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扮男装:倾城皇妃 [目录] > 第1章: 月上柳梢初逢卿(一)

《女扮男装:倾城皇妃》

第1章 月上柳梢初逢卿(一)

青末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又是女儿,为什么你只是个女儿?为什么我的卿儿你不是儿子?”

“卿儿,娘没用,在你之前已有三个女儿,为什么,娘就是没法为傅家生下一个儿子?”

“卿儿,倘若娘膝下没有儿子,你祖父便要你爹立侧室了,娘不能让别的女子来分割你爹的爱,娘不能没有儿子,你是娘最后的机会了!”

……

奶娘说,我出生的那日哭得分外响亮,当真似个儿子一般,奶娘还说,我嘹亮的哭声最后穿透母亲的主卧,穿过一片嘈杂直达父亲的书斋,父亲一听哭声便马上放下手中的兵书疾跑至主卧门外,一遍遍地大声询问:“是不是儿子,这次,是不是儿子?”

记得母亲同奶娘都与我不止一次地说,当父亲这般询问时,当她们不知所措该不该答应时,我本就不小的哭声于刹那间又提亮了许多,不等母亲同奶娘回话,父亲便早已在门外如释重负地朗声笑起,“哭得这般响,此次定是儿子!”

母亲没有辩解,而是搂紧了襁褓中的我,用脸摩挲着我的侧脸,低低地说,“卿儿,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娘的儿子,你是儿子,好不好?”

我没有说话,也没法子说话,那么小的我,根本没有记忆,只是在后来,娘有告诉我说,她那时方才问完我,我便突然停止了哭泣,睁着一双黑曜石般清亮的眸子好奇地瞅着她看,俨然一副听懂了她的话,并允了她所有计划的模样。

自那时起,母亲同奶娘便觉得我有灵性,是上苍赐给她们最弥足珍贵的礼物!

经年之后,等母亲同奶娘再与我谈起出生那日,我便忍俊不禁。

灵性?我看那词同我没多大关系,倒是皮性,与我更加贴近些!

自打母亲同奶娘运用些手段,在祖父同父亲面前证明我确实为“男儿身”后,我便包揽了府中万千宠爱,母凭子贵的相国夫人,也就是我娘,便是自那时起稳定了在丞相府原本岌岌可危的地位!

母亲说过,她很感谢我多年的配合隐瞒,我没有回答,只是冲着她一阵傻笑。

或许在她们眼中如今的我该是备受折磨,被男子的身份绑得苦不堪言,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对于女扮男装这件事,我可是乐此不疲,毕竟,唯有这样,才能让我不同那三位姐姐需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唯有这样,我才能时而溜出丞相府去外头鬼混,而灏南——

晏国皇帝的六皇子,宠惯后宫的华夫人独子,暄王凌灏南便是每每同我一道儿出府鬼混的不二人选!

第一次饮酒,是灏南怂恿的,当然,第一次醉酒发酒疯也是拜他所赐,不过事后听人说,那次酒疯,我把他打得挺惨。

第一次逛花楼,是灏南带的,当然,第一次被群浓妆艳抹的窑姐儿吓得狼狈逃窜也是拜他所赐,不为别的,只因那些个女人不断伸过手来解我的衣裳!

第一次打架,是灏南教的,为的是救下一个不幸叫当地恶霸瞧上的酒楼卖唱姑娘,当然,因为技不如人,第一次被人追杀了几条大街才甩掉那恶霸,也是荣幸地拜他所赐!不过事后,灏南有领着一帮禁卫军去报仇,那时我也跟了去,等他们将那恶霸狠狠地教训过后,我当然没忘在最后补上两脚,算是出过气了。

不记得有多少第一次是同灏南一起经历的,有一次在屋顶吃酒时,我借了酒兴拎了他的领子问,“臭小子,为什么我都在做你曾经经历过的事?”

只见他掰开我的手,先是痞痞地笑了声,等我面有愠色时,才稍稍正经了些道,“你是咱们晏国右相独子,又是中宫皇后极其宠爱的侄子,你身份如此尊贵,小的若不将一切打理好,再亲自经历一番,又怎敢冒险让您老人家涉足呢?小的一片热忱之心,怎么如今到您老这儿却是一文不值了,小的真是心痛欲死啊!”

“滚!”见他贫嘴,我不禁嗔他一句,望着漆黑的夜际,随口赌气地说道,“公平起见,以后至少要有一个第一次给我!”

“不用以后,如今便可以给你。”凌灏南忽然坏笑着站起身来。

我正欲问他什么第一次,却见他已宽衣解带地贴近我,那不怀好意的笑容直让我想起窑子里的那群嫖客!不做多想,我后退一步,用他曾经教过的招数——

长腿一扫,于顷刻间将他绊倒。

然而,那时的我忘了一件事,我同灏南两人是偷了酒在屋顶吃,我那一扫腿,直叫滚下屋顶去的灏南在床榻上不移不动的躺了整整十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月上柳梢初逢卿(二)”↓↓↓更精彩哦!