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承君欢:冷宫帝姬 [目录] > 第19章: 云岫销残朱颜碎 4

《承君欢:冷宫帝姬》

第19章 云岫销残朱颜碎 4

琉金琥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郡主说的是,小王爷只怕也对他这位亲娘嫌弃的很呢,只不过人的出身是自己没法儿选的,幸好乌孙大汗在世的时候,将他过继给了贞妃子,要不然,他恐怕连这个王爷的位子,也坐不上。”

听人说,小王爷莫羲铮,六岁的时候,被过继给了不能生养,但很得宠的贞妃子,从此就再没见过亲生的母亲。就连他娘出殡的时候,他都没去看过一眼,十岁的孩子,听了他娘没了,一滴眼泪也没掉,说起来,确也是个狠主。

只是,不狠,又怎么在这片大漠之中活下。这夏雪冬雷,寸草不生的沙砺之地,若没有三分狠劲,就别想生存。

“哼,没有王爷的位子又怎么样?有我特穆尔家给他撑腰,谁还敢看轻了他不成?乌金皇位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个虚名。他若是想要,我迟早要阿哥替他夺过来!”

昭兰冷哼一声,这是她看上的男人,谁敢轻视他,就是连带着把自己也得罪了。她是这片草原最尊贵的女子,自然也要配上最尊贵的男人。

“我的小郡主啊,这话可不能乱讲。”鄂慕氏慌张的向四下望了望,如今她们人在乌金帐中,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要是被不识相的人听了去,告诉乌金新主,就怕她们凶多吉少。

“知道了,鄂嬷嬷,你别害怕。这话我也就和你讲一讲,出了这个帐篷,我才懒得和那些泥鬼多说一句话。”昭兰安抚似的拍了拍鄂慕氏的手,“不过,羲铮哥哥身世的事情,你也别再多说了,我不爱听。”

“是老奴多嘴了,小郡主,咱今儿梳个如意髻,好不好?”

南人的发饰,繁杂多变,却是极美。纵然与之对立,但也可取其精华。那一只一只流苏珠花,明耀无双,是每个女子心头的璀璨。

鄂慕氏宠溺地看着自己身前这个明艳动人的女子,昭兰的娘亲明月大妃,曾是鄂慕氏一家的救命恩人,小郡主刚出生的时候,鄂慕氏的丈夫死在关外,她一个妇道人家,带着小女儿和大儿子为避战乱,流离失所,逃亡到了吉萨儿草原,因为连日的奔波惊吓,鄂慕氏降生不足百日的小女儿夭折于襁褓之中。

就在她一手抱着没了呼吸的女儿,一手拖着不足十岁的小儿子在吉萨尔城中乞讨要饭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晕倒在出府祭拜大光明神的明月大妃车前。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大妃已经替她将死去的孩子埋葬,还给她的儿子换了新衣裳,并赏了食物给他们。鄂慕氏被人带着梳洗一番后,来到明月大妃的房前。大妃房中传来女婴啼哭不绝的声音,那细弱的哭声,像是无数把利刃,自鄂慕胸膛刺穿而过,她想起自己早夭的女儿,忍不住泪流满面。

“小郡主为何会如此哭闹?”问过管事的下人,鄂慕氏才知道,原来明月大妃诞下小郡主后,乳汁稀少,小郡主年纪太小,又不喜欢喝羊奶,吃不饱肚子,所以便会日日哭个不停。

“明月大妃啊,你若是不嫌弃奴婢我这可怜人的命贱,就让奴婢来哺育小郡主吧。”

当鄂慕氏把金贵的,娇小的女婴抱住怀中的时候,当那张湿湿的粉嘟嘟的小嘴,重新含住她胸前生命的甘泉时,鄂慕氏觉得自己的女儿,好像又活了过来。自己,又活了过来。

如今当年襁褓中的少女,已经长成如花似玉的草原珍珠,虽然她的脾气有些小小的娇纵,但瑕不掩瑜,这个少女的美好,仍是众所周知的。

髻子刚刚盘好,帐外就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是羲铮哥哥回来了!”昭兰从小凳上一下子蹦起来,冲出帐篷。

“珠花,还有一只……”鄂慕氏笑着摇摇头,小王爷莫羲铮,是郡主心尖上的人,从未见过这骄傲的女子如此多情,似星星之火,借着东风转眼即可燎原。

(表霸王,求收藏,求评论,求包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云岫销残朱颜碎 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