的战场啊,死一两个人算什么。对了,老刘从南边带了些细绸布,我看着颜色不错,价格也公道,你要不要买些回去……”

她闭上眼,一张满是血污的脸,出现在眼前。珠玉散地,女子温热的身体,像是条被渔人捕上船的海鱼,已知死期,但仍不肯死心。她在地上翻滚着,挣扎。血流成河。

心里面,有隐隐的悲凉。如水的黑暗,似海潮般袭涌而上。别怕,过不了多久,我也会去陪你,到那时,冤有头,债有主,谁也逃不掉。

不再觉得冷,呼吸慢慢归于平静,原来死,是这么舒服的事情。就像是躺在他的怀抱之中,温柔,安全,没了牵挂。若早知如此,她就不应该坚持这么久。

木门被人猛力踹开,风卷着雪,飘了进来。一身甲胄的男人,冲到房中,他全身浴血,将乌青的盔甲染成腥红。

“杜蘅!你不许死!听见没有?本王还没有放过你!本王不许你死!”一身的伤,却敌不过看到她濒危时那一眼。

她被他从黑暗里唤回,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双眼,看向那人。

“王……若有来生,你可还愿意娶我……?”

谁忆当年,鲜衣怒马,少年郎。她为了成全他,自己抛名舍姓,浪迹天涯,为了成全他,她切断了所有的后路,做了那么多,那么多,只为了成全他。

只可惜,付出一切,却转眼成空。他将她送到这千人踩万人踏的销金窟,任她自生自灭。他就是这样的人吧……忍不住想笑,原来,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啊……

“我愿意,阿蘅,我愿意!”幸福啊,就像是掌心的沙,无论你握紧还是放开,终有一天是要流逝不见。没有人需要一捧沙,他要的是天下。

想抬起手,再去感受一下属于他的温度,可全身上下却没有一丝力气。如当日铁链相加,沉重的,好像有人把这世间所有的苦难,都压覆于她一人。

此一刻,他的心,却像是被人千刀万刃的撕裂,他看见,她在一点点的消失,尽量他紧紧的抱住了她,却仍无法阻止她的离去。

“可是我……却不想再嫁了呢……”她扬起嘴角,阖上双眼,了无声息。

今兮何兮,见此良人,今兮何兮,见此邂逅。良人,我欠你的,已经全部归还。

而你欠我的,就这样,一笔勾销了吧。

PS:喜剧结局,表担心,放心入坑,给个收藏……么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寸断云罗尽成灰 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